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三)

  那个间不小.打了大概有个四五分钟,我都有点累了,我边打边问:"怎么还没现身啊,要打到啥时候,转头一看,居然和那张在角落的茶几上开始抽起烟来.

  弹了一下烟灰,然后又拿起桌上的罗盘看了看说道:"别急,快了,你这点事情都不住,以后还怎么干大事?继续打,不要停."

  "我说了我要干大事了吗?你再跑,你再跑"我不满的抱怨了一句,然后又开始干起这体力活来,站在张身边的小柔捂着嘴笑了一下说:"要不要我来帮你打?"

  我说:"不用不用,我体力多的是,只是这活儿比较无聊,我也说了,快出来了.就不劳烦了."说完之后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用力的着空中那团薄薄的香灰.开玩笑,有我在,这种费体力的事情哪儿能让你一个柔弱女子动手.

  又使劲打了两三分钟的样子,那团薄薄的香灰开始凝实起来,那个灵神也慢慢的出来,穿的是一声黑色的苗家服饰,头上没有带头饰.脸色已经不是惨白了,而是布满了一条条红的发紫的印子.看上去和画在的一样.对它的五官没有造成任何的变形,这些印子是在刚才被的.它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间的一个角落里.怔怔的看着我.

  随着这灵神的慢慢现形,把手中的烟蒂丢在烟灰缸里面,从布包里面拿出一张符,起身走了过来.口中说道:"你终于现行了,"然后最终开始念定魂咒."边念边走,走到这灵神身边的时候刚好念完,随手把手中的拍在了那灵神的胸口.同时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块不大的铜镜,打开之后在画了几个收魂的符.引魂,收魂,困魂.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把这灵神收到了他的铜镜里面.又在打了一道符,然后用红线给捆了好几圈,顺手丢进了自己的布包里面.扪心自问一句,如果换我来做这件事情,起码要大半宿.

  收好这魂之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回去好好给你做场法事,能不能的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这也太简单了吧,真是枉费我跑这么远了,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我不来,我做的这些就要来做,他那把老骨头,怎么能吃得消.这么一想,嗯,这一趟来的非常值当.

  说完之后,周大哥就醒过来了,他除了脸色有点不好之外,也没有的异常,他看到我的时候突然大声的说道:"诶?刘,X,你们怎么过来了?"小柔把事情快速的和周大哥描述了一遍.周大哥赶忙站起身来,对着我和鞠了一躬,嘴里说着:谢谢,谢谢.

  我见事情搞完了,就开口说道:",张,既然事情已经搞完了,那我们吃饭去吧?今天没怎么吃,还消耗这么多体力,早就前胸贴后背了."

  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小兔崽子,就知道吃,那走吧老张,我给小周驱下,然后我们就去吃饭,边吃边聊,看看这件事情该怎么搞?"

  诶?什么事情?事情不是搞完了么?这么一说,我又开始疑惑了.什么叫这件事情该怎么搞?难道我们过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因为另外的事情?转头望向,正在念咒化符水.我不好打扰,又疑惑的看着张.

  张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呵呵一笑说道:"小刘,事情还没有开始呢,这附身只是小事,接下来还有更加严重的事情要处理,难道你没有和你说吗?"

  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完全不像承认这老头居然不和我说,之前是他和我说做事之前要先有个判断,这下到了他身上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是什么事,我还以为这大功告成可以而退了.

  周大哥把给他化符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脸色慢慢的好了起来.说了声谢谢之后呵呵的朝着我走了过来.近身之后,他一拍我的肩膀说道:"今天我请客,你爱吃啥爱喝啥随便点.多少都算我的.听说你有点酒量,我们来大战一番."

  听到周大哥这句话,我顿时抛开了没有和我说这件事情的埋怨情绪,也呵呵一笑拍了一把周大哥说道:"好,那你找个正的本地菜馆,味道接地气的.我陪两位长辈好好喝几杯,你在旁边看着,因为你现在还不适合喝酒.哈哈哈!"

  这个世界上有一件事情特别爽,就是一个水平和你差不多的人要和你决斗,你们都拿上宝剑之后,你突然告诉他,这把剑你不能用,然后给他一块抹布.他还不得不接受.

  周大哥刚刚被驱了邪,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开车,我那个时候连驾照都没考完,张要和聊天,也不能去开,最后开车的任务落到了小柔的身上,开始我还犹犹豫豫的不怎么想上去,但是等车开动之后才发现,这个妹子可以,手动挡的面包车开的那叫一个稳,加速和刹车都很平稳.如果在这车厢里面请一根香,在不开窗的情况下,这香飘出来的烟,都可能是笔直的.

  到了吃饭的地方,那是个农家小院,还可以,而且还有包厢,最适合我们这一行人来这里晚上聊了.

  "老张,你说的那个土屋在哪儿?离这里远吗?"菜上齐之后,包里面再无人进出,问出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问的我有点一头雾水的,什么土屋?我怎么听不懂?不过听不懂归听不懂,长辈说话,晚辈还是听着为好.

  "在上堡乡的联盟村那边的一座偏僻的山上,那个土屋荒废了很多年了,我们赶尸经常走的是夜偏,白天就找地方投宿,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义庄了,我们白天走不了,就只能找些山洞啊,废弃掉的啊庵堂什么的."张回答道.

  "那你就确定了那土屋里面有很多灵神吗?"又问了出来.

  什么?很多灵神?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听到联盟村的时候我还在奇怪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如此霸气,在听到很多灵神的时候,我心里不禁嘎达一下,怪不得这周大哥被附身的事情过的这么快,原来这根本就不是事啊.我看了一样周大哥,他在认真的把玩着桌上的白酒杯.

  张端起酒杯和碰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很确定,做我们这一行的,虽然不抓鬼收魂,可是鬼怪什么的见得还是不少,心中自然也有个判断.而且那里面应该不止有鬼,而且还有人在里面养蛊."

  诶?不对啊,我听说蛊要寄生在有生机的动物或者人里面养才对啊,为啥这养蛊的跑到一个满是灵神的地方去养,这养出来的蛊是什么用途自然不用我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嘛,这种地方养蛊要说是为了拿出来行医致病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其中必然有什么,和在一起久了,听到的的故事也多.思维不知不觉久改变了,看事情总会看的很深.

  "你是说养"阴蛊"的?"还是见多识广,问出来的东西都是我没听过的.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还有阴蛊这么一回事,此时求知欲强的我还是不住问道:",什么是阴蛊啊?怎么听上去很邪门的样子."

  呵呵一笑,没有说话,用眼睛看着小柔说道:"这件事情你可以问问小柔姑娘,她就是一个养蛊人."

  原来如此,我说这小柔姑娘怎么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原来是个养蛊人啊,不过她那时候也就二十来岁,应该不是什么厉害的蛊师.不过即使这样,在蛊这一方面,她应该懂得要比我多很多.

原文标题: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三) 网址:/guigushi/2021/0201/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