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区

  寒冬的夜晚,一个树木混杂的森林里,一个端着长枪的人在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像是在期待什么野兽与其不期而遇。如果你问他在捕什么,他会的告诉你,在捕捉一个长着两条腿的野兽ーー人,一个仇人。

  很久以前,当地法庭就把这块不小的森林从威斯克的祖先判给了雷德菲尔德家族,  但威斯克家族的人从未承认过法庭的判决。从此两个家族视同仇家,围绕着偷猎和滋扰被枪杀的人不在少数,双方更有许多族人在互相埋设地雷、陷阱中被炸死、误伤。这种关系一直延续到现在,直到阿尔伯特 威斯克当上了他那个家族的手里很自然地继承了世仇,所采取的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克里斯雷德菲尔德正带着属下在森林狭长而险峻的边缘地带巡逻,严加防范对方派盗贼偷偷穿过边界涉足他们的领地。在狂风中,森林里的雄鹿一般都躲在低洼的地方,可是今晚他们却像被什么人似的,在林子里东奔西跑,现在那么不安。显然林子里有什么干扰的因素,克里斯能猜出这种来自何方。

  他的手下在坡顶打了埋伏,他独自一人离开,他们远远地走下山,他真希望在这荒郊野外、人烟稀少的地方和威斯克面对面里不期而遇,没有任何证人。去正当他一步一步吃力地绕过一棵大榉木树时,他居然真的迎面碰上了他正要找的那个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们沉默地对视着,每个人手中都紧握着一杆,每个中都燃烧着的火焰,每个人都恨不得把对方亲手,以报几代人之仇。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不会连一句话也不说,就一气之下无情地把一个邻居,况且这样做也有点太便宜对方了。就在他们一步一步逼近的时候,一颗不知什么时候埋下的土雷炸响了。那是埋在榉木树下的连环雷,顿时被炸开的树枝和枝条似雪片般的压在他们身上。克里斯被压倒在地,一只胳膊在身下已经没有知觉,另一只胳膊被夹在一堆纵横交叉的树枝里不能动弹,他的两条腿也被树枝紧紧的压着。

  除非有人来救他,否则他是寸步难行的。

  下落的树枝刮伤了他脸上的皮肤,他使劲眨着眼,把睫毛上的血眨掉,才能勉强看得见眼前这场突发的灾难。他的身边躺着威斯克,他们离的非常近,如果这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几乎可以一伸手就够着他。

  他还活着并拼命挣扎着,但是很显然也像他一样被一堆乱树枝缠身,在做毫无希望的挣扎。

  威斯克脸上的血还在不住的流淌,眼睛几乎无法看清东西。他所幸不做这无谓的挣扎了,而是短触底放声大笑。“这么说虽然你没被我,但却还是获了,”他大声喊着,“真有意思,克里斯居然在偷偷窜入别人的领地时候,被树枝缠身,不能动弹这真是,恶有!”

  “我是在自家土地上被树枝缠住,”克里斯反驳道,“当我的人前来解救我的时候,你也许希望得到更好的,谁让你跑到邻居家的土地上被当场抓住呢?我真为你感到羞耻。”

  威斯克却平静地说:“我的人今晚也在这个林子里,就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他们会先到这里解救我当他们把我从这该死的树枝底下救出去,他们也会轻而易举地把这些乱树枝放到你身上。等你的人来,到时他们会发现你已经在这堆倒落的树枝下死了。”

  “你提醒了我。”克里斯恶狠狠地说,“如果我的人先到,把我解救出去,我会记得你的提醒。”

  “好哇,”威斯克喊着,“你这的入侵者。早该被炸死的家伙!”

  “你也好不了哪里去,威斯克,你这个森林盗贼,无赖。”

  双方都用最、最刻薄的语言对方,因为他们知道也许要等很长的时间,他们的人才会找到他们和发现他们,至于谁的人先来那还很难说。

  两个人都不再徒劳地挣扎,以使自己从那堆乱树枝中出来,也不再骂那些挠不着对方痛痒的言语。就这样时间在沉默中消失,双方解救的人谁也没来。

  这是一个无冰冻的冬天,至今为止几乎没下过几场雪,因此他们两个人并没体验到这个季节应有的刺骨的严寒。克里斯略带的往他敌人躺着的地方斜了一眼,从对方紧抿的嘴角不难看出他疲惫不堪,强着不发出痛苦的。

  “我要是扔一根烟过去你接得住吗?”克里斯突然问道,“尽管我们今天晚上我们之中有一个人得死,但死前抽一根烟还是不错的!”

  “不用了,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全被血给糊上了,”威斯克说,“况且,我也不接受一个敌人的施舍。”

  克里斯沉默了一会儿,又躺在那儿里倾听风的呼啸声。一个念头在他的头脑中逐渐形成并成熟,每当他看一眼他旁边那个与痛苦和衰弱斗争的人,这个念头就越坚定一分。在痛苦和衰弱中,他自己也感到旧日的深仇大恨,似乎逐渐在减少。

  “我说邻居,”克里斯 雷德菲尔德开诚布公地说,“如果你的人先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从我来讲,我现在已经改变了主意。如果我的人先到那就是先救你,因为你是我的客人。邻居,2021-02-01如果你肯帮我把我们旧日的怨恨彻底深埋,我ーー我会请求你做我的朋友。”

  威斯克半天没说话,克里斯甚至以为他也许是因为伤痛过度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过了一会儿,威斯克才慢慢淡却激动地说:“如果这个地区的人都知道我们言归于好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看待我们,不知道会怎么样议论我们?如果今晚我们就此结束,这场打了几辈子的世仇,这片林子周围各家各户就会就此变得多么和平。……我再也不会在你的土地上打猎,除非我作为你的客人,你请我这样。我以前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不再恨你,但我还是改变了主意,也就这后面半个小时的事。……克里斯,我愿意做你的朋友。”

  人之将死其言亦善,两个人的脑子里都在想着这一戏剧性的会带来什么样的巨大变化。在这个寒冷的森林里,每个人都心中期望他的人能首先来,以便可以对一对刚成朋友的人表示。

  “我们来一起大声呼救,”克里斯说,“在风中我们的声音可以传得很远。”

  “有树和灌木丛挡着不会传很远的。”威斯克说。“不过我们可以试一试。来,我们一起喊。”

  “我觉得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克里斯说。

  “除了讨厌的风声以外,我什么也听不见。”威斯克虚弱地说。

  “他们听见我们的喊声了!他们停下了脚步,现在他们一定是看见我们了,他们正在下坡朝我们跑来 。”克里斯兴奋地说。

  “他们有几个人?”威斯克问道。

  “这个我说不太清,”克里斯说,“10多个吧。”

  “那就是你的人,”威斯克说,“我出来的时候只带了5个人。”

  “他们跑得真快,真是一群勇士。”克里斯高兴地说。

  “他们是你的人吗?”威斯克问,“是不是你的人?”见克里斯没有回答他,威斯克又不厌其烦地追问道。

  “不!”克里斯说着发出一阵狂笑,那是一个充满恐惧心情而心慌意乱的人才能发出的狂笑。

  “那他们是谁?”威斯克问,他极力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睛,想看看他同伴不想看见的到底是什么?

  “狼!一群饿狼!”

  威斯克仍然什么也看不见,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但克里斯的话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他的耳朵中,威斯克先是一怔,随即感觉浑身轻松多了,因为他认为自己还不至于糊涂到被这位同样压在树枝底下的“老朋友”轻易吓住的地步。

  “得了吧,收起你那一套,”威斯克索性闭上眼说,“不管你如何我,我今后再也不会你ーー我们已经和好了,不是吗?”

  “是的,我很感谢你这些年来与我为敌,可这一切都结束了……啊……”威斯克最后听到的是克里斯撕心裂肺的声。这回他终于看清了,是的,那是几只饿狼正围着克里斯疯狂着撕扯的场面。

  另外还有几只绿莹莹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着寒光,朝威斯克的身旁扑了过来。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禁区 网址:/guigushi/2021/0201/1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