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档案——替死鬼之谜

  人知鬼恐怖,鬼晓毒。

  ……

  清河市的中心处有着一家FH宾馆,不算大,但是建造历史就得从建国起说来了。

  我的姐姐便是在这里工作,姐姐20岁,毕业后便分配到了FH当实习生,这不,上个星期刚刚转正。

  这天,太阳早早下了山,黑夜悄然而至。

  屋外有着冷风吹拂。

  在这宾馆里的前台,萌宝来了!盘点世界最萌的动物,第一居然是它,姐姐和另一位同事正在闲聊着。

  “最近清河市好像并不安宁,我记得”那位同事转动着钢笔,平淡的说着。

  “嗯?郊区小镇外,前日发生的怪坑埋骨一事?”姐姐打断了同事的叙述。

  那同事却默不作声了。

  这时,一缕寒风凛冽而来,门口来了个奇怪的家伙。

  身着一件大黑袍,戴着鸭舌帽,披着红色围巾,很难想象在炎热夏天里会有人这样穿着,虽然今天晚上的天气可能会有点冷。

  那个奇怪的人站在前台,要了间,声音有些沙哑,付完钱便二话不说的走了上去。

  只是在他付钱时,姐姐顺着灯光发现这个客人的衣服里好像有个白色骨质般的东西,好像是…人头骨?

  一时间,姐姐不敢多想,因为她看到的这东西有些小,像是模型,而且表面有些晶莹,很具有观赏性。

  待客人上楼后,同事拿着记账本向着卫生间走去,有些诡异的开口:“我记得以前好像——发生过火灾……”

  天空一片黑幕,死气沉沉的,突如其来的雨滴显得有些凌乱。

  半夜。

  今天是我姐和那位同事一起值夜班,也是我姐第一次值夜班。

  只是那个同事貌似很困一般,一直趴在桌子上,默然无语。

  “叮铃铃”

  突然的电话声音响起,我姐急忙起身接电话。

  这是某个住店客人打过来的电话。

  “喂,您好。”

  对面先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传来声音,是个年轻的女士。

  “…水…水,我好渴啊。

  能给我送点水吗?”

  女人的声音嘶哑,有些病弱之感,好像在面临着什么一般,只是这声音越听越熟悉。

  “好的,请问女士您在几间?我这就给您送过去。”

  “5…………嘟 嘟 嘟”

  大约十秒钟吧,电线字,便传来盲音,一直没有动静。

  我姐当时担心客人的安危,赶紧叫旁边的同事查一下间入住信息。她自己就提着一个暖壶上楼去了。却没发现自己身边的异样以及门口保安投来的诧异眼神。

  这天夜里,5层灯也不知工程部怎么搞的,坏了好几盏也没维修,走廊长而幽暗。

  老姐赶到五楼,缓慢而急促的寻找着。

  楼道内能闻到轻微的烟熏味,有些地毯头和地板也有未擦净的黑渍。

  身边经过的每一个间,老姐都会轻敲门三声。

  但每一个门把手上都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老姐知道,这大多都是空间,大多人都不会选择五楼,这里总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不知道算不算巧合,这数月里的投诉过半是五楼,尤其是在夜里。

  不多时,头顶着幽暗的灯光,脚下踩着地板,转眼间,面前还剩下两间。

  继续往前,走到502的时候,那门是虚掩的,开了条巴掌宽的缝儿。但走近时,里面漆黑一片,还有股怪味从虚掩的门里飘出来,老姐闻了闻,感觉是烧焦肉类的糊味儿。

  她站定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得奇怪之际,却听见间内的座机突然响了!寂静无比的下,突然响起复古式的电话。

  当时给我姐吓得汗毛孔都炸开了,手一个不稳,把暖壶摔在了地上。

  电话响了几声,却没人接,幽暗的灯光使得本就胆小的姐姐更加害怕。

  我姐连忙抱起暖壶,准备撒腿就跑。

  突然传来一个有些苍老有些柔弱的混杂声音。

  “我好渴,给我…水。”

  还未行动的脚步就已愣在原地,汗毛炸开,身体却一动不动。

  “给我…水啊!”

  混杂的声音蕴含着微怒。

  老姐的双腿不听,一直在往后退。

  退到门边,退到玄关处,退到……

  吱呀吱呀的声音炸响。

  这扇门在缓缓关闭,她。

  老姐当时吓惨了,可还是情不自禁的转头看向黝黑的屋内。

  借着门外一点光亮,老姐当时好像看见了:洗手间的玻璃像是大白板,照不出人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糊味,令人。

  而那座机的听筒却是撂到地毯上了,嘟嘟嘟的响着,整个间里,空无一人!

  那电话是谁打的?那个声音到底是谁?

  此时老姐的双腿早已发软,没有一点儿气力。

  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水,给我…水!”

  她下意识抬起头,被烈火焚烧过的面孔,残破漆黑的身体,一双垂落在嘴边的双眼!

  它在看她,在看她!

  “啊!”我姐当时因为害怕惊呼一声,险些晕厥过去。

  然而这时,一双有力的双手拉住我姐,一个劲的把她往外拉,将她救出危难之际。

  当我姐察觉时看去,那人赫然就是与她一起值班的同事,只是那双手格外的冰冷。

  脚步声不断,同事拉着我姐的手臂,向着楼梯处跑去。

  那楼梯口正好与最后一间501相对应,当同事拉着老姐下楼,那间却突然打开一道缝隙,露出一双紫眸。

  他是谁?他为什么在盯着我?

  遭了,我要不要告诉他这里有一个……

  老姐当时确实这样想过,可是同事冰凉的手一直在拉着她,不过两秒就已经脱离了501的视野。

  啪嗒啪嗒,下楼,下楼,下楼,下楼,开门。

  整个行为浑然一体,就好像睡梦中了无数遍一样。

  位于宾馆的左方有一个十字口。

  老姐被那位同事救到了这里。

  同事问:“你怎么会到五楼的502间里?”

  老姐似乎还没喘过气来,慢悠悠地回答说当时有个客人打电话要水,可电话突然断了。

  那位同事却惊叫一声:502间根本就没有住客!

  我看你突然拎着水壶上楼,还让我查一下住客信息,担心你安全,随后打了个电话去那个间,但是没人接。

  这一下,把老姐吓傻了。紧接着一股寒意袭来,久而不散。

  那同事又道:“几个月前,FH宾馆曾经失火过,而502的一位年轻女士便在这场大火里丢失了生命。”

  一时间,我姐害怕的不敢动弹,她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当时她再进一步,进入那个间中,到底面临着多么的恐怖。

  而所幸的是,同事把她救了回来。

  这样想着,老姐可以感受到一些安全,双眼也不觉的闭上了。

  可是,身旁的那位同事,上下都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嘴角处裂开一道骇人的空洞,不断放大着,不断放大着,却戈然而止。

  空洞的双眼紧紧盯着前方,不敢动弹,那里有着……

  ……

  次日清晨,我姐躺在口被人发现,并送到了医院。

  里的同事竟然大半都来看望老姐。

  而躺在病床上的老姐意识有些模糊,隐隐约约听到几句话:

  “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一直发现她在自言自语。”

  “昨天晚上林姐走了,大家都知道吧?”

  “出车祸了,晚上七点钟,就在那个口,我看到了。”

  “三个月前,那个死老太婆的事,你们还没有解决吗?”

  ……

  “那个老人,我记得是您的母亲吧?”

  ……

  ……

原文标题:怪谈档案——替死鬼之谜 网址:/guigushi/2021/0131/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