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书:下油锅、硬、神打

  今天讲讲鲁班术。

  起因是有位朋友,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我一看,嚯,好家伙,竟然是鲁班书。

  关于这鲁班书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毕竟我也没见过真的,不过光看照片确实有那么些感觉。

  网上有关鲁班书的说法很多,最初说鲁班书是中国古代一本关于土木建筑类的奇书,为鲁班所著。

  上册是道术,下册是法术,但下册除了医疗法术外,其它法术都没有写明明确的方法,而只有咒语和符。

  据说学了鲁班书要”缺一门”,鳏、寡、孤、独、残任选一样,由时候开始选择,因此,《鲁班书》获得另一名称——《缺一门》。

  真的鲁班书我没见过,但是我见过的鲁班书,顾名思义,就是看起来跟真的鲁班书一样。

  我见到的那本鲁班书分三卷,上卷为木工知识,比如“三架屋后拖三架法、五架子格、正七三间格、正五间九架堂屋式等。”

  中卷则是“催生法、安胎保胎符、止血法、大止血法、石匠扫圈救治猪瘟、合寿棺退煞等。”

  至于下卷就是一些术法,比如“掌中圆光法、缩地法、破形法、解破形法、法、解法等。”

  对于这些术法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没试过,也没见人施展过,而且这本书当时被人家当做传家宝一样供着,我能看上一眼已经实属不易。

  不过关于这本书的来历我问过,对方说是爷爷传下来的,至于爷爷那辈从哪来的,这其中有一个比较曲折离奇的故事。

  对方说大概是八十年代,那时候四十来岁,年轻的时候家里有点祖产,从小就养成了游手好闲的毛病,结婚后更是毫无,整天就是吃喝嫖赌抽,后来家产都被败完了。

  没办法人总要活命,就去给人打,但因为常年的,导致的身体很虚,别人能扛起来二百多斤的货,扛五十斤就开始嚷嚷受不了,于是被东家打了一顿给撵走了。

  被东家撵走后也不敢回家,家里孩子都嗷嗷待哺,媳妇也指着他能挣点钱补贴家用,实在是没脸就这么回去。

  于是就沿着街边一溜达,美国灵异玩偶会袭击人的安娜贝尔娃娃同时也在想自己到底应该干什么,卖苦力没力气,做生意没本钱还没头脑,下雨怕淋天热怕晒,真的是一无是处。

  就在为自己的出发愁时,突然看到街中心有人耍杂技,当时就把家里的妻儿老小抛之脑后了,满脑子都是看大戏。

  那时候经常有人来城镇表演,有的是耍杂技,有的是唱大戏,大家都见怪不怪,也只有这种只晓得吃喝的人才会趋之若鹜。

  挤进人群,看着表演阵阵喝彩。表演的是两个人,一个年老点,一个年轻点,看起来像是师徒组合。

  一开始只是寻常的杂技表演,胸口碎大石之类的,但在当时,胸口碎大石几乎每个表演杂技的都会,众人看得多了也就无感了,于是催促着他二人表演点看家本领。

  二人便在身边架上了一口锅,等锅烧开又往里面倒满了油,随着温度升高,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感觉到了阵阵热浪,离得近,脸上更是被热浪吹的通红。

  锅里的油开始滋滋作响,表演的二人先是扔了块猪肉,猪肉入锅后立马被油温炸成黑炭,由此可见油温之高。

  紧接着二人又往锅里面放了个秤砣,没多大会儿秤砣就被油锅炸的通红,这时候年长的老者敲锣道:“诸位好汉诸位爷,感谢大家捧场,今日我师徒二人在此表演,小技不才,还望诸位海涵。”

  说着老者目光一转看着年轻:“徒儿,还不下油锅给诸位爷看个乐子。”

  说罢,那位年轻人撸了撸袖子,随后竟然把整只手都给伸进了油锅里!

  众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以往都是些障眼法或者小窍门的杂技,谁也没见过这种阵仗,此时油锅里的油滋滋作响,方才那被炸成黑炭的猪肉现在也已经化成了黑灰沉淀在锅底,众人似乎已经看到这位年轻人胳膊变成面糊的景象,很多人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干再看。

  也只有我朋友,此时跟打了鸡血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年轻人的手伸进油锅时就连呼吸也粗了几分。

  但紧接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年轻人的胳膊伸进油锅里竟然毫发无损,甚至还在锅底摸了摸,最后才把已经通红的秤砣拿了上来。

  把秤砣拿上来后,那位年轻人先是扎了个马步,接着仿佛运气般慢慢推出双臂,胳膊上的油顺着指尖滴滴落下,每落在地上一滴众人都能清楚的听见“滋”的一声,而那位年轻人的胳膊除了有些发红外什么异常都没有。

  从油锅里拿上来的秤砣散发着阵阵热雾,有人离得近被热雾给哈了一下直接灼成了红脸关公,剩下些人见得这场面止不住地喝彩,我朋友说当时鼓掌把手都给拍肿了,直呼此乃高人也!

  表演完后老者拿着草帽向观众们讨着赏钱,还没一圈下来草帽里的赏钱都快满了出来,这一幕看到眼都红了,心里立马盘算起来,无论如何也要跟这师徒二人搭上关系。

  于是,等表演结束后,立马笑脸迎上去,说愿意吃喝拉撒的养着他们师徒二人落脚,就当交个朋友学一两手。

  这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然后相继点了点头,就这样,跟请似的把这师徒二人给请回了家。

  这把人请到家简单,可难的是生活开销,这师徒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但跑江湖的人都有一把蛮力气,寻常吃的也多,一个人都快顶三个了,尤其是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跟个猪犊子似的,每次吃饭一造就是一盆。

  不过幸好他们师徒二人嘴巴没那么挑剔,也没有那么多要求,只要能吃饱就行,有时候也会拿点钱出来意思一下,不然裤衩子都要拿出去当掉了。

  就这样伺候了两位祖一段时间后,他们师徒二人才开始介绍起自己,原来他们都是人,老者叫刘昌荣,年轻人叫王学义,师徒搭档好些年了,平常就以跑江湖走穴为生。

  就这样,我朋友慢慢向老者表达出想要学艺的想法,俗话说嘴软拿人手短,他们师徒二人被伺候了大半个月,也不好意思,就收了我朋友为徒,赐名“学忠”,我朋友祖姓张,于是便改名为“张学忠”。

  简单入门难,这只是第一步,想要给你传授真本事,还得要看八字,说白了就是看你命硬不硬。

  另外他们这行还有传,命不硬不传,不忠不孝不传,不仁不义不传,之前这师徒二人在我朋友家吃喝老长时间不说话,就是因为在观察的为人。

  不过幸好张学忠(也就是我朋友)合格了,告诉他自己这门分两个派系,一个是术法,一个是驱邪治病。

  他师兄也就是那个年轻人学的就是驱邪治病,下油锅只是他最不起眼的一个手段,更厉害的还是驱邪治病,管你什么邪病虚病,只要不是大病,烧两炷香吹几口气儿就能给你治好。

  于是张学忠就学了术法,所谓术法,从八字到咒以及符箓都有,不过都是土术土法,什么止血咒啦、化骨水啦、安胎符啦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技表演,比如下油锅,了解后张学忠才知道,原来下油锅也是跟术法有关的,比如下油锅前要在身上贴辟火符,还要念辟火咒。

  还有空口吞物,就是不管什么东西都能吞进去,吞进去后过会儿还能给吐出来。但是据我朋友讲,学了大半辈子,最多只能吞下秤砣那么大的东西,但他小时候过,的能吞进去足球那么大的东西,特别夸张。

  还有一力降十会,就是在地上砸进去一根铁棍,砸的很紧很紧的那种,一般很难被人力,但学完后只需要围着铁棍画个圈,然后再用手轻轻一提就能。

  类似的术法还有很多,据我朋友讲,他们这行跟胸口碎大石那种街头表演还不一样,胸口碎大石说白了就是练硬,表演前需要运气,一般是五到十分钟,而且也只能在身体的某一部位达到硬气的效果,比如喉咙,当硬气到喉咙的时候就可以表演顶钢筋,而到胸口就可以表演胸口碎大石。

  这种表演在当时并不被江湖人所看得起,因为没啥用,再说白一点就是花拳绣腿,看起来厉害,但当要打架的时候你总不能上来就说稍等我几分钟我运个气先,估计还不等你运完气别人的板砖就招呼到你头上了,所以久而久之就到了街头表演。

  当然,也不能说练硬气的低级,任何事物都是两极化的,一般不入流的就是在街头表演胸口碎大石,而入门的,一些师级别的,十几秒就能运好气,劈头盖脸给你来几个大撇子,真的能做到甄子丹那句“我要打十个!”

  当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再加以心法,就有点像是神打了。

  神打就是请神上身,港剧大家都没少看吧,动不动就是请祖师爷上身,祖师爷上身后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我朋友学的术法中就有神打。

  要说我朋友到底属于什么派系,这个恐怕就是他刘昌荣都说不清,他也是民间师传的,没有什么祖庭,不知道祖师爷是谁,只有的这样一直往上不知道哪一辈的传下来的一本鲁班书,也不知道这书,但历代都是照着这么练的。(我个人感觉跟巫术有关)

  我朋友说这个派系请神只能请到历代,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请的,前提是硬气必须要练得好,换言之就是身体素质一定要好,不然祖师爷上身的副作用一般人遭不住。

  我朋友也只能请往上两三辈的,而且十次请神有八次失败的,据说有次请到了师爷,也就是他的,结果师爷上身后跟抱头痛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师徒俩互相诉说相思之情。(听朋友讲到这里的时候真的乐了)

  不过我朋友的据说能请到往上十多代的,虽然都没啥响亮的名,但上身后抗揍是真的,听说有次偷看人姑娘换衣服,被人相好的扛着铁锹追了几里地,最后请神上身脑袋上挨了几铁锹卵事没有。

  至于最后这鲁班书为什么会传到我朋友手上,听朋友讲是因为师徒三人去湖南街头卖艺没有给当地扛鼎的(当家的)拜码头,导致在给人表演铁口吞千术的时候被人破了咒,吞进肚子里的东西怎么都吐不出来。

  当时的心觉不妙,知道自己这是碰到高人了,这下肯定是活不成了,于是强提一口气把两个徒弟叫到眼跟前交代后事,告诉他们自己这行人是被盯上了,对方道行比自己高,不可硬拼,能跑则跑。

  江湖多,可不就是个你来我往的地方,尤其是他们这种大张旗鼓的街头卖艺,如果真是障眼法也就罢了,最多被人嘘两声,而他们这种门道里的术法,通常会被同样门道里的人砸场子,而这个砸场子一不小心那可是要命的。

  死后,我朋友跟师兄也分开了。

  分别时师兄跟我朋友爷爷讲:“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燕子也有脚打滑的时候,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也是这么死的,我们这行干到头,不是把别人整死就是被别人整死。”

  听朋友讲,的师兄最后金盆洗手回老家做了赤脚医生,走时把鲁班书给留下了,而揣着鲁班书继续在江湖上浪荡几年后也回到了老家,在老家置办了个摊子靠给人算命驱邪为生。

  就这样鲁班书一直被传了下来,直到我朋友这代,但从之后,家里就再也没人学过这些东西,或许是因为没学不会,或许,又因为其它一些原因……

原文标题:鲁班书:下油锅、硬、神打 网址:/guigushi/2021/0131/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