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动物成精、66年安徽大蟒渡劫失败!

  注:全文6987字,看完比较费时间,周知。

  记得之前在东北怪谈里挖了个坑,是说建国后为什么成精的动物就变少了。

  当时说等后面有时间了来说说,其实我早就忘了这茬,这不,前两天一粉丝来提醒我我才想起来,所以今天就准备着重来说说。(注:本文多为猜测,切不可完全当真)

  其实要弄明白这事,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这真的有成精的动物吗?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网络上,肯定很多人都说自己见过,比如东北的黄皮子讨封,民间的鸡不过六犬不过八俗语,还有走蛟等,这些都是跟“成精”有关的。

  但成精分两种,一种是指动物通过自身的灵智成精,例如黄皮子讨封和走蛟,还一种是动物随着人们生活久了被人类逐渐带着有了智慧,鸡不过六犬不过八就是这样。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之前在一些短视频看到过有人家里的狗特别聪明,取快递、蹲马桶、甚至按开关煮饭,还能听懂主人说的话。

  不可否认,这其中有经过训练的原因,但归根结底,它是因为跟随人类所以才能把智商的那么高,人类对它的智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也算成精,只是没有第一种成精那么邪乎就是了。

  其实“建国后动物成精”这个说法最初源于广电新规,内容大概是影视剧里的神仙妖怪等设定必须来源于中国古典文学。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都是49年以前的,49年建国后哪还有古典文学,所以网上就开始有人说“建国后动物成精”。

  也就是说建国后动物成精其实就是个梗,不过话都讲到这了,那肯定不能完,这个梗还是有很多隐晦可扒的。

  比如建国后动物成精,那建国前动物可以成精吗?

  可以,不过要经过封正。

  什么是封正呢,就是临时工变正式工,冷宫变正宫,也指动物到一定的阶段后,要幻化人形,但必须要有人给它正名,只有经过正名后才能以人形继续。

  是不是感觉跟讨口封一样?

  没错,封正就是讨口封的前身。

  不过这里也有两个说法。

  一是古时候的动物想要成精需要被人们,而现在没人相信妖怪了,没人正名,所以动物再也成不了精了,再加上各种,建国后自然就没有动物能成精了。

  另一种说法是古时候动物想要成精必须要册封,换句话说是需要经过批准的。

  第二个说法跟古时候制度一样,都是最大,没有的正名你屁都不是。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90年代的安徽巢湖,如果有那里的朋友,小时候应该听家里老人说过。

  我嘛也是听当地人说的,以前办丧的时候闲聊听来的。

  说到这里我要多句嘴,其实我以前办的丧事大部分都是很正常的,没有那么多神神鬼鬼的,所以在办丧之余我也听了很多故事。

  这个故事就是我当初办丧听当地老人说的,这老人辈分比较高,我也不知道叫啥名字,事主一家都叫他祖爷。

  按照办丧的习俗,我以前出去办丧吃喝住行都是事主负责,住基本就是住在事主家,吃喝也是在事主家,但都是等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才吃,也是所谓的压桌(最后一桌)。

  办丧的时候这最后一桌基本都是事主本家人,当时祖爷也在,期间我交代事主一些事,事主不懂,我就跟他解释,然后就聊到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能我们这行比较神秘,所以当主一家都特别好奇,我还给他们讲了几个办丧时遇到的怪事,听的他们是惊呼连连,虽然当时那个讲这些东西着实不合时宜,但捺不住人的好奇心。

  于是话题就此引开,紧接着祖爷讲了个事,让我记忆犹深。

  当时祖爷在饭桌上问我:“先生你猜我今年多大?”

  我看了看祖爷,虽然他辈分大,但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满面抖擞,虽然有不少白头发,但都被的很利落,于是我就说:“看您模样应该差不多六十来岁吧。”

  谁知我刚说完事主一家都笑了起来,笑的我莫名其妙,祖爷也是笑着直摇头,然后拇指和食指分开向我比划了比划说:“老汉我今年都八十了!”

  “哎哟您老可别叫我先生了,晚辈受不起啊!”祖爷这话给我惊的不行,看着眼前的男人,哪有一点八十的样子,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辈分高,没想到年纪竟然也高,只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八十的老人。

  这时候我又想起事主的父亲也就是死者来,死者死的时候九十八岁,喜丧,当时我在整理遗体的时候就很奇怪,死者的遗体并不像一般的老人那样都是老年斑,反而肤色均匀,同样是一点都不像九十八的老年人。

  后面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问在座的人年纪,果然跟我猜的一样,这事主的本家人,外貌跟年纪都不匹配,外貌都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个十几岁。

  我当时感觉特不可思议,这一大家子人简直是逆生长,于是就开玩笑的问他们天天是吃什么灵丹妙药才能越活越年轻。

  谁知祖爷却沉声十分悲痛的说:“倒不是有什么灵丹妙药,我们本家人能这样,完全是因为一个小姑娘。”

  祖爷说他们本家以前很不顺,家里的男性没有活过五十岁的,也找人看了,有的说是因为祖坟,有的说是因为祖上太多,总之什么玄乎说什么,但都找不到办法,直到本家有人生了个叫娥儿的闺女。

  大家都知道在以前那个年代,孩子多,从来没有父母宠爱这回事,但这个娥儿自从生下来就被父母的很好,为什么呢,是因为在娥儿五岁的时候,有人说她走后脚跟不着地,这是短命的现象。

  当时人普遍都,娥儿的父母被人说怕了,就找了个挺有名的先生看。

  先生说娥儿是天上的,童子命,这辈子下凡是为别人护道的,还告诉娥儿的父母,娥儿这孩子有,只要不犯德道上的问题,就不要过多她的个人生活。

  于是娥儿的父母从小就对娥儿百依百顺,甚至在看来都成溺爱了,但好在娥儿并不是的孩子,等到了岁就更懂事了,很少对父母要求什么。

  在娥儿十岁那年的秋天,村里的人去后山砍柴为过冬做准备,但在砍柴的过程中,有人意外掉进旁边的湖里。

  我听祖爷说他们后山的湖据说以前是巢湖的余脉,后来经过地壳运动才出来。

  虽然是余脉,但水位很深,有句话说的好,深湖远比深海恐怖。当时同行的几个同伴,有的救人有的回村里喊人,但因为入秋天气变寒,水潭里的水格外冰冷,再加上穿的厚,不等村里的人来落水的连带救人的都快要沉下去了。

  但说来奇怪,就在落水的人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感觉脚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托着自己,慢慢把自己托到水位浅的地方,等村里的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游上岸了。

  不过因为当时实在是太紧张,他们也没看到脚底下托着自己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等反应过来再去看的时候才发现水里什么都没有,水面甚至毫无波澜。

  后来大家围在一起叙,说的可邪乎了,有的说是开眼,有的说山神老爷庇佑,但娥儿却淡淡开口说:“是大娘子救了他们。”

  娥儿的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有人问她大娘子是谁,娥儿也不回答,只是一直说大娘子怎么怎么样。

  大家都以为娥儿是小孩子乱说话没当回事,但后来有人说在后山的湖里看到了水桶粗的湖怪,浑身白闪闪的,还有鳞片,尾巴一甩能把湖水卷起好几丈高。

  这时候大家才慢慢相信娥儿当日说的话,就问娥儿这大娘子是何方神圣,每次娥儿都是指着天说:“大娘子是天上下来的。”

  于是渐渐的,这大娘子就被当成了天上下来的救苦救难的神仙,但凡村里人遇到个什么事都会去求大娘子。

  大到病重,小到家崽,只要求了大娘子基本都会顺顺利利。

  再之后大家就在湖边给大娘子建了个大娘子庙,之所以建这个庙是因为娥儿说大娘子下凡是来着,有朝一日有成还是要回到天上的,于是人们自费就给大娘子修了个功德庙。

  打这以后,娥儿就成了人们跟大娘子之间的一道沟通桥梁,娥儿会帮助村民向大娘子转告祈求,也会聆听大娘子的劝告人们。

  一开始娥儿的父母有些担心,这好端端的闺女怎么成了神神道道的样子,后来去问当初的那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他们不用管,这是娥儿这一世的,也是你们家族的福气。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娥儿也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在当时那个年代,女孩子基本早早的就结了婚,但娥儿始终没有动过这个心思,村里人也不会说闲话,因为大家都知道娥儿是大娘子的护道童子,那上辈子也是神仙来着,咋可能找个嘞。

  虽然父母心疼孩子,但他们并不过多娥儿的个人生活,而且自从娥儿成了大娘子的护道童子后,他们家族的男性寿命也渐长了,这是整个家族都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那段时间娥儿经常一个人望着天,嘴里喃喃道:“快了,快了。”

  大家听不懂娥儿说的快了啥意思,为此父母又特意去请教算命先生,先生说时机快到了,娥儿的快完成了。

  娥儿的父母先是一喜,问先生是不是大娘子要回天上去了?要是大娘子走了娥儿也就能变成正了。但紧接着又是一脸忧愁,问道,大娘子走了娥儿不会有事吧?

  先生捋着胡子让娥儿的父母放心,大娘子走后娥儿不会有事的,娥儿护道有功,后半辈子不浅,会福泽后人的。

  但谁都没想到,66年破四旧行动突然开始,红小兵竟然把大娘子庙给拆了。

  拆庙那天娥儿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将近两个月,病好后整个人都变了,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虚弱,而且癔症越来越严重,经常一个人发抖自言自语的说:“怎么办,怎么办。”

  大娘子庙拆了后村里人的祈求越来越难以实现,以前做什么事都顺顺利利有如神助,可自从大娘子庙拆了后,村里人发现再怎么求也没用,于是纷纷说大娘子是个,还说这都是娥儿他们本家策划好的,就是为了。

  村民们纷纷倒戈,其中不少人都加入了红小兵的队伍,把村里凡是有关大娘子的东西都给烧了个一干二净。

  这下娥儿病的更重了,人也变得疯疯癫癫,父母没办法只好再去求算命先生,谁知这次见到算命先生竟然是在牛棚,算命先生被了。

  娥儿的父母想了很多办法才见上算命先生一面,告诉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后,先生一脸悲痛的直呼“”,接着掐指算了算,告诉他们明年千万不能让娥儿出门,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娥儿。

  算命先生说明年娥儿就十八岁了,只要这一年没事,那么娥儿以后就不会出什么事,可要是这一年出了事,那必定是关乎的大事,也就是说十八岁那年是娥儿的关。

  又过了一段时间,据祖爷说那几天很热,娥儿的父母怕把娥儿关在家里憋坏了,就带着娥儿出门去本家纳凉。

  也就是我当时办丧的死者家,当时死者在村里也算是个长辈,正是因为这样才避免娥儿被红小兵批成牛鬼蛇神。

  当时祖爷跟娥儿和她父母还有死者在院子里乘凉,正叙着闲话,突然耳边就响起炸雷声,抬头一看刚才还烈日当空的天上突然密布。

  就在这时候娥儿突然浑身抖个不停,嘴里一直说“不行,不行,现在不行”,娥儿的父母还以为闺女被雷声吓到了,人类和外星人的秘密战争道西战争(Dulce Battle)(一)!直到祖爷指着天上一个圆形的闪电球惊呼,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那个闪电球从天而降,速度很快,弧形落地砸在后山的湖里。

  大家都被吓到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后面是几个红小兵赶过去查看一番,回来后说什么也没有,湖面平静的很。

  但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当然不信,后来人们过去发现确实什么都没有,一开始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一个人看错总不能那么多双眼睛都看错了吧。

  后来还是村支书说可能是,村支书读过几年书,还去县里学习过先进文化,就给大家解释了什么是。

  听了村支书的解释后有人挠着头皮说:“真是奇了,这天上也会下石头!”

  人笑道:“这就叫文化,你大字不识懂什么!”

  只有娥儿的父母一直忧心忡忡,因为自从那天闪电球出现后,娥儿的情绪变动起伏更大了,总是动不动就哭,嘴里还一直念着“天地不允,天地不允。”

  父母这些年为了娥儿一直也没要孩子,生怕这闺女再有个好歹,于是从那天开始就严禁娥儿出门。

  后面又过了段时间,有人说在后山砍柴的时候闻到湖里有股挥之不去的腥臭味。

  村里人都知道,这后山的湖不是死水,那湖底还连着暗河呢,据说这暗河的另一端就是巢湖,可自从那个闪电球落在湖里后这湖里的水好像死了一样,臭不可闻。

  再之后两个多月,大家发现这湖里的臭味又消失了,渐渐大家都忘了这茬,时间一转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娥儿十八岁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当地下大雨,以往每年下大雨的时候都会发洪水,不过这洪水不会特别大,于是有很多人在发洪水前在湖堤口下网抓鱼。

  这次也不例外,有不少人带着围网把湖堤口给围住了,等洪水差不多快要退去的时候,大家就又过去起网。

  这次起网有很多人都笑的乐呵呵,虽然还没彻底把网给起上来,但根据经验和起网时的重量大家都知道这次肯定网到了不少好东西。

  可等彻底把网起上来的时候,大家都傻了,因为网里网到的并不是什么鱼虾之类的,而是一堆杂乱不堪的动物骨骼,每块都有人臂大小,尤其是头骨,跟老黄牛脑袋差不多大小。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村里谁家牲口饮水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湖里淹死了,直到后来把骨骼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网到的这些骨骼好像能拼成一副完整的动物骨架。

  拼出来的骨架十分明显,是蛇形,能有那么大的骨骼不用想肯定是蟒蛇了。只是这蟒蛇也太大了些,没死的话估计三个成年人手拉手都不一定能抱的下,而且最后还有两块对称的骨头一直找不到地方放。

  那天娥儿父母也出来看热闹了,走的时候特意娥儿不要出门,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当时人们正在拼最后的两块骨头,拼的那人拿着那两块对称的骨头挠着头皮不知道该放哪。

  这两块骨头十分奇怪,比较细长,还有些分叉弯绕,看起来品相很不错,甚至都能当做装饰品,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布满了裂痕。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一筹莫展的时候,娥儿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娥儿父母看到娥儿后脸色大变,本想吆喝着娥儿回去,但没想到娥儿冲上前抢过那人手里的两块骨头放在了蛇头上!

  娥儿这边刚把最后两块骨头拼好,人群中立马就炸了,都在说,这是龙、这是龙啊!

  娥儿把最后两块骨头拼好后莫名其妙的开始痛哭,那哭声悲痛极了,好像痛失至亲一般,充满不甘和,嘴里一直大喊着“天地不允!天地不允啊!”

  那天娥儿哭的肝肠寸断,任谁都拉不走,力气奇大无比,几个大汉都拿她没办法,一直到哭晕过去才把娥儿给送回家。

  回到家后娥儿没过多久就醒了,醒来后把父母叫到跟前,说话和举止都十分正常,父母起初还以为娥儿恢复了过来,但没想到娥儿把他们叫到跟前竟然是为了交代后事。

  她告诉父母自己没能尽到责任,是时候该走了,这话刚说完,父母就抱着娥儿痛苦,一遍哭一遍说不会的不会的,娥儿笑着叫了声爹娘,接着就在父母怀里安静的走了。

  再后来祖爷也是听别人说的,说娥儿父母那天抱着娥儿一直到尸体冰凉才被人们分开,分开后娥儿父母好像丢了魂一样,眼神空洞,满脸未干的泪痕。

  娥儿出殡那天算命先生也来了,算命先生见到两位痛失爱女的父母后直叹气摇头,说这都是天意。

  原来所谓的大娘子其实就是变成骨骼的巨蟒,娥儿上辈子就是它的护道童子,这辈子下凡也是为了完成这一世的,如果大娘子顺利化龙,那就代表道法能够重返天上,而娥儿也会因此深得眷顾厚泽后人,至于村子,更是会成为一块,毕竟这可是出了龙的地方。

  但当时已经建国,大娘子想要化龙找封正显然不可能,那就只能受积愿力迎劫化龙。

  作为大娘子的护道童子,娥儿早就知道这点,所以才会召大家修建大娘子庙帮助大娘子化龙。

  本来就要成功了,但没想到红小兵把大娘子庙给拆了,村民们也纷纷倒戈不再祭拜。

  而那天村民们看到的闪电球,其实就是大娘子化龙时的天劫,如果没有拆庙倒戈的事,大娘子是能扛过去的,但因为拆庙倒戈导致愿力溃败,最终大娘子死在了天劫之下。

  不过大娘子也在天劫下了很久,那双布满裂痕的龙角就是,只是最终没能逆了。

  至于娥儿,算命先生当时听说拆庙倒戈的事后就料到大娘子危矣,一旦大娘子死在天劫下,那娥儿恐怕也有,娥儿与大娘子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但只要娥儿挺过去十八岁这一年,那童子命也是。

  算命先生算了很多,从到水火无情,但凡能到娥儿性命的意外都想到了,所以才百般娥儿父母不要让娥儿在那一年出门。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娥儿的离去竟然是因为看到了大娘子的尸身。

  真是人有千算不如天有一算,如果没有看到大娘子的尸身,想必娥儿也不会随之而去,只是到头来苦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

  再后来,破四旧运动结束后,不知是哪一天起,湖边多了座庙,是娥儿父母建的大娘子庙,大娘子的尸身也被埋在了庙下面,而在庙前,还立了一个童子像,但凡看到这个童子像的人都说跟娥儿长得一模一样。

  也就是从这以后,凡是娥儿本家人,都特别长寿健康,不仅长寿健康,甚至面容也比一般人要老的慢,就比如祖爷,看起来六十来岁的样子,谁能想到他其实已经八十了。

  而后我不禁想起算命先生说的话,心想娥儿虽然没能做到,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尽到了应有的责任,只是天地不允,棋差一着。

  虽然无情,但至少有眼,让娥儿福延,在这个不算好的结尾中有了个还算好的结局。

  尾续:

  我问祖爷,后来呢?

  祖爷说,后来啊,娥儿的父母每天都会去庙里打扫,虽然只是个小庙台,但每次打扫都十分认真,尤其是童子像,多少年了还跟刚立时一样……

原文标题:建国后动物成精、66年安徽大蟒渡劫失败! 网址:/guigushi/2021/0131/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