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九)

  洗漱好完东西之后,直接去了潘的间,也刚好到门口.打了声招呼之后一起进入了潘的间,为了节约时间,肖爷已经把早餐给买上来了.四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老潘,昨晚吃饭的时候一直没有说出来,你觉得那李怎么样?"第一个开口提及了这件事情.

  潘喝了一口稀饭,随口说道:"有问题,他作为一个高明的养蛊,不会这么大意.不可能不知道那蛊取出来要及时处理掉,更加不可能不知道那蛊留在小刘间里会出事情."

  果然如此,和我猜想的不离十,两位也在讨论这个事情,肯定是肖爷已经和他们讲了昨晚的情况.我开口说道:"对啊,而且昨晚肖爷走了之后我就开始做新眠噩梦,你们说这是不是还是那蛊虫弄的."

  摇摇头说:"不是,新眠噩梦和你的经历有关,和蛊是没有关系的,蛊不能控制人的.这个倒是正常的.你们昨天去那个地方还发现有什么异常吗?"说完看着我.

  我说:"昨天去的时候,一切都很平常,小柔说我就是碰了那一把铜锁,然后又在屋子侧面的水缸里面洗了手才染上那水蛊的."

  "什么锁?那个门还上了锁吗?"疑惑的问到.

  我说:"那个土屋有两个,有一间是被铜锁锁住的.那个锁很奇怪,我一摸上去的冰冷刺骨,现在这个季节不应该有那个温度."

  "什么破锁啊,等下我们过去就把那锁给砸了."这次说话的是肖爷.

  "当时我们也想砸了那锁来着,只是周大哥说哪里可能是农户用来储存东西的地方,我们就没有动手了."我解释道.

  潘喝完碗中的粥说道:"现在也别讨论了,我们过去看看再说.肖,你叫的车到了吗?"

  "应该在楼下了"肖爷回答道.

  "那好,我们走吧."潘说完起身,也背着和肖爷一个一样的袋.一行四人出了门,走到了酒店楼下,下面已经有一个面包车司机在等了.

  "去联盟村"上了副驾驶,我和那司机说道.也去过,不过是在晚上去的,而且一在和张聊天,根本没有记,我白天去的,去的时候也特意记下了那个土屋所在的山的和上山的通道.

  那个时候将近六点,东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着鱼肚白.在车上,我问:",我们为什么大清早的过去啊?"

  呵呵一笑说道:"如果是李故意整你的话,那他就知道我们今晚要去干活了,所以他肯定会尽快过去做出应对的方法.昨天晚上我和老潘轮流喝他,并且透露说今天下午要去看看.所以昨天晚上他应该没有精力去做这件事情了.他要做也应该是今天上午去做,我们早他一步到,可以先去看看情况,顺便做一下准备."

  老狐狸啊,原来从我给发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开始在部署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肖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对,对,对."

  我笑着说:"对啥?你都听懂了?"

  "这还能听不懂啊?那姓李的老头故意整你,我们先去做陷阱,然后弄死他呗."肖爷大大咧咧的说道.这话把那跑出租的面包车司机都吓了一跳.不断的看着车内那块后视镜.

  "别,现在只是猜测.你要弄死谁啊你?"潘语气严厉的说道."小兔崽子,再下次出门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为了让司机的开车,我们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肖爷老老实实的低头看着手机,想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我不禁心里有点内疚,又无意间挖了个坑,肖爷还直接跳了进去,结果被潘骂了一顿.

  车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山间清脆的鸟叫声涓涓,听得旷神怡.农村的空气很好,到处都是春意盎然的绿色,浓郁的氧气吸入身体让人浑身来劲.我们下了车,我主动给那司机结了账留了他的电话码,和他说道:"我们下山了再给您打电话,到时候还麻烦您来接我们回县城."

  那司机唯唯诺诺的说道:"好的.那我先走了."说完之后一溜烟的就把车开走了.

  潘瞪了一眼肖爷说道:"以后在有外人的时候说话注意点,小刘,带,我们抓紧时间上山."

  我点了点头说道:"山不好走,两位小心点,肖爷,你在后面看着点."

  "好,冒问题"肖爷嘿嘿一笑,爽快的回答到.似乎完全不再刚才被潘教训了一般.这肖爷的心就是这么大,所以他几乎没有什么烦恼.

  一无话,一行人疾行到那土屋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来到那石屋前面,肖爷和潘动作整齐一致的从包里面抽出了桃木剑.又各自从包里拿出几张不断的在画着手咒.画完之后毫无停滞的又开始念开眼咒.随着他们师徒俩先后一声"呔"之后就算开眼完成.

  这动作可把我了,他们情况都没摸清楚就要进去干了吗?我就说后来这肖爷处理事情怎么这么果敢冲动呢,无论碰到什么事情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想干,原来是这潘教的啊.潘看了看说道:"老X,我们先进去了."似乎已经适应了潘这套,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也伸手从包里面拿出几张符,抓在左手上,然后又拿出他那尊大印紧握在右手上.

  怎么回事,这似乎与处理事情的风格不符啊,这是什么套,唉,不管了.既然这样,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跟着他们做就对了.

  肖爷走在最前面,潘走在后面,紧随其后,我在最后面,这大白天的一行人用这个阵势进这屋子.显得特别奇怪.还好周围荒无人烟,要么肯定被人当成一伙神经病看待.

  不过一想,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太阳还没有出来,所以里面有阴魂的存在也是可能的.一些必要的防御措施也是要有的.

  肖爷来到那个没有锁的木门前,一脚就踹开了那扇门,然后毫无的一闪身就冲了进去.进去之后的瞬间,肖爷大喊一声:"我靠!"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然后争先恐后的走了进去.

  我进去之后仔细看了看那间,并无异样啊,当然,我没开眼,看不到什么也正常,可是那潘是开了眼的啊,怎么也如此平静.脸色没有任何表情.

  "肖爷,你刚才喊啥呢?"我说道.

  肖爷吞了一口口水说道"我刚才看到一排灵神站在这屋子里面,有的还飘在空中,不过你们进来之后它们就都消失了."

  "是不是得有十多个,而且还有穿着旧的衣服的?"我反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靠,吓死我了."肖爷心有余悸的说道,似乎这种场面还是他第一次碰到.

  和潘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拿出了罗盘仔细看了看,说道:"都在隔壁屋子里面.不过这太阳马上出来了,来不及收它们了."

  潘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晚上在说,我们先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潘说完直接走到那上了铜锁的门前说道:"你说的是不是这把锁?"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对这把锁我有着深深的忌惮,据小柔说,这把锁有问题,我中了那蛊毒,首先就是从这把锁上开始的.

  潘用桃木剑拨弄了几下那把铜锁,然后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袋里面.

原文标题: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九) 网址:/guigushi/2021/0131/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