托梦

  宁蠡的公公在她老公不满三岁时便去世了,她怀着自己儿子时,有一夜了公公。很奇特的是宁蠡从未见过他,却在中无比清晰地意识到,那就是自己的公公。

  在梦里公公带着宁蠡还有她小姑家的大儿子一起,在一座废弃二层小楼的楼下钓鱼。在那座小楼下面有一个比常规水井略大些的井,他们一家就围着那口水井一起垂钓,宁蠡站在一旁拿着水桶盛鱼。

  梦里的天色微雨,水井中五颜六色的鱼群灵动徜徉,煞是好看。宁蠡他们就只剩安静地坐着钓鱼,从始至终默然无语,没人说一句话。

  钓完鱼后,公公陪着宁蠡和小姑家的儿子回到一处全然陌生的“家”,宁蠡从未去过,却一心认定那里就是她的家。进门时她邀请公公进去坐坐,公公却拿着钓竿鱼桶渐行渐远,消失在蒙蒙细雨的黄昏中。

  第二天宁蠡与婆婆聊起自己的梦,婆婆大感惊诧,告诉她说公公生前唯一的嗜好,就是钓鱼。

  儿子几个月时,宁蠡又了公公。梦里公公教学生绘制建筑图纸,宁蠡带着儿子坐在教室后面听他讲课。下课后公公带宁蠡去街边吃了碗面,说他只是想看看孙子,接着便送她们回家了。

  到了口,宁蠡照例请公公进去,公公却说自己进不了,到处都是刀拦着他进门。宁蠡一转头间就看到婆婆家被很多绳子缠绕起来,确实不太好进门。她的婆婆在里屋,婆婆现任男友正在门口洗一只鸡。公公说完就匆匆离去了,宁蠡是顺着绳子间的空隙钻进去的。

  醒来后宁蠡又给婆婆讲了自己的梦,谁知婆婆听完脸色骤变,神情非常尴尬不自然。禁不住宁蠡再三追问,婆婆才告诉她说,公公生前是做建筑设计的,日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绘制建筑图纸。

  公公去世后,婆婆很快再婚了。婚后时常在夜晚听到莫名其妙的声响,于是专门请人在家宅附近埋下了刀绳法阵,为的就是不让宁蠡公公的亡魂进门。宁蠡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居然能梦到这个机关,委实不可思议。

  宁蠡的儿子一岁多时,婆婆也去世了。婆婆走后一段时间,宁蠡有一夜公婆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她过去帮忙烧饭招待,婆婆却不许她碰任何东西,只叫她一边待着去。梦里厨并不在真实的方位,竟然跑到了猪圈所在的地方。

  宁蠡梦醒后与小姑子调笑说咱家厨咋都搬猪圈去了。谁知小姑子闻言大惊失色,说家里的老宅院是宁蠡去世的公公设计建造的,以前的厨正位于现在猪圈的旁边。彼时宁蠡的公婆已经去世,记得这些的便只有宁蠡的老公和小姑子了。

  宁蠡这一番奇幻让我由衷相信阴曹地府和鬼魂都是真实存在的。宁蠡公公一再入她的梦,或许是因她八字较轻,在“频率”上相对容易接通的缘故吧。

  其实宁蠡公公最牵挂不舍的,依然还是他生前挚爱难舍的妻子,每每回魂探望,却被冰冷的刀绳所阻,不得入门近前。

原文标题:托梦 网址:/guigushi/2021/013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