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艳遇

  这件事说起来有年头了,那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老家在位于的一个农村,我们这叫(屯子)。

  我家是世代中医,最早追溯到嘉庆年间,祖上留下的民间秘方,古医书很多,传到爷爷和父亲这辈都二百来年的历史了。

  话归正题,我们家村西头有一个(冷库),听父亲说是生产队(生产合作化)时留下来的。

  当时是大集体,83年生产合作化解体,国家把这个公产都低价卖给了个人。

  这个冷库是十多间厂加一个大院,各种设备都齐全,但是中途荒废了几年,很多设备都被我们当地的村民或者外村的给偷走卖废铁啦,等新主人买到手几乎没剩下什么东西。

  买这个冷库厂的是我们村一个姓张的年轻人,外:(大岩子),三十岁左右,精明强干。

  买下之后把之前的设备破铜烂铁都拆了当废铁卖了,把厂的焕然一新,准备干什么呢?做养鸡场。

  大岩子脑子灵活准备养蛋鸡,说着就干上了,规模不小有上万只,每天呢吃睡都在养鸡场。

  他父亲白天和他在鸡场忙活,晚上就大岩子自己在场子里,事件就发生在养鸡场成立的第二个月。

  养鸡场屋子后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大池塘,有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楚,池塘的边上有一个荒坟,说是坟,就是一个小土丘,坟里埋着什么人也不清楚,多少辈子了也没人说的清楚。

  但是这座坟无论下多大的雨从来没有冲毁过,这么多年就在这池塘边,始终是那么大,荒草有一人多高。

  话说这天晚上,大概快十一点多了吧,因为是夏天天太热,后窗一直开着,后窗正对着池塘边上那座荒坟,在屋子里无聊,听着收音机慢慢地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就感觉有一阵风吹进来,之后就感觉有一个女人进来了,穿着一件花布衣服,脸是什么模样看不清,羞羞答答地就进了大岩子的被窝。

  大岩子瞬间就不会动了,就像梦魇一般,醒来什么都没有,依旧如初,怪事了!

  刚开始大岩子以为是做梦,谁还不做梦呢!

  后来每天晚上都是相同的梦,整个人也开始变得萎靡不振,,像生病了一样,老是不停地咳嗽。

  大岩子和我父亲关系不错,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喝酒,因为他家养鸡,有的不爱下蛋的鸡就宰了做下酒菜,给我父亲叫过来一起喝两盅。

  这天中午大岩子来我家了,进屋就问我父亲要止咳嗽的药,我父亲就问:你这是咋啦?感冒了?看你气色不太好呢?

  大岩子就说:别提了,这一段时间也不是怎么了,老是咳嗽,每天昏昏沉沉的,说着他就坐在墙边的椅子上。

  这时我父亲过来给他把了脉,看了看他说,你这脉象太慌了,不太像感冒,摸了摸他额头也不发烧,但是总感觉不对,又说不好,就给他开了点止咳嗽的药。

  大岩子拿着药就回去了,把场子的活忙完,吃了药之后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2021-01-31

  睡着睡着还是相同的一个梦,梦里依稀看见的还是那个女人,嗯?怪了?

  第二天醒来以后,他就又来到我家,就一五一十的向我父亲说了这段时间他所经历的事。

  我父亲一听说:你该不是撞邪了吧?哪有这么蹊跷的事啊!我从医这么多年经历的事也很多,但是你说的这事我可不信,不管大岩子怎么说我父亲就是不信,后来听我父亲说,听说在离我家县城不远有一个老太太,在当地非常有名气,是个“出马仙”大岩子就赶着驴车把老太太接来了(那时候的主要交通工具)。

  老太太到了场子一看说:你这地方属阴地,还有后面那个坟是个孤女坟,你的生辰八字也属阴,她怎么能不来找你,她是要和你结冥婚,别在这呆了,搬家吧!

  那天这个老太太给做的法事,在坟前给烧的替身,说是给办了一场冥婚,没过几天大岩子真的搬走了,养鸡场承包给了别人,过了一段时间果然好了,这件事在村子里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大家把这件事当成必谈的事情了。

原文标题:老屋艳遇 网址:/guigushi/2021/0131/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