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钟声

  人们惊诧地发现雪莉 柏金了,用破碎的啤酒瓶刺穿了喉咙,她的真的令人恐怖,引起了围观的人们阵阵议论,惋惜,抱怨,同情,也不乏有的。

  很多人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有刚刚继承的很大家业,享用不尽的财富,这些可能是她一直梦里都追求的东西,现在刚刚到手,却了。没过多久人们好像明白了过来,人们齐声夸道:“这孩子虽说生前放荡,现在她养母去了,可能受不了,疼爱她的养母去了,真是孝顺的孩子啊!”

  雪莉从小父母双亡,她不得不到处流浪,为了温饱,去偷去抢,为了争地盘,又打又杀,小小年纪染上了太多,后来她被进了孤儿院。一次孤儿院在接受一位富人的捐赠时,幸运落到了雪莉的头上。捐赠的是一位年轻的,所有孩子被集中到一起,对她的做热烈的欢迎,同时要听她的讲话。

  雪莉清楚的记得,那个女人扫了她一眼,好像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眼中流露的是一种异样的亲切眼神被她收养了。后来,雪莉从管家杰克 穆勒那里知道,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太太收留她,是处于一种特殊的感情,她的丈夫和孩子刚刚不幸离世,而雪莉和她的女儿似有相似之处,特别是从她的眼神中仿佛看到了女儿的影子,使她挥之不去。于是雪莉来到了这个家。

  夫人对他极好,但好像只是从上,在物质上却令她极度不满。从小养成的在她身上很难根除,从极度贫困突然掉进一个大钱坑,她已经肯定地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大小姐了,当然得大把地花钱。

  失望的是,夫人总是替她办好一切,很少拿钱给她。至少在她18岁以前是这样。后来,她给雪莉找了一份工作,虽然说她并不愿意工作,但夫人告诉她,想要继承她的家业,就必须在上锻炼自己,自己挣钱自己花,她死后,才能放心的把家交给她。

  这份工作在看来有着令人惊羡的薪水,但对于她这样一个下班后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的人来说那点薪水怎么够花。她总是向她那些狐朋一些叙事难测的故事。如他有个表兄是王子啊,有个百万富翁的英国亲戚,她如何盼着她快死啊。当然,她还倾尽所有还不足她在熟人圈内的名声,更不用说还要一位舞技绝佳娇小玲珑的金发女友了(在本章中雪莉是同性恋)。

  因此,她不得不对养母大献殷勤,这是从来没有的,渴望得到她的一些额外馈赠。有时,她不得不陪着她吃一顿和大饭店相比简直难以下咽的晚餐,听她说一些又长又旧的往事,她尽量装出笑容,压抑着内心的焦躁,一直陪着,到了午夜12点的时候,她要休息了,这时她才会从一个小柜里拿出100或者200英镑递给他。

  一个人不能靠一点薪水过上好日子,别人偶尔馈赠的英镑也无济于事,告诉别人你那个王子表兄其实穷困潦倒,甚至已经死了,或那位英国已经患了严重的肺痨,随时都会死亡,这并不是件愉快的事,那些人只会耸耸肩,互相使个眼色,继续把账单给你去付。

  而且最近那位娇小的金发女友最近还发了点小脾气,因为好的鲜花和糖果没有按时送到。

  而当她在经常吃饭的那家饭店看见她挽着一个大个子的胳膊。向她轻藐地点一下头就走过去的时候,她陷入了的深渊。她猜那个大个子可能是阔佬。

  雪莉垂头丧气地沿着大街边走边想。是的,那家业和家产肯定有一天属于她,但是要多长时间呢,她刚刚60岁,也许她能活到90岁那么他……而且,那么多账单怎么付,更要命的是,那个金发女友怎么办?

  她不知道她怎么回的家,她看到了她笑着在迎接他,她喜欢她的孩子来陪她聊天。她就陪她坐着,听她慢慢讲那些家庭往事,直到那个老钟敲响12点。这时她站了起来,她也站起身来,她打开了那个小柜。

  雷德菲尔德夫人背对雪莉笑着说:“过来,孩子,缺钱花了吧?”

  “谢谢您,妈妈。”雪莉回答道

  雪莉走过去,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抱在了怀里,接着,一刀刺入了她的心脏。

  她死了。愣了片刻,她冲出间,但不久她又踅回来。她按照侦探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把现场布置成由斗争而导致的,抢劫,还有性,她精心布置好一切,然后偷偷溜出去,去酒吧里喝的大醉,然后酗酒。

  当然,她被送进了,在那里,她很是后悔自己的行为,恳求让她母亲为她,当他们赶到韦斯莱夫人的家时,发现她已经死去。

  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到老管家身上,据说前几天他俩大吵一次。通过调查,警方认定老管家是元凶,打开雷德菲尔德夫的钥匙持有者,他俩的不和,以及谁会对一个老太太感兴趣……

  管家当了替死鬼。而雪莉的表现让人不容怀疑,在他母亲的葬礼上,她甚至昏倒再地,还是别人把她抬出去的。

  葬礼后的夜晚,雪莉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考虑今后的计划,她想,所有这些的悲痛和的礼节都过去后,她还要去那家最喜欢的咖啡馆,去拜访那个金发女人,那时她就会向她发出甜蜜的微笑,送来迷人的媚眼……

  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墙上的那个老钟敲响了12点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女人——好像是当年把他从孤儿院接来的韦斯莱夫人。她默默地走过去,打开小柜像是要拿钱给她。她吓得毛发竖了起来冲出间,逃到大街上的酒吧里,一夜未归。

  第二天,她回来了,想起昨晚的事,觉得莫名其妙,可能是过度紧张导致的吧,不应害怕,对一个有什么好怕的,再说她那眼神中也没有责怪之意。

  这天夜里12点时,她又出现了,缓缓地走过,不过她明显的比上次要苍老一些。她从柜里拿出一些钱递给雪莉。这次,雪莉是爬着逃出去的。

  第三天,还是同样的结果,只是她又老了一些。

  人们都在讨论雪莉 柏金的夜游症,从她苍白的脸上,有人说她思念母亲,有人则不屑一顾,说她生活无度。

  不知过了多少天,反正是他所记得的最后一次,这天晚上12点,雪莉坐在沙发上抱着威士忌酒瓶子痛饮,英国间谍曾计划捕获一艘UFO造超级武器,尽管酒瓶里的酒所剩无几,但似乎她好像还没有发现,从她那张苍白且瘦削的脸上,她似乎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她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墙边的老式立钟。她正在等着她的到来,与其说是在等着她的到来,倒不如说是被强制进入一场逃也逃不过的噩梦。当老式立钟敲响了12下的时候,雪莉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果然来了,穿着下葬时的衣服,轻轻地从门口飘了进来,雷德菲尔德夫人还是那么美丽,就像她年轻的时候那样,间里惨白的灯光打在她脸上,使得她本身就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更加惨白,透过她的身体可以清楚地看到间的另一边。

  她似乎用脚,又似乎是在空中漂浮,她是那么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伸手过去却又是那么飘渺虚幻,遥不可及。在飘渺和真实中,交替着,重复着。

  她轻轻地飘了过去,面无表情,当飘到制小柜前,伸手抓住小柜把手,只听到”吱”的一声,涂满黑漆的小柜被打开了,她伸手在里面翻找着,直找到那个装满钱的旧盒子,她的嘴角扬起了淡淡的一丝微笑……

  她一反身,那微笑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一手捂着流血的胸口,尽管她的手捂的很紧,但是,她胸口的伤是伤的那么严重,血撑开了她的手,她手一松,露出了伤口,那伤口是那么可怖,喷涌而出的鲜血在白色的地毯上,开出了一朵朵殷红色的小花。

  她一手拿着钱,她面带一丝苦笑,似乎是在,苍白的小脸,颤抖的瘦小身材,使人升起一种对她的同情。

  她一袭白衣,如同,如同鬼魅。

  拿着钱的那只手,在颤抖 在颤抖着,

  她默默地向雪莉走来,她彷徨着,彷徨着……

  一眨眼的时间,她已经走到了雪莉的面前,抓起了她的手,一道凉气电流般窜上了她的手臂,她的手竟然那么的冷,那么的凉,比浓浓的黑雾还凉,她地把那叠钱放到了他的手上,冲他微笑,那微笑似乎包含着对她的……

  雪莉瞬间愣了,当她回过神的时候,那叠钱已经到了她的手上,手指上的凉意仍未消去,她的手竟然那么冷!

  她正要转身离开……

  雪莉 柏金踉踉跄跄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雪莉看到这样子的她,心中升起一股熊熊的怒气。都是因为她害得自己寝食难安,她明明已经入土了,入土了就该为安,但她却还一直阴魂不散地跟着她,影响她。

  雪莉挥舞着手里的酒瓶,朝她疯狂地砸着、玻璃酒瓶一不小心没抓住,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但幸好还有可以拿的起来的部分,雪莉抓起只剩酒瓶颈的瓶子碎片,用尽力气朝她的胸口刺去。

  当瓶子碎片快要扎到她的时候,她反手一抓,反把碎酒瓶刺进了雪莉的咽喉,血流了出来——从雪莉的脖子 ,雪莉顿时瘫了,像一团烂泥一般瘫在了墙角。

  雪莉咽住了最后一口气,他问道:“妈妈,你还没死?”

  “是吗?”这声音颤抖着,充满了惆怅、 哀怨、痛苦、、仇怨、……反正所有人类能拥有的情感,她都想到了。

  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是保持镇定。

  她僵硬地嘴角挤出了一丝惨笑,她用手指了指胸口。

  “你不是早就送我走了吗?”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午夜钟声 网址:/guigushi/2021/0201/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