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下)

  第二次实验,安排在后天晚上。

  夜幕,天阴的有些沉,从往楼下望去,灯显得昏黄。蓦然的,斜斜细雨,轻抚过窗外的遮雨罩,密集的像万针洒落,沙沙的声音骚动人的耳膜,过了一会,当那些细雨足够合成水滴时,哒哒的声响,顺着遮雨罩滴到下面的排气管道上,沙沙沙,哒哒哒…,夜显得更静谧~

  还是那间室,桌子上放着那只深红色的古怪匣子,匣子的对面坐着一位年轻的女警,约么二十来岁年纪,短发齐肩。同上次一样,她也没有穿,一身休闲装,英气逼人中透露着青春可爱。他是前不久死去女警花的好姐妹-黄影,一位同样出色的年轻。从室看过去,林还是同上次一样做了一些古怪的手势,嘴里一直说着什么,几分钟过去,女就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往前赶,12点的钟声刚响,室里就有了情况,女先是在睡梦中发出神秘的微笑,然后嘴里嘟囔了几句谁也听不清的日语,过了一会,她又流下眼泪来,像是回忆起了极度伤心的往事。

  12:08分,室里各个角度的影像都正常。

  12:15分,女突然站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怨恨的与人争吵了起来,可是她说的竟然是日语,“¥%……&&……%¥#”,然后像是跟什么人厮打了起来。

  “各单位注意,有情况,注意”局长紧急下了命令。

  室的门口已经等候了三个精干的,随时等候着局长就冲进去。

  “他说的什么?”局长问后面的袁秘书。

  “听不太清楚,有一句好像是:他是我的”

  “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正在局长思考的时候,室里的画面聚变,女突然一个撑跳,翻过桌子朝着后面的窗户冲了过去,幸好窗户上的防护栏是钢筋做的,她双手抓着用力晃了几下,窗户纹丝不动,那女警突然又向墙壁冲了过去,当他撞过去时,其中一位年轻的精壮,竟然被撞得后退了三四米,一坐在了地上,另外两个一把拦住了女警,不过女警并没有恢复,她在用力的挣扎,似乎不根本没有注意到战友的存在,完全听不见战友的呼喊。

  “滕”一声闷响,原秘书,在女警的肩膀上一击,女警终于放弃了挣扎,晕死过去了。

  ……

  医院,

  三病外有几名在执勤,里面,局长正和几位同志聊着什么,其中一位是陌生面孔,不用说,一定是派下来的人,他们在等女的苏醒,女撞飞自己的同志时擦伤了的额头,已经被处理好了伤口。算时间,也该醒了。

  凌晨一点半,随着一声干燥的轻微咳嗽声响起,所有人的困倦一扫而空。她醒了……

  “啊,啊,一连串的尖叫声传来…”黄影醒来了,他的第一反应确是尖叫,然体向后靠,抓住被子蒙住了头。

  “黄影,黄影,我们是你的同志”被子里在低声的着,并没有答复大家的意思。

  “不要说话,他是受到了过度惊吓,还没有摆脱脑海中那段梦里记忆”那位陌生的神秘人摆摆手说,然后他朝着病床走了过去。用手掌搭在被子外,轻轻的按下,就这么了一分多钟。

  “黄影,我们是你的同志,你不要怕,你不要怕,不要怕….”一阵安抚后,黄影小心翼翼的将被子拿开,看到了大家,看到了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同志。

  他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

  “你好,黄影同志,我知道你已经摆脱了那个让你害怕的场景,能跟我们说说吗?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那位神秘人问道。

  黄影看了一眼神秘人,他的身材高大,身上颇有气势,脸上似乎带着天生的威严,是都的那种感觉,他一定是杀了不少人吧,才能有这样的气场。然后黄影将视线看向自己的同事,视线最终定格在局长的脸上,他想要知道局长的态度。

  “你们都先出去,我和陆需要有个安静的,与黄影聊一下。”几位知趣的退向了病外。

  “说说吧,黄影,不要担心,这位是局负责处理灵异事件的陆先生,专门来协助处理这件事的”局长说道。

  “是,局长”黄影有些虚脱的说道。

  “我睡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然感觉特别寒冷,突然一片萧瑟的景象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幅画,一副记录了故事又有些褪色的画,像是回到了过去,既寒冷又亲切,我,我…”

  “是什么?别担心,慢慢说?”

  “我也看到了哪所中学,只是他后面的那座山已经进入了晚秋时节,我不知道具体是几点钟,因为我看不到太阳,但是我能看到那些学生再学校门口进进出出,还有那个卖零食的快餐车,就在学校门口的边上,校门外不远的处的小湖碧波荡漾,有许多男男的学生围着小湖,闲聊着什么。树,也开始落叶了,一片片枯黄的叶子,在秋风中飘落,落在垃圾桶盖子上,落在行人肩上,落在我下一步就要踩到的地砖上,我往前走去,似乎所有人都看不到我一样,我孤独的往前走着,观察着周围,像是童年经历过的一般景象,我看到了那一排排树,看到那片樱花树林,他们也开始凋零萧瑟。突然的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高大男人,他恬静淡然的表情,虽在寒秋,也让人如沐春风一般,他就坐在那个离学校门口不远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朵与季节不符的红色玫瑰,像是在等什么人,咳咳……”

  “喝口水,不要着急”局长关心的道。

  “然后呢?”局长又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像是爱上了这个人一般”她的脸上立刻敷上了一层红晕。

  “是的,真的就是想靠近他,想要跟他说说话,想要去了解他,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向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可是当我快要走到那个男人附近时,在男人后面的樱花树林里突兀的出现了两个女孩,一大一小,大的领着小的,她,她们,跟队长见到的一样,都是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衫,长发披肩,脸色白的像纸,那双眼睛空洞洞的,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那两个人忽然之间一下子就从远处到了我跟前,他们没有表情,但我能看得出,他们的脸上带着的都是哀怨。她告诉我,让我远离这个男人,说那是她的,是她唯一的期待和幸福,让我必须离开,可是我鬼迷了心窍,我并不想答应她,我只想和那个男人说说话,那个小女孩直勾勾的看着我,高个的女孩,见我不同意他的说法,他伤心极了,留下了眼泪,那竟是血液,也不知道为什么,天很快就黑了,他的眼泪在灯光下很,我不顾一切的朝那个男人跑过去,而那个男人却是很怪异的的看着我的方向。”

  “然后呢?”

  “然后,那两个女孩,突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他们劝我离开,他告诉我那个男人已经再那张椅子上坐着等了50年了,等她放学回家,等着那天晚上给她过生日,可是他却没能等到,因为女孩在前一天就被人残的了,他还告诉我,我现在就在他制造的梦里,她在这里守护这个男人已经50年了,但他们却在两个世界,男人看不到她,他需要等一个人,一个特别的人,将她的心意转告给他,告诉他远离这做城市,远离随时可能到来的”

  “你答应她什么了吗?”陆先生问道。

  “我没有,我只想靠近那个男人,我完全不想关心她说的那些事,于是我们厮打起来,她的力气极大,动作极快,但是他却伤不到我,我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团影像,但是我的思想和却像是被他控制了,我突然变得悲愤,变得抑郁,我想,想离开这个世界,想离开那种无比真实的血粼粼的,中国摸不到死区,有一个地方是生者必死的地方!但是我还有一丝,我想逃跑,他们在后面追着我,我看到了一一扇窗户,窗户外面是碧绿的草坪,我想跳出去,但是窗户被防盗窗挡住了,后来我撞向那两个女孩,但是我扑空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们明白了,你先休息吧,给你放半个月假,好好调理下!”

  “局长,我不用休假,我想去,我想知道那个女孩是谁,那个男人又是谁?”

  “好好休息,这是命令!”

  “是,局长”局长走了出去。

  “杨局,这件事基本可以定性为是一件灵异事件,这绝不是林说的心理暗示,那只匣子确实有古怪,交给我们接手吧!”

  “感谢陆先生,这件事可以交给您来调查,但是案必须先放在我们局里,毕竟这件事对我们的太大,我们想作为参与者,为这个案件贡献一份力量,对死去的同志有个交代。”

  “好,我会跟上级领导申请,争取合作!”

  “好的,一言为定”两人握手后,陆先生直接从医院坐车离开了,随同他离开的还有那个古怪的深红色的匣子。

  于此同时,局长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室的小李打来的,他在电话中报告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情况:的最后一分钟竟然出现了两个穿白衣的女人,他们冲着屏幕看了一会,然后突然的消失了。

  局长当即,将拷贝一份,原版的作为机密资料封存,也许这件事会涉及到国际合作,根据他多年的从警经验,日本之行,也许在所难免了。

  完!

  点点关注,看故事!

原文标题: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下) 网址:/guigushi/2021/0201/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