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鞋印

  就像我开篇所讲,这有鬼,但真的很少, 而且多数不害人。

  有些朋友反馈我说家里出现了古怪,听到了异常的响动, 或者是好像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在这里我可以教大家几种方法测试: 准备好面粉或米粉,晚上休息前在你认为可疑的地方薄薄地洒上一层,

  第二天早些去检查下,看看有无异样;

  二是准备好一碗水与锡箔纸——锡箔纸市面上有的是,也不贵,

  在你认为家里可疑的地方把碗放上,再弄块锡箔纸放在碗中, 注意别把碗放在风口了。

  假如锡箔纸一直静止不下来,也就是说锡箔纸一直在水面着, 那么你要当心了,

  证明你家里的确是进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当然,前提是你并不是特别害怕这种东西。

  还是那句话,这东西有,但很少, 如果真的见到了,也不必慌乱,因为多数都不害人。

  2001年8月,我接到了一位男子的电话,

  听声音,小伙子非常年轻, 这使我有些好奇,

  因为一般来找我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这其中多数为中年人,

  像这么年轻的的确是少见。

  于是我问他怎么会有我的手机码的?

  小伙子说他是从亲戚那里要来的。

  这倒也不足为奇了。

  小伙子在电话中告诉了我这样的一件事情,为方便讲述, 我把他的话整理了一下。

  他告诉我他们是个三口之家,父亲在外地做事, 而他刚刚高中毕业,正待业在家,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家里只有他和母亲两个人。

  就在这段共处的日子里,他发现母亲有些不对头,有点古怪, 总是疑神疑鬼的,

  连看他的眼神都是躲躲闪闪的。

  他说母亲以往只会在清明、冬至或者年三十的时候点点香、烧烧纸钱什么的,

  但最近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在家烧纸钱, 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就像个似的。

  他说最要命的是,家里无论是门上、墙壁上,还是在他的间里,

  都被母亲粘满了各式各样的的符, 搞得他心里也怕怕的。

  所以,他觉得母亲一定是到了什么怪事,或者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

  这才在亲戚的下给我打了电话。

  听完他的讲述后我直觉这并不像是一起灵异事件,

  小伙的母亲之所以对如此上心,或许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

  我问他给我打电话这事他母亲知道吗?

  他回答说不知道,是瞒着他母亲的。

  其实,2000年之后我已经很少接单,基本上都赋闲在家,

  一方面是上了些岁数, 另一种原因是职业特殊,

  也到了该收手的时候了。

  但小伙告诉我他的家在临浦一带,离我这也近,

  而且几年前我在那里也处理过一桩案子, 既然电话都打来了,因而我便了下东西, 决定过去看看先。

  下午一点多到达目的地,

  小伙的家在公边上,三间新盖的带院子的楼,看来家境还是挺不错的。

  小伙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进院门后我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院子中的两只旧铁锅,

  也看到了满院子到处随风飞舞的纸灰,

  就像小伙电话中说的那样,无论是门上,2021-01-30!还是墙壁上全粘着花花绿绿的符,

  除此外,我还见到了挂着的佛珠与尘拂,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由小伙带领着我屋前屋后、楼上楼下到处转了转,看了看,

  但并无异常。

  楼上下来时我见到了刚进屋的小伙的母亲。

  从两人对话的语气中,我判断出两个已有过争吵,相处气氛并不融洽。

  小伙的母亲大致问他我是哪个?

  小伙口气生硬地回答说我是他请来的,专门治鬼的,来家里看看。

  这时我对女子说我是专业捉鬼人,

  几年前村里的某某人家中的灵异事件便是我处理的。

  都在同一个村子,女子自然是知道那户人家发生的事情的,

  这之后对我笑脸相迎,也客气了起来。

  这时候,女子突然让小伙去商店买个西瓜来,后来我才明白她是有意支开儿子。

  小伙离开后,女子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的儿子可能遇到鬼了。

  女子的一句话还真让我有些困惑了,

  儿子说他的母亲可能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 母亲则告诉我说她的儿子可能遇见鬼了。

  这俩究竟唱得是哪出啊!

  我让女子具体说来听听。

  女子说大约半个月前的一天深夜,因为天气热睡不着, 她就打算去楼下倒杯凉开水喝喝。

  经过儿子的间时,她看到间里面的灯还亮着,

  这倒也不奇怪, 她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有晚睡的习惯,她儿子也不例外。

  但奇怪的是她听到间里有聊天的声音,儿子一直说着话,轻声轻气的。

  都这么晚了,难道是儿子的同学来家里了?

  她当时就推门走了进去。

  女子说儿子的间是隔开的,里间是床,外间摆着一台电脑,

  她进去后看到儿子正独自坐在电脑旁,间里也没有人,

  与儿子并排着还放着把椅子, 但椅子也是空着的,并没有人。

  她就问儿子刚刚和谁在说话呢?

  儿子却反问她,说“妈,你好没礼貌,人家小茹和你招呼,你怎么理都不理她?”

  她就问什么小茹,在哪里?

  儿子生气地说已经下楼回去了。

  说着就把她往外推,并关上了门。

  女子说她站在门外,当时一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按亮了灯,打算下楼去查看。

  就在这时,她在楼梯台阶上看到了带水的鞋印。

  我打断她。

  我问她带水的鞋印是什么?

  她回答说就像是鞋子沾过水踩在水泥地上留下来的痕迹。

  她说当她看到带水的鞋印后更加害怕了,

  这大夏天的,就算鞋印是她儿子踩上去的,也早都干了, 哪还会看得到!

  她就顺着那湿湿的清晰的鞋印一直追到了楼下的大门旁, 鼓足勇气后打开了门,

  但屋外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女子说这以后她便留意起儿子的举动来, 过了五、六天的样子,

  更加的事情发生了。

  她说那天深夜她听到儿子出间后下了楼, 她便悄悄地跟了出去。

  她看到儿子开门后在说着什么,那样子就像是在与人交谈着一样,

  但透过惨白的月光她并没有看到人,分明是儿子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着。

  很快儿子出了门朝院子外走去, 她就在后面偷偷地跟着。

  她看到儿子了屋外的那条公,一直沿着公边上走着, 边走边指手划脚着,

  然后突然地拐下了公。

  她说那条公旁有个小池塘,平时就近的几户人家需要洗涤,都会去那里什么的,

  而此刻儿子拐下的正好是那个小池塘。

  她心想不好,立即快跑了过去, 此时儿子半个身子已经泡在了池塘中,正一步一步地向池塘深处趟着。

  情急之下,她大吼了几声,

  儿子这才猛然地苏醒了过来。

  这时候我打断问她, 我说事后你有没有问下你儿子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叫小茹的又是怎么回事?

  女子说就是因为她事后追问,儿子十分的反感, 才导致两个这些天以来争吵不断,不和睦的。

  尽管还有许多疑问未解开,但整件事情听下来我也大致心中有数了,

  小伙八成是让“水灵”给缠上了,

  “水灵”并非“水鬼”,简单地说,就是水中的亡魂,

  如果找不到替身或者没人,是无法往生的。

  隐藏内容,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方可查看End

原文标题: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鞋印 网址:/guigushi/2021/0131/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