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中)

  为了这次实验能顺利进行,警方特意邀请了林大宝前来协助工作,这不是一件寻常的案子,可以说是惨烈、诡异至极。省厅领导也高度重视,多次催促,要求尽快破案。这可是涉及了人命的大案子,死者一是普通上班族女孩,死者二是局长夫人,第三位是年轻有为的警花。

  实验时间定在当天晚上10点,安全起见,选择了一间安全性、隔音好的询问室作为实验场地,屋子的中间放着一张普通的办公桌,桌子上放着那只暗红色的神秘匣子。一位中年穿着宽松的便装坐在桌子的一测,与另一侧的中年人聊着什么,只见对面的中年人时不时的做几个手势,聊了大概三分钟,那人起身走出了室,而那位中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呼吸逐渐的平稳起来。

  在室的隔壁是一个室,单向透光的玻璃窗前站着几个人,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前面室里的一切,正对着门靠墙的,几位电脑高手者几台摄像头,室里的各个角度的画面一览无余,声音也清晰的如置身其内一般,可以说,每个死角都在这些人的之下。

  时间一分一秒,“哒哒哒”的往前走。虽然距离12点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人说话,几人坐在舒服的转椅上,紧张的盯着室的一切,手里的香烟都不知道换了几根了,烟云缭绕的。

  11点半,中年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

  11点50分,中年伸了伸胳膊,正巧不巧的将匣子抱在了胳膊里,他竟然趴在匣子上睡着了。

  11点59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室。突然中年胳膊动了一下,头来回晃了几下,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种发自心底的微笑来。又过了几分钟,中年嘟嘟囔囔的说了一些话,可是谁也没能听清楚。然后又安静了下来,只是那微笑,却始终挂在那张长满了皱纹的饱经风霜的脸上。

  “啊”中年突然发出一声,像中了枪一般的喊叫声,他醒了过来,晃了一,直接将胳膊中的匣子推开了。

  几人同时向门外奔去,冲进室的时候,那种年还在大汗淋漓的喘着粗气,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处。

  “,什么情况?你看到了什么?”局长迫不及待的问道,同时两名年轻的也互为犄角,了的两侧。

  “局长,这,这太了”

  粗喘了几口气,惊吓稍微缓和下来。

  “我睡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然嗅到了一股好闻的味道,根据经验我知道,那一定樱花的味道,一晃神的功夫,发现前面是一所学校,竟然是写着日语,我看不懂,有很多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在学校门口进进出出。学校很漂亮,学校的后面,远远的看是一座高山,山上已经郁郁葱葱,美极了,我感到无比的舒服,从警这么多年,也出去旅游过几次,却从没有见到过如此漂亮的地方。学校前面是一个很大的空旷地,碧绿的草坪,喷泉还在欢快的跳舞,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周围聊天散步。应该是春天,没错就是春天,因为稍远处是一片樱花树,花开的白的洁白的如雪,红的艳如玫瑰。可是有一个人,一个特别的人进入了我的视野”

  “是什么人?”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惊奇。

  “是一个身材高大,体型消瘦,却又十分健硕的年轻男人,据我多年的侦查经验,我能感觉出这个人的与众不同,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皮鞋亮的一尘不染,衬衫第一个扣子没有系,他就坐在距离学校门口几十米外的樱花树下那个长凳上,静静的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朵鲜红的玫瑰,看他的神情很是恬淡,他就那么一直坐着,眼睛盯着学校门口,似乎他就该在那里,从未离开过,他的与众不同吸引了我,我想上去跟他说说话,但我又担心自己不会日语,我靠近他,靠近他,他看了我一眼,正当我伸出手想要跟他握手时,我..我..”

  “不要紧张,你看到了什么?”说着不紧张,局长却紧张起来,搓着手的问道。

  一个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中年喝了一口,极力的住了那种难言的恐惧。

  “我,我看到了,从几棵樱花树的后面出现了两个人,两个漂亮的女孩,一高一矮,他们都穿着雪白色的长衫,头发披散在肩上,高个女孩领着个子小的女孩,她,她们的脸竟然白的像,复活节岛毛伊石像之谜还有那双眼睛空洞的想要将我的吸引进去,我忽然感觉自己不能动了,两人就这么朝我飘了过来,我却喊不出声音,喊不出声音!”

  “你被袭击了”局长问到。

  “没,没有,我心里害怕,突然就醒了”所有人都一阵无语,这位身经百战的老,战斗力和意志力都可谓一流,现在却被两个女孩吓出一身冷汗,而且还是在梦里。众人的脸色铁青,都发现事情有些不一般。

  “我想,这最可能的事心理暗示,并不是真的,毕竟最近,大家都听过这个故事,甚至有些同志还专门查了很多资料,恶补了对小说中故事的理解与认知,然后又是带着任务去做梦,不排除是心理暗示,佛洛依德梦的解析上曾说,人的,往往是人类最原始的冲动造成的,人类会把最原始的冲动和脑海中想的最多的事情在梦中糅杂在一起…”

  “林说的没错,的确存在这种可能”局长也表示同意这种说法,他见过病,也见过梦游,对于这种有了强烈心里暗示,做个相关的梦,是能够理解的。

  “有没有看清那女孩的脸”局长又问道。

  “我忘记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老的头突然疼了起来,用力的捶打了几下。

  见问不出东西,只能作罢,这次实验也不是完全失败,也许那小说中的人在被写进小说之前,是真的存在。

  几人走出室的时候,屋里突然变得暗了一下,阴凉的逼人,只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原文标题:贞子的爱情之“噩梦匣子”(中) 网址:/guigushi/2021/0201/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