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水手讲的出海诡事(二):死亡走廊、使者

  上文说到,孙第一次下海因为同行人犯了禁忌,从而引来了鲨鱼遭受到袭击。

  自打那次以后,孙就对下海有了阴影,尽管东家给他加了工资想要留住他,但孙还是决定离开。

  离开后的孙本想在当地随便找个临时工干干,只要饿不死就成,但那个年代压根不缺卖力气的人,“混口饭吃”对于孙来说着实奢侈。

  后来受生活所迫,孙经人介绍在一艘远洋船上当了水手,这艘船主要航线就是黑海。

  孙说:“这出海跟下海不一样,下海一般都是近海,林林总总也就那么几样,可出海是远洋,去大海深处或者是未知的海域,会遇到什么就连几十年的老水手都不清楚,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葬送一船人的性命。”

  孙说他当时的东家是闽南人,他们那边把出海叫做“讨海”,就是向海龙王讨吃的,是死是活纯看天。

  而且像他们远洋作业规矩还比较多,孙说他们当时每次作业前都要拜海龙王,要在船头点上两支半香,这中间的半支香尤其重要。

  在半支香将燃完还没完的时候,要看看香底有没有断掉,如果没有断掉,就说明海龙王同意这次作业,接下来就可以出海了。

  若中间半支香在将燃完还未完时断掉,就说明海龙王不同意这次的活儿,如果执意要出海,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能不能活着回来那就看个人的造化了。2021-02-01

  所以当时他们那一船人都特别出海前的祭拜,一旦香根断掉,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出海的。

  可能祖传下来的规矩确实有用,凭借出海前的祭拜,孙在那艘船上干了三年都平平安安的。

  直到有一次,孙他们捕了一船秋刀鱼后,东家没有让他们靠岸交接,而是派人开了一艘空船直接在海接。

  孙他们那一船人上了空船接着作业,而那艘空船上的人开着满载而归的船回岸复命。

  也就是那次,因为是在海接的,孙他们认为仍属于同一次作业,所以再次作业前并没有祭拜,谁知后面竟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孙说他们那次交接后,干了一个多月,收获并不是很好,在以往一个多月少说也能装半舱秋刀鱼。

  当时船上的人工资跟收获是成正比的,收获越多工资越高,所以为了多赚点钱,船上的大副召集众人商量,不然就换条航线。

  当时在黑海捕秋刀鱼的不止孙他们一艘船,甚至不止中国一个国家,周边国家有很多渔民一到秋天就跑去黑海,航线基本就那么几条,来来也被扫的差不多了。

  不过航线都是定死的,不是说想走哪就能走哪的,一旦闯入领海,人家那一艘艘舰可不是开玩笑的。

  后来孙他们一船人研究了很久,终于发现了一条行船少且不涉及领土的航线。

  当时我问孙:“哪有那么好的事,这么一条航线,别的渔船不可能不知道吧?”

  孙顿了顿说:“这条航线出海的基本都知道,靠近俄海域,被人称作为’死亡走廊‘。”

  “这名字挺忽悠人的,真有那么吗?”我问道。

  孙好像是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道:“危不当时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听过不少关于这条航线的传闻,而且大多又是外国人传开的,所以我们打心里并不太相信。”

  孙他们那艘船上当时有位水手,孙的俄语有不少都是跟他学的,因为名字比较复杂很多人都记不住,不过他那会儿天天挂在嘴边的一个单词就是乌拉,所以孙他们都叫那哥们乌拉。

  乌拉得知大副要换航线走死亡走廊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一大串的俄语从嘴里不断的蹦出来,经过翻译孙才明白乌拉说的话。

  乌拉说死亡走廊是死亡之女的辖地,那是一片充满了的地方,是不祥之地,贸然闯入的人必将受到死亡之女的惩罚!

  国外的我并不太了解,就问孙:“死亡之女是什么东西?”

  孙告诉我:“死亡之女在被认为是水神,通常是美人鱼模样,不过不同于童话中的美人鱼,的死亡之女被认为能够与联系,从而也被称作为使者。”

  后面我查了一下,发现那边对死亡之女外表的描述并不,乌克兰南部的人认为其是年轻美丽的女子,或身穿白衣,头发为绿色且散乱。

  而在白中部则认为死亡之女是丑陋的、有着乱蓬蓬头发的老婆子,或衣衫褴褛。其耷拉下来,走时要扔到肩上,手拿火钩子或杵,有鱼尾或无鱼尾。

  不过有个共同之处就是,死亡之女会自然灾害,带来和。

  我想那时候孙他们要是能上网查一下人对死亡之女的解释,估计他们也不会冒险去走死亡走廊吧。

  孙说:“当时虽然乌拉极力反对,但咱们中国人又不信洋教,而且外国人都喜欢咋咋呼呼的,所以也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大副直接改了航线。”

  改了航线后就这么行驶了几天,孙他们倒没遇到什么,船上的人都把心放了下来,而且这一收获还不错,估计再有个一个多星期就能返航了。

  只有乌拉一个人,在换了航线后整天揣揣不安,每天睡前还都要一番。

  又过了几天,船舱已经快装满了,可能是比较高兴,船上的一个水手吹起了口哨。

  孙说乌拉当时听到口哨声后勃然大怒,一拳把那个吹口哨的水手打翻在地,嘴里不停的在说些什么。

  而后才知道,乌拉是在那个水手不能吹口哨,传说口哨声能把死亡之女给过来,一旦死亡之女发现他们,那么将没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虽然孙他们都觉得乌拉有些小题大做,但当时乌拉的脸色确实是十分难看,只得安慰那位水手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夜里,在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孙感觉自己被人摇醒,一睁眼发现是乌拉。

  乌拉睁大眼睛满是恐惧,用蹩嘴的汉语问孙有没有听到口哨声。

  孙一开始觉得乌拉有些神经,这大半夜所有人都睡了哪来的口哨声,可真等他静下心去听,果然听到了一阵断断续续的口哨声。

  孙跟乌拉对视了一眼,俩人循着声音走到甲板上,果然在甲板上看到了一个人影,他们从后面看到了很长的头发,好像是个女人。

  就在这时孙浑身毛孔好像炸开了一样,这船上哪来的女人?!

  乌拉张皇失措的望着孙,而孙手心早就捏了一把汗,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听到“扑通”一声,甲板上的人影竟跳到了海里。

  孙跟乌拉犹豫了好久才前,他们在刚才那个人影站的地方发现了一滩水,要不是那滩水,孙真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

  乌拉看到那滩水后嘴里一直念念有词,孙听出来是在,此时孙心里也有些了。

  乌拉的声一开始很小,后面声音越来越大,充满了恐惧,浑身抖个不停,片刻间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又开始大喊:!!

  乌拉话音刚落,孙脸色巨变,只见在海天一线的地方,天柱般的向着他们船袭来!

  孙拉着乌拉拔腿就跑,他们按响船上的警报器,那转眼间就要吹到他们跟前!

  此时警报器已经把众人惊醒,大副来到船舱赶紧下命令让他们拼命改航,希望能够在撞到渔船之前,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海域!

  但在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渺小,虽然他们做的很及时,但仍抵不过袭来的速度。

  带起几十米高的大浪,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也不能,只能转舵迎上去!

  孙告诉我,在海上遇到大浪,躲不掉的情况下一定不要试着,迎上去尚有一线生机,可要是把侧翼出来,那全船可真的剩不下一个活口了。

  尽管如此,但他们当时也不确定迎上巨浪后自己到底是生是死。

  直到乌拉突然大喊:“苏喂苏叶达!”

  苏喂苏叶达在俄语中是“”的意思,大家都被乌拉的声音吸引过去,只见在巨浪深处突然出现一簇明亮。

  当时来不及众人多想,尽管他们都知道这簇明亮来的诡异突然,可情急之下又没有其它办法,那簇明亮好像成了他们的主心骨,大副着船舵直接驶向巨浪!

原文标题:一个老水手讲的出海诡事(二):死亡走廊、使者 网址:/guigushi/2021/0201/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