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蛹邪术:老兵说他在中越边境线见到了一个不死

  今天更新,讲些什么呢,就讲讲一个越战老兵讲述的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吧。

  当然,关于这个故事我也只是一个听众,未知,大家当个故事听就行了,切不可盲目当真。

  老兵姓刘,原名刘二虎,我们当地人,年纪大了别人都叫他刘老头,外怪老头。

  为什么叫他怪老头呢,因为他脾气很怪,而且还喜欢吹牛,以前可没少听他讲当年扛枪打仗的事。

  刘老头讲的故事不仅大人爱听,小孩子也喜欢听,因为他的故事中不止有家国情怀,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诡异奇闻,每每听得那些孩子们都是一身冷汗。

  那会儿我也是刚入白事这行,有活儿就出去忙活儿,没活儿就在家跟那些老家伙们拉呱,农闲时我们村头的打麦场就是村里人的闲聊活动中心。

  恰好有一天我闲着没事,就在打麦场跟村里的老爷们闲叙,期间我问刘老头:“老爷子,今儿您准备给我们讲个什么故事?”

  刘老头磕了磕旱烟歪着头望着天闷抽一口说:“今天讲个啥呢,就跟你们讲讲我们侦察小队的故事吧。”

  刘老头这话一开口不少人都“嘁”了起来,因为他们侦察小队的故事我们都听腻了,无非就是极其英勇,击毙敌人何其之多,那么多年我们听了不下十遍。

  谁知刘老头鼻子一哼说:“你们懂个啥,这次要讲的跟以前可不一样,这事没多少人知道,在当时那也是机密。”

  人们就是这样,很容易被一些夸张的字眼给吸引,我们一听是机密,立马来了兴致,都催着刘老头给大家伙讲讲。

  刘老头被烟呛的咳嗽两声沙哑着嗓子让我们别着急,接着又抽了口旱烟才跟我们徐徐道来……

  刘老头说他原先在CD军区服役,后来越战爆发,他是第一批被派往前线的。

  当时他们营地就安扎在中越边境线的老林子里,外面就是战场,炮火连天,连续打了很长时间,僵持不下,后来有命令准备随时挺进越南境内。

  不过在准备深入越南境内的时候,部队上要先组织一批人,各师的侦察大队都被抽调出来,准备组建营地侦察大队。

  刘老头说当时他们处长出来点名,一共点了几十,自己也在里面,刚点完就被卡车给拉走了,拉到另一个十分隐秘的营地进行集训,集训完又说是要进行考核。

  考核的内容跟平时差不了多少,就是实战侦察各项技能,不过这次考核并不是个人考核,而是团队考核,这几十个人被分成了十几个小队,每个队五个人,此外组织上还安排了空降上级来直接领导他们。

  被安排领导刘老头他们这个小队的上级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叫老农,一口大黄牙,穿着粗布,身材消瘦,见谁都是一脸猥琐的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领导。

  一开始刘老头以为只有自己的这个领导有些不靠谱,但后来发现侦察小队空降的领导也都差不多,有的虽然一脸正气,但嘴里常常念叨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有的比老农还不靠谱,居然天天带着队员。

  他们来了一个多月也没摸清楚这个营地到底是干嘛的,怎么里面净是些神神经经的人。

  不过这段时间他们五个人倒是熟悉了不少,其中有一个高个子东北兵和一个矮个子的四川兵跟刘老头关系很好。

  虽然不知道组织上安排自己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但军人就是服从命令指挥,组织上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做,不该问的也不会多问。

  只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侦察小队都已经开始出去执行任务了,而刘老头他们小队却迟迟没有接到上级的任务。

  就这么又等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刘老头发现老农每天除了溜达就是溜达,一点也没见有什么执行任务前的准备,刘老头好几次去问他啥时候出去执行任务,而每次老农都是摇摇头说句“时机未到”。

  直到一天夜里,刘老头他们前脚刚入睡,后脚就被老农给叫醒,告诉他们时候到了,今晚就出发。

  于是,在这个深夜,刘老头他们五个人跟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开始往越南境内摸索。

  这段时间的相处刘老头他们跟老农关系处的还挺好,老农也没什么领导的架子,但毕竟是年纪大了,刘老头也怕老农有什么,于是就把腰上别的开刃利刀递给老农,谁知老农的看了一眼摆手说:“这玩意儿还是你们自己用吧,可用不惯。”

  说着老农把背着的布袋取下来,随后竟从里面摸出一把破木剑来!

  刘老头他们都是扛着枪别着刀,而老农倒好,解开布袋从里面掏出来一把破木剑。

  这装备可把刘老头他们给逗乐了,刘老头说:“我说老农,人越南兵虽说熊了点,但也不是纸人啊,外星人是的?深度揭秘外星人的,你拿这玩意能戳死吗?”

  老农嘬着牙花子说:“你们青瓜蛋子懂个啥,这宝贝可比你们那枪炮好使多了,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刘老头他们也没把老农的话当回事,说来谁信,一把破木剑能跟枪炮比,这不是痴人说梦嘛。

  老农也没多解释,带着他们一行人慢慢往前摸进,但随着深入,刘老头他们一行人逐渐放慢了速度,因为前方不知何时起了雾,他们踩着雾一步比一步小心。

  就在这时,老农突然停下了脚步,告诉刘老头他们有情况。

  接着耳边就响起了一枪,刘老头一看发现东北兵正端着枪看着不远处,而枪口还在冒着热气。

  刘老头问看到什么了,东北兵有些的摇摇头说:“没看清,就看见一道影子,我擦边过去的。”

  老农脸色有些沉重,不断来回掐指,然后告诉刘老头前面可能出问题了,自己先去看看,让他们留在原地待命。

  刘老头当然不可能让老农一人前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老农脸色猛变道:“这是命令!”

  说完老农就朝刚才人影消失的地方追去,在这沟沟壑壑的林区,又是深夜,老农却仿佛如履平地般矫健,速度之快让当年还是小伙子的刘老头都倍感吃惊!

  “什么人?!”老农走后不久,四川兵的声音就又响起。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发现身后雾气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正缓缓朝他们走来。

  刘老头他们几人同时心里一颤,相互对视一眼,额头更是直冒冷汗,因为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这一行人犯了个致命错误,自己这一行人都是精挑细选的侦察兵,但在此之前竟没有一人发现身后的异样!

  刘老头端起枪对着雾气里的人,上前几步探头仔细一看,发现前方这人穿着破烂的军装,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低着头,双手垂拉在前方,时不时的风吹过去,竟吹的那人双手如钟摆一般左右晃动,看起来很是诡异。

  “停下来!再不停下我了!”刘老头将枪上膛,身后几人听到上膛声也都纷纷将手中的枪给上膛,同时对准了前方的人影。

  面对众多枪口,那人却仿佛没听到刘老头的般,仍步步上前,不过走的姿势很是奇怪,低着头,向前迈着步子,迈步时就好像双脚上戴有,每走一步都显得特别沉重。

  刘老头给身后几人打了个手势,接着自己绕到那怪人侧面,几人也都上前,几人呈环形将怪人给团团包围。

  怪人站立不动,但离得近了刘老头他们能够清楚的听到怪人口中的呼吸声,除了呼吸声外还有令人干呕的,这股就好像已经生蛆了的动物尸体般,冲的刘老头脑门阵阵眩晕!

  这时那怪人缓缓抬起手,东北兵以为他要有什么动作,立马扣动了扳机,这一枪直接打在怪人的脑门上,掀飞了怪人的半拉头盖骨,但让人的是半拉头盖骨没了的怪人竟然没有倒下,反而还在晃动着身体。

  这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刘老头感觉额头开始渗出细汗,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人还是野兽,竟然连枪都打不死!

  掀飞的半拉脑袋被炸成碎肉落在地上,这时有人呕了起来,刘老头划着火柴一看,被惊了一跳,被打烂的怪人脑袋被炸成了碎肉,而碎肉中还有白色的蛆虫在来回蠕动,从烂肉的这头蠕向那一头!

  人也都被这一幕给吓呆了,不过好在都是正规军人,随后他们也就缓了过来,但此时对这怪人的更高了,枪口一刻也没有离开怪人。

  刘老头又划着一根火柴,接着火柴的光亮看了看眼前这怪人,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刘老头心脏差点飞出来!

  眼前这只剩半拉脸的怪人浑身发青,两个眼珠子凸起,眼珠子周围还带着绛紫色的血迹!

  周围静得,而怪人被轰碎的脑袋里还不断有蛆虫往外爬出,透过伤口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白花花的蛆虫!

  这个人已经早就死了!

  可是为什么还能动弹?为什么还会呼吸?那牛喘般厚重的呼吸声仍在继续,连带着怪人的喉咙都在上下蠕动,好像咽喉里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样!

  人也都看到了这骇人的一幕,不自觉地往后退去,但手中的枪口并没有离开怪人。只有刘老头,不退反进,着恶臭死死盯着怪人的喉咙!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声音响起:“退后!不要动他!”

  来人是老农,此时的老农有些萎靡,似乎生了一场大病般,脸色苍白,嘴巴干裂的不成样子。

  老农快步走到怪人身边哼了一声:“!”

  说着两指点了一下怪人的喉咙,慢慢往上手指,怪人隆起的喉咙也开始慢慢上移,接着刘老头就看到一个东西好像从怪人伤口里跳了出来,但在半空中却被老农用一个小瓮给装了起来。

  随后老农划着火柴丢进了瓮里,瓮里不断传出“吱吱吱”的声音,就像油炸般爆裂!

  随着油炸般的声音消失,那怪人也径直倒在了地上。

  刘老头见怪人倒下,抽出刀上前划开那人的肚子,刀沾到那人的皮肤犹如切豆腐般,连带脂肪都给划开,但万没想到,划开肚子的怪人竟然肚子里面都是白花花的蛆虫!

  这一幕给刘老头看的直呕,这人肚子里已经空了,什么东西都没有,里面满是蛆虫,一堆一堆的涌动!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傻了,刘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问道:“这到底是人还是什么?”

  老农处理完瓮里的东西后走过来说:“说是人也是人,说不是人也不算人,他之前确实是人,但死后被制成了傀儡,这是人蛹邪术,专门用来炼制傀儡的。”

  老农接着说:“幸好我回来的及时,这人蛹邪术是以人为容器来养蛊,等这个宿主没用后,里面的蛊虫就会自动寻找离自己最近的下一个宿主。”

  刘老头听的一身冷汗,要是刚才他再贸然上前,恐怕自己就稀里糊涂成了这下一个宿主。

  “这玩意儿是从哪来的?怎么找上咱们来了?”四川兵问道。

  老农愤懑道:“还能从哪来的,对面这些贼人,三分正道没学会,七分歪门邪术倒是用的顺手。”

  刘老头这才想起来比他们早执行任务的那些侦察小队,于是问道:“那他们……”

  老农沉默了一会儿说:“都死了,对面准备充足,我追过去的时候也差点栽了。我们还是太大意了,接下来就不是你们能够参与的了,天亮后你们就回去,营地领导会安排你们后续任务。”

  “那你呢?”刘老头问道。

  老农说:“闲太久了,有些人也该出山了,我们肯定是要去对面走一遭的。”

  再之后刘老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五人等天一亮就告别老农回去了,回去后营地领导找他们谈了很久话,最后嘱咐他们一定不能把昨晚的事给说出去。

  刘老头他们到最后也是稀里糊涂的,但等后面仔细一琢磨,这事处处透着古怪,这些古怪让刘老头摸不着头脑,只是这种事他一个小兵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原文标题:人蛹邪术:老兵说他在中越边境线见到了一个不死 网址:/guigushi/2021/0131/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