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单

  一家的主编正坐在桌前拆阅着早晨送来的信件,其实他也知道这个东西没有多大价值,无非是一些各个部门的通知单啦,自以为天才的各种啦,还有一大堆连标点都没有全的啦。

  里昂 斯科特 肯尼迪皱了皱眉,把它们统统扔进了废纸篓,但他也从未放弃过从这堆垃圾中掏出什么宝贝来,从最后一封信里掉出一张小纸条,写着:“1963——同样的。”里昂毫不犹豫地把它揉成一团扔了出去。

  他站起身,倒了一杯咖啡,思索着怎么提高的发行量,这时电话响了。

  “喂!是啊,”里昂回答道,“什么?肯尼迪的墓地?知道了,威斯克警长。我们立刻派记者前去。谢谢你的通知。”

  挂上电话之后,他便冲着屋子尽头喊道:“吉尔 ,赶快行动,有个家伙在肯尼迪墓被了。叫上克里斯 雷德菲尔德跟你一块儿去,多拍些照片,记住,背景要带上肯尼迪的塑像。”

  他们走了半个钟头之后,里昂忽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奔到废纸篓前,翻找里面的废纸,后来记者吉尔瓦伦蒂安和摄影师克里斯 雷德菲尔德回来时,发现里昂情绪十分激动。

  “没有什么价值,”吉尔说,“死者是福利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

  “没有多大价值?”里昂颤着声说,“伙计,咱们《新报》可靠这头条新闻了。你看这个。”他递给吉尔那张揉皱了的小纸片。

  “知道吗?”里昂问,“1963年,肯尼迪遇刺,‘同样的。’这是凶手在前,给我们打了个招呼。快!快发篇精彩的报道出去。”

  报道很快发出去了,但不以为然,事后说出来是当然没有可信度。《新报》的竞争对手也撰文对此大加,他们认为《新报》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发行量罢了。

  这两天来对这起凶杀案件的调查毫无进展,可是第三天,里昂 斯科特 肯尼迪在写字台上又发现一个跟上次一模一样的信封,邮戳是前一天盖的。他战战兢兢地打开信封,写着:“有钱,就要还债!”他连忙伸手去抓电话机,可是还没拿起听筒,电话却响了。

  “是啊,我是里昂。”他嘟哝道。他听了一会儿,两只眼睛睁大了。

  “什么?财政部门口?有钱?财政部,爷!威斯克警长,你听我说,我刚刚又接到一封信——别紧张,绝对不是耍,你听我说嘛……好,好,我这就派记者过去。”

  连续两起凶杀案,在做过一番和比较后,开始逐渐相信了《新报》,然而,警方对此却依然持怀疑态度,《新报》竞争对手更是发表了措词强烈的文章,说他们了新闻界的名誉。里昂左右为难,他想扩行量,却又怕继续被下去,声誉。

  警方在里昂的强烈要求下,派了一名到邮政总局去拦截所有写给《新报》新闻编辑部的信件——如果凶手还想要作案,也许还会事先通知该。这项措施直到第三天晚上才有所收获。

  那名截获了一个熟悉的信封,里面装着一张小纸条,这次纸条上只写着简短的问句:“乔治 的地方?”

  当天夜里首都采取了紧急防范措施,至少有十几名隐藏在纪念塔周围,另有一支分遣队赶往芒特弗农,在故居和墓地巡逻,可以说通宵森严,但却什么事也没发生。竞争对手适时地里昂说:“里昂,回家再给自己写张小纸条吧!”

  可是没过多久,一起为《新报》的事件就发生了。那是使整个市区陷入一种极端恐怖的氛围。一天清早,一个锻炼的人沿着泰德尔水库周围的公跑步时,在樱桃树丛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的头部砍着一把斧子。

  警方如今地着《新报》,他们主动跟里昂取得联系。不久,又从邮局截获一张纸条,这次写着:“闭嘴!”

  警方对此束手无策。从字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因此也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措施。人们关心的是应该避开什么地方,可是纸条上根本没有任何线索。因此,无论谁都提心吊胆,生怕自己成为的者。

  一天,几名把里昂和记者吉尔请到了局,他们把那几封截获的信交给他,让他研究其中的关联,里昂捏会着那几封信,苦苦地研究着,想从中找到一丝线索,猛然,他一拍头,“总算找到了,诸位!”他激动地举起信,“你们看这几封信看上去很一般,只有一个人给这三名被害人写过信,喏!这是每封信上同样的签名。”

  “威廉 柏金。”吉尔问,“他是干嘛的?”

  “他是一个无业游民,经常来领救济金,常常吵着要工作。”一名回答道。

  “难道是他对不满,才这样做的?这家伙可能疯了!”另一名猜测道。

  “闭嘴?谁闭嘴?要谁闭嘴?说话?发言?发言!”里昂跳了起来,“原来如此!现在几点?”

  “11:40。”威斯克警长回答道。

  “12点开会,快,快走!”

  他拉着威斯克警长上了汽车,另外两名和吉尔紧跟其后,吉尔叫司机以最快的速度驶往大厦。

  “要去干什么?”威斯克警长问道。

  “如果咱们运气好,”里昂气喘吁吁地说,“几分钟之内就能抓住凶手,如果运气不佳,就会有一名。”

  汽车在大厦前停下,里昂急忙跳下车,首先奔上台阶。外边像往常一样乱哄哄的,像是马上就要开会了。

  四周的光线挺亮,可以明一起眼睛着周围的动静,电梯门打开了,一位年老的议员走出来,他的几位助手提着公文包,簇拥着他。他一眼就认出那是拨款委员会,他今天要在会上发表有关联邦福利经费拨款的讲话。

  突然间,里昂 斯科特 肯尼迪看见有个人影在一根柱子后面晃动着,他急忙奔向那名议员,把他扑倒在地。

  “准是那个!”有人欢乐地嚷道,人类发现超级地球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犹如,并朝那两个摔倒在地的人那边涌去,“这回可抓住凶手了!”

  一声枪响使他们愣住了就在里昂扑向议员的那会儿,威斯克警长朝那个躲在柱子后面的小个子猛冲过去,他正好来得及,那个人的手臂朝上,一颗嗖地一声打到电梯上方的那块铸板上。

  威廉 柏金被押进了一间小屋,他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威斯克警长问里昂是怎么知道他要刺杀议员的。

  里昂解释道:“闭嘴,是打断人家的发言,威廉这家伙对福利不满,今天正好是拨款委员会发表关于福利经费的,我想那家伙应该会来刺杀他。”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通知单 网址:/guigushi/2021/0131/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