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我与黄皮子家长的一次。。。。聊天吧!

  前几年,村里搞文明村建设。要求街道上所有的草垛搬走。这一下黄皮子遭殃了!北方农村村里的黄皮子都是居住在年久不动的草垛里的。有的草垛几十年没动。一时乎晚上经常见黄皮子拖家带口的搬迁找新。少則三四只,多則十几只一溜纵队贴着墙跟家长带队一溜小跑。

  有天妻下班,门口大婶告诉妻:你家南平顶住进黄皮子啦。我跟你叔看见的,七八只,爬上墙外的香椿树,跳上平顶钻进了柴火垛。大婶还嘱付妻:别动它哈!它会摆弄人!你大大那几年就被他摆弄的大女儿丢了性命!

  妻回家告诉我,我当时很恼火!我是不允许这些邪性的东西靠近我居所的。以前发现总是拍死丢远远的。所以早年所谓的八大仙家死我手的不知多少。我当时就要上去掀了柴垛!妻苦苦相求我才做罢。

  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晚上跟妻行完云雨喜欢到院子里吸支烟再回屋睡觉(这个习惯很不好!)那天晚上十点多钟我又到院子里吸烟。51区未解之谜网,我坐在堂屋门口台阶朝南面平。(我家南屋平与正暖阁间据只有不到三米)我点着烟想抬头看看星空。一抬头看到平檐上一个黄皮子头。正在看着我。

  我当时感觉这是一双有的眼睛!(那晚是圆月,很清冷的月光撒在院中)当时一愣,随及淡定。我没起身,淡淡的念叨:当家的,遇上了聊聊呗。它一动没动。我吸着烟说:住下了就住下吧,我不跟你们置气啦。不过,我不养保家神(古时当地有养八大仙家做保家神的,养不好很麻烦!)你别想我会贡奉你。家里麻烦事你别参合!喜事不关你事!小孩找我,不许摆弄孩子。那堆柴火我不会动。你爱住到啥时都行。冯年过节有好吃的会给你送。就这样。天不早了,睡觉了。我掐灭烟。它头闪了闪消失了。从那时起每逢年逢节我都会用个小碟子送上三个水饺。第二天早晨会发现三个水饺会被吃的剩下三个水饺角。不知有啥规矩。每次如此。

  我们一起相安无事,前年下元节我发现送的水饺原封没动。可能他们已经搬走了。可那堆柴禾我现在也没动。每年春天掐香椿芽,靠近柴垛那面都不掐。呵呵。。。。也许此物跟本没传说那么邪乎。是我多事。。。。

原文标题:深夜,我与黄皮子家长的一次。。。。聊天吧! 网址:/guigushi/2021/0131/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