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村人

  痴本智者,为守一方水土安宁,自丧一魂二魄为愚,除魑魅,荡魍魉,平,定,无人可比,无人能及。山海所言。

  守村人,镇一区八方邪魅,三煞五疾,此类人一般多为前世大凶之人,三魂去一,七魄去二。这便是守村人……

  今天我们来说说这守村人的故事……

  “唉,罗傻子。给哥笑一个,哥给你买冰棍”说话的是有财村的一个小混混,仗着村长是就在村里。

  而此时正蹲在地上傻笑的是这个村的傻子,没爹妈,自出生就在这村里。这村罗是大姓,所以就管他叫罗傻子。

  说他傻吧,他知道吃喝拉撒,说他不傻吧,他整天抱着个破道书,蹲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神神叨叨的。

  这个村叫“有财村”。不要以为这个村很有钱,十二金仙为什么入佛门 十二金仙为做出了什么贡献相反这个村很穷,窝在一个山沟沟里。

  原本这个村还算富裕,直到前这个村才没落的。哦,对了。前正是罗傻子到这村的第一年。所以,你们懂的。但有一点,就是罗傻子自从来了这村,这村就在也没有过所谓的灵异事件……

  直到有一天,村里发生了一件的事。小孩了,事情是这样的……母亲在里屋缝衣服,到了这该吃饭的时候,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母亲去找,没找到。就想应该是跑出去了。可这到了晚上,也不见小孩回来,这下母亲可急了,满村子里喊。连村里大喇叭都用上了,都没找到。后来让罗傻子在村头老枯井里发现了。

  小孩捞出来,身子骨都凉透了。也许是母亲太过伤心,一口咬定是罗傻子推下去的。后来村里就把他了。唉,可惜可怜啊。

  话说回来……自从罗傻子被后,这村子就在也没消停过。三天两头闹一些灵异事件,虽然都是一些小事,像是在床上睡的好好的早上醒了躺在地上之类的。这事在村里闹的沸沸扬扬的,村里出钱去镇上请先生,可那都是一些半吊子,自己都中招了那咋捉鬼嘛。可笑至极……

  “,咱去哪啊?”说话的是我徒弟,小林。

  “有财村”我半依在副驾驶,看着窗外的风景。

  “有财村?上没有啊?,你说错了吧?”小林一连几个问题。

  我微微一笑“不要总相信科技,有时罗盘更好用”说吧,我拿出了罗盘,嘴里念念有词;天有三奇,地有六仪;精灵鬼怪,故气伏尸;黄砂赤土,坟墓瓦砾;方广百丈,随地见之;诸邪百怪,急速早离;说完我长舒一口气,“小林,听明白了吗”。

  “呃,。啥意思啊”小林一脸懵的问我。

  我笑了笑“听不懂,正常,我当初学的时候也学了好久。好了,往盘山开”。说吧我闭眼,把椅子放平,躺了下去。

  小林见我闭眼了,知道我不会再说啥了,也识趣,闭口不言。

  不知过了多久……

  “,醒醒,我们到了”

  “到哪了,盘山吗?”

  “是啊,这里也没村子啊,我好怕”

  “怕个毛线,我不还在这”。我坐起来看了看说“开下去”。

  小林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悬崖啊,你傻了吧”

  “不要总相信自己的眼睛,开!我保你死不了!”

  小林这一听,一咬牙一跺脚。猛踩油门。

  “睁眼吧,没事了”

  “哎,,我没事”小林一脸开心的和我说。而我则看着远处……

  远远看去,有一座翠绿的山头,支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点着三根粗粗的香,不时飘出几缕薄烟。桌子上还摆着贡品,那盘子里盛满了瓜果,但也不只是瓜果,有个小小的碗,里面还装着米。

  本来是荒无人烟的一座山,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镜头一转,一个身着道袍的半老男子出现在画面里:“应该雪花盖顶,这才叫蜻蜓点水。棺材头碰不到水,怎么叫蜻蜓点水呢?”他突然顿了顿,教训人的语气加深了几分,“他还算有,叫你18年后起棺迁葬,害你半辈子不害你一辈子,害你一代不害你十八代。”

  紧接着,画面里便出现了一块坟地,棺材头上有点点白灰,这便是那老道说的雪花盖顶了吧。再看看站在他身边那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是正在给富贵人家看坟头风水。

  我下车朝那人走去,伸手握拳。那人朝我看了看说“同行?”

  我没回应,只是点了点头。那人看到我点头,面露笑容“不知在那个庙?”

  “墨家,无门无派”我面带笑容轻声道。

  那听到,愣了几秒说“晚辈戚玉武,拜见墨上仙”说着就要。我眼疾手快拉住他“免了,不用”。

  “你这是……?”我指了指坟头。

  戚玉武看出来忙道“此坟是有财村第一代……”

  “等会,有财村?”我说

  “是,旁边是有财村村长罗建平,这坟就是他父亲的”戚玉武道。

  我看向罗建平“你知道罗傻子吗”我几乎是的形式问他。

  罗建平显然是有些吓傻说话都哆嗦“知道~”

  “上仙,怎么了?”戚玉武忙问道。

  我有点懊恼“唉,你知道守村人吗?”

  “守村人?我知道啊,不就是……”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村的守村人不简单”我道。

  “你看这坟东南有凹坑,不利女子;西南有凹坑,不利母亲;东北有凹坑,不利小孩;西北有凹坑,不利父亲。而这坟就在坑里。处处不利,此为大凶……”我话还没说完,远处走来一个人……

  啪,啪(鼓掌声)“精彩,这太精彩”等那人走近了,我看到那人穿着暗色兜帽衫,遮住眼睛,面色苍白。

  “啊,是罗傻子罗傻子”罗建平慌忙道。

  “小林,带村长回车上”我转头和小林说。

  “好,小心”小林道。

  我看向戚玉武“你退后,这场面你齁不住”

  戚玉武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罗傻子,默默的退后。而我也只能呵呵一笑。

  “罗傻子,你真傻吗?”

  而罗傻子笑了一下“你觉得呢,墨家人”

  我手背过身后,手里捏了张符箓“哦,是吗?”我飞快的扔出符箓“借天雷一用”符箓粘到了罗傻子身上,刹那间一道闪电劈在了罗傻子身上,闪电过后,罗傻子和没事人一样“你不行啊,看我”

  只见罗傻子捏了个奇怪的手决,嘴里嘟囔了一句奇怪的话。手一指。那罗建平父亲竟从棺材里站起来了,关键是罗建平父亲死了多年竟和下葬时一样——尸身不腐。

  “该你报恩的时候了”那罗傻子对僵尸说。

  这时我看向戚玉武“能行不?”

  “小小僵尸,我还是可以的”戚玉武有些神气道。

  我没说话,而是转头看向罗傻子“今天我就让你当真正的傻子”

  我左手中指弯曲大拇指靠拢“吾以墨家传人起誓——秘境—开”随着我这一套,以我为中心向外扩展出一个巨大的阵法。那罗傻子也不是吃素的,不知从那掏出一把剑。猛地插在地上,那阵法竟戛然而止了。

  我反应过来,一道天雷差点劈在我脑袋上。“罗傻子,我去你大爷”

  我抽出一把软剑,砍向罗傻子,罗傻子也拔出剑挡在面前,但巨大的道气使他不堪重负。罗傻子直接倒飞了出去。罗傻子一口黑血喷出“为什么,你怎么变的那么强”

  我把软剑抵在他的脖子上没说话,而是往上看了看。罗傻子也看了看“我知道了”原来是刚才的阵法。那阵法泛着淡金色,赫然出现一个“镇”字。我没有杀了罗傻子,而是废了他,抽了他一魂二魄让他真正成为了一个傻子。如果不是阵法成功,如果不是罗傻子刚恢复记忆和实力,我可能会败。

  戚玉武早以把那僵尸,又重新找了一块风水好的地安葬,我们帮忙。忙到了第二天早上,村长拉着我们去吃饭,盛情难却。吃过饭我们离开了,到村口时我看到了刚苏醒的罗傻子,这时的他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守村人。

原文标题:守村人 网址:/guigushi/2021/0131/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