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大眼睛:墓地遇说我是招鬼体质

  我是那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周某,八字纯阴之体,我要是个女的说不定能看到别人无法看到的东西。而我只有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周围身边的不同,说说我回家给祖先立碑的奇事。

  我姓周,我们本家叔辈兄弟多,人丁兴旺子孙满堂。不知是哪个叔伯提议立碑,一呼百应都赞同立碑,于是大家集体出钱造了十几个祖碑,普通的2米多,俩三百斤,大的3米多有五百多斤。 花了不少钱但大家都愿意出,为祖先立碑祈福怎么都会子孙辛福安康,是多好的一件事。

  那天我记不清是几几,应该是个黄道吉日,我们本家姓周家家户户不管老的少的妇女小孩都来了,只要不是出门在外很远的,能来的都回来了。一大家子几十口都参与立碑这件家族大事。

  那天早上6点多我哥开车带着我们一家回老家立碑, 开车半个多小时就快到了,还没进村就听到噼里啪啦鞭炮声,还有高升炮,就是那种拿在手里或地上点火嗖的一声往天上炸的鞭炮,老带劲了。硝烟味十足其实是呛鼻子辣眼睛,好不舒服。

  车进村后鞭炮声更响了,这时我才看清一台拖拉机后一个人别着一个老长的竹竿,鞭炮像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响个没完。而且不是一台拖拉机而是两台拖拉机,还有一台小货车,三台车同时都在放着鞭炮。高升炮在道的两边都摆满了,每隔两三米就有一个高升炮,还有那种箱子式的烟火,几十箱。像火箭炮一样向天上发射着开出绚烂的烟花。

  因为是早还雾蒙蒙的有点黑所以能看见。我心想我滴妈呀,这得花多少钱?没个大几千一万多搞不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村里家家户户都上到街上来看热闹,或站在自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也对,这一大早的鞭炮惊天动地的谁睡的着。

  我们的车默默的跟了一会,本来下去帮忙但发现插不上手,我们就坐车里慢慢跟着,应该是绕村子几圈显摆一下,意思是我们周家立碑咯大家快出来看,也做到了应有的效果。

  我没事盯着车窗外看,大家都捂着耳朵看烟花,而我在人群中就只是注意到一个身影,他穿着老式的衣服,长发盘起来中间插着一个簪子,没有胡子,我心想他好像一个。后来也印证了我的想法。

  鞭炮响了许久终于放完了,然后就是大家抬碑去墓地,小的好抬,大的墓碑七八个成年男性才把它弄到坟前。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去北边另一片墓地,或许是弄纸钱弄拜祭的物品。大家都走了,留下我和堂弟两个人看着两个大墓碑,我心想两个墓碑加起来一千多斤,谁能偷走了不成?

  正当我和堂弟闲聊的时候,这时有个人提着个包走进我们立碑的墓地来,我一看这不是刚才我觉得像的那个人嘛!他难道真的是?他长相普通,而眼睛却炯炯有神十分明亮,大约40多岁,闲庭信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他走过我们的身旁却并不跟我们说话,自顾自的东瞧瞧西看看,我问堂弟这谁啊没见过啊?堂弟说可能是请来的风水先生,算墓碑的方位的。我心想也对大家都不懂是得请个先生给看看,算算也好。

  我想起了我八字纯阴之命,下意识问了那个,我说你会算命吗?那点点头,说天文地理算命因缘种种都知晓一点,我赶紧说道我是纯阴之命,半开玩笑道我要是个女的就能看见鬼了。问清了我的生辰八字,盯着我看了一会道是男的也很招鬼,难道看我面相?而且八字纯阴的却少见,又问了我的,我说属蛇,掐指一算说我是那种非常招鬼喜欢体质的人,会经常遇到奇怪的事,我说怎么办啊有什么办法化解啊?

  说道一切皆,一切都是给的命运,车到山前必有,一切皆所归看吧!我欲详问,却说这墓地可不是宜算命的地方,而且有这么多人听着,说着看了看坟地。我心想也对这么多鬼听着不好,也不吉利。

  说你要想算命,挑个黄道吉日沐浴焚香约个时间慢慢给我算。我心想这么高级隆重得给他多少钱啊,反正我不懂看他能忽悠我多少钱。

  后来大家都回来了,带着纸钱和拜祭品,拿着个的圆盘开始算方位立碑,有条不紊紧锣密布的进行着,立好碑烧纸钱说着吉利的话语,开始逐个,立碑之事就快告一段落。我逐一磕过头后就又注意到了那个。

  那可能要先走了,我大叔问他怎么走,要开车送他,说不用,说他打的,大叔问去哪里啊,说去扬州处理一些事情,我心想这有钱任性啊!打的去扬州,离我老家几百里外的地方,老有钱了,果然不是一般人。后来那就先走了,没有留下来吃饭,后来我也没有在见过他。

  但他在临走之前,我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墓地里的一切,亲朋家人都在我闭上眼睛后都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噪杂声孩子咯咯的笑声,纸钱烧的呼呼地热浪。

  以及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我隐约感觉那背上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却又十分模糊,我紧缩的眉头睁开双眼想要看清楚,却又看不到背上有东西,已经走远,但我还能看到他,这时他突然转过头来朝着我的方向相视一笑,我心想他知道我在看他,他背上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又是什么呢?没人能给的了我答案,我只能说你自求多福吧。

原文标题:睁大眼睛:墓地遇说我是招鬼体质 网址:/guigushi/2021/0201/1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