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执念

  大家应该知道,刘备为招揽诸葛亮不惜三顾茅庐,

  雍正为推行新政可谓呕心沥血, 得罪了一大批的朝廷官员不说,甚至还差一点杀了诤臣李绂。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不光是活人有执念, 同样如此。

  02年10月的某天,我接到了一名女子的电话,

  女子自称是诸暨湄池人,这次的事情就出在她租出去的几间子中, 希望我能过去看看。

  考虑到湄池离我不远,女子又是再三的恳求, 我也就答应了下来。

  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女子的家里, 女子四十岁上下的年纪, 家里应该开设着机械加工作坊,屋有好几间,

  我看到了许多铁件,还有几名工人正围着机床忙碌着。

  到达后,女子直接把我领到了内间, 在这里我听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女子说上个月的中午,已经居住了很长时间的一个女客, 突然惊惶失措地跑来告诉她要求退租, 说是再也不敢住了。

  女子就很纳闷,问她出了什么事情了?

  女客支吾半天才说子闹鬼了,她再也不敢住了。

  女子告诉我她的子出租都好几年了,租客从未间断过,就没听说过什么邪乎的事情,

  况且前阵子这个女客为租金一事还多次找到她,希望她能够把租金给降下来。

  所以她压根就不相信“闹鬼”一说,只当是女客找个借口退租罢了。

  女子说她也烦这个女客了,就不再勉强她了。

  这时,我问她莫非是后来的租客又遇到什么邪乎事了,又向她退租来了?

  女子摇摇头说女客退租后,这个间就一直空着,没有租出去, 现在出事的却是另外一个间。

  那个间的租客是一对年轻小夫妻,刚搬来不久,前几天却跑来要求退租, 说是在间也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问她那对小夫妻退租了没有?

  女子说还没有,不过也就是眼前的事了。

  正说着,推门进来一对年轻男女, 女子告诉我这就是那对夫妻租客。

  看来退租是铁定的事了。 一旦心里有了阴影,想留是留不住了。

  我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然后让夫妻两个坐下来, 告诉他们即使退租也得把原因说说清楚,究竟是碰到了什么问题?

  男子说他们两夫妻在附近一家工厂上班,租了这个子还不到一星期, 现在想想怪事从他们搬进出租屋的第三个晚上就已经发生了。

  男子说那天晚上是他先洗的澡,他洗完后他妻子接着洗, 他妻子洗了不到两分钟就在卫生间叫他,

  听到妻子喊声他就起身下床去了卫生间, 进去后就看到了卫生间墙壁上那枚清晰的手掌印。

  我打断问他是怎样的掌印,要他说具体些。

  男子说就像是有人用手在布满水蒸汽的墙砖上重重地按了一下,留下的痕迹。

  说掌印不大,但清晰可辨, 明显是一个十来岁孩子的右手掌。

  男子说为了安抚妻子恐慌的情绪,我的姥姥,到了晚上就会“变脸,他故意说那是洗澡时水蒸汽自然形成的, 很平常的事, 并上前擦掉了那枚掌印。

  之后睡觉,一夜平安无事。

  没料到第二晚却遇到了更为离奇的事情!

  男子说因为出租不大, 所以他家的床和衣柜是挨在一起的, 而他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向左侧着身子睡觉,

  换言之,他每天睡觉是面对着大衣柜的,

  他说第二天晚上正睡得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在拨弄他的头发, 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把他给拨弄醒了。

  惊醒后他本能地用手去摸头, 一下子就摸到了一只冰凉的手, 借助窗户缝隙那点微弱的亮光,他能够确定手是从衣柜伸出来的。

  他顿时睡意全无,猛地坐起身来,按亮了室内的灯。

  如此动静自然把一旁的妻子也给惊醒了!

  最后夫妻两个开着灯坐到了天明。

  从卫生间那只孩子的手掌印,到来自衣柜那只冰凉的手, 假如男子所经历的一切是真实的, 那么间闹鬼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还有之前那位因惊吓退租的女客, 如此说来灵魂不止一个?

  还是那句话,耳听为虚,, 当下我便决定前往,一探虚实。

  去的上我再次询问了女东, 我问她子是买的还是自建的?

  她说是自建。 我再问她建之前是块空地吗?

  她回答说就是一的稻田,再次向我强调屋出租多年,就没发生过这样离奇的事情,这次真是邪了门了!

  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我们赶到了事发地,

  我站在楼视着眼前的这幢七成新的四层楼, 其实它位于镇上最繁华地段, 周边商店林立,人群熙囊,十分热闹, 看来女东家的经济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进楼后我直接去了那对年轻夫妻所在的四楼, 从第一层到笫四层罗庚都十分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直至来到夫妻俩的间门口时,罗庚才有了轻微的抖动,能量非常微弱。

  罗庚为特殊材料所制, 出师门那年所赠, 是追踪灵魂少有的。

  这样微弱的负能量按理不了人, 我不明白它是如何干扰了人体的正常的。

  但凭此我可以断定,间内确实存在灵魂!

  我在门口撒了把坟土, 待男子开门后独自进入了间。

  我介绍下间的布局, 大家就一目了然了。

  租狭小,总共也就四十平方上下, 进门是厨,左边是卫生间,右边就是夫妻俩的卧室了。

  因为刚搬来不久,间内也没多少东西, 我就直接进了卧室。

  一进入卧室罗庚的刻度便指向了靠墙靠床的那一个木衣柜。

  我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木衣柜一米多高,一米多宽, 十分普通、老旧, 有几处连油漆都已剥落,

  谁又曾想到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木柜,却依附着一只能量微弱的呢?

  我用红绳把木柜缠了圈,简单地打了个松结, 然后把门口几人叫进了卧室。

  我问夫妻俩木衣柜的由来,

  年轻女子回答说衣柜并不是她们买来的,而是隔壁女租客搬离后落下的,她们就顺便拿来使用了。

  这时一旁的女东解释说就是之前那个找她多次最后退租的女客。

  原来如此, 现在一切疑虑都已打消。

  我问东现在还能不能联系到那个女客?

  女东说有她的手机码。

  我让她现在就打电话给女客,我来跟她说。

  接通几秒钟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问我是哪个?

  我说是她之前的东,她有一个衣柜落下了,希望她回来处理一下!

  听我这么一说,对方的声音变得极为不耐烦起来,说她也不会回来的,还说衣柜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之后我试着再打过去,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信息就此中断, 看来我想了解到更多有关“灵魂”的信息亦是不大可能了, 这有悖于我处事的一贯原则,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

  我让其余人回避后,关上了门又合上了窗帘, 尽量使间处在一个幽黑的中, 接着用小碗取了米, 点了三柱香插在米碗中,以作“敬”状, 然后用朱砂在衣柜上画下了一道符, 念动咒语送走了灵魂, 在送走它的同时也了它。

  因为灵魂能量的弱小, 我能感觉到它走得平静、, 过程中我告诉它虽然我们素未谋面,我也不知道它因何留恋,迟迟不肯往生, 都希望它尽早!

  告诉它一直向着光亮的地方走,千万别回头!

  结束后我重新把几人叫了进来,告诉他们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不会再出现了。

  夫妻两个还是执意要退租, 想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女东问我衣柜怎么办? 我说留着也行,扔掉也可以。

  她又问我鬼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个还真不好说。

  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 甚至直到现在是男是女,是大人或者孩子我都无从得知,

  也许这个衣柜经历了时代的变迁,转辗各地,在它的身上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或许它曾经和一位年迈的老太太相依为命,

  或许一个年幼的顽皮的孩子因它而意外殒命,

  也或许它曾是一位重情男子送给妻子的心爱之物……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联系到先前退租的那个女客,并在她的配合下我才能把事情调查清楚,

  当然,那可能也就是另外的一个故事了!

原文标题: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执念 网址:/guigushi/2021/0131/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