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水手讲的出海诡事(一):猛子、鲨鱼、禁忌

  朋友们,好久不见。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写了很多故事,有办丧的、有地方传说的、有冒险的、还有亲身经历的,给我点时间,我准备把这些故事整合起来,到时候分类归好,届时你们再看就方便多了。

  我仔细想了想,故事我讲了很多,涉及方面也比较广,不过“出海”这个主题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讲过。

  其实不是我不想讲,而是我讲不出来,因为我真不咋认识出海的人,顶多也就是些渔民,深扒下去也没啥可讲的。

  但就在年前,我从上海回临沂,同大巴车上有个老乡,他给我讲了一个出海的故事,而且还是他亲身经历,正好今天手头上有时间就来给大家讲讲。

  我是年前1月18那天回的老家,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所以就买了大巴票,在大巴车上认识一个老乡,我没有问他名字,只知道他姓孙,接下来就称他为孙吧。

  孙是个很健谈的人,大概五十多岁,据他说自己在无锡一家工厂打工,这不过年了放假了,工厂很人性化的帮他们厂的的工人都买了回家的车票。

  一开始我们只是闲聊,后来到了夜里,车上大部分人都睡了,我们无意间聊起了这次。

  当时还不是很严重,甚至没有传染的报道,所以我们都没当回事。

  聊着聊着孙跟我讲,他在二十年前曾经历过一次,差点死在海上。

  我当时觉得奇怪,孙说他经历过一次,我想想也只有了,可是在03年出现的,而且还差点死在海上,这什么狗屁逻辑,直接把我给搞蒙了。

  在我细问之下,孙才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孙是农村人,祖上几代都是农村人,不出意外按照他这个年纪应该是在家里拉巴几亩地过着老年人的生活。可孙却常年在外打工,而且跟他交谈中我能感觉到他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就是那口方言实在浓重,不然给谁感觉他都是个见识过大世面的人。

  不过在后面的交谈中事明,我确实管中窥豹了,孙的确是个见识过大世面的人,因为他在90年代就已经跑过了很多国家。

  孙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跟船出海了,在的黑海逮过秋刀鱼,穿过新加坡海域,甚至还游过印度洋,前前后后差不多在海上待了有七八年,最后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扛不住了才回到陆地上生活。

  一开始我还不信,我觉得有些咋呼人,直到孙说了一大串子俄语,虽然山东口音很浓重,但俄语弹舌那味儿确实出来了。

  按照孙的原话来说:“那时候一年有十个月都在海上,飘来飘去,有目的,但没有尽头。”

  孙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的沧桑,我接道:“您肯定是个有目标有冒险性的人吧,想想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迎浪而上,那感觉不枉来一趟,别说,那个年代想你这么有想法的人可不多。”

  我觉得自己这番话挺真诚的,结果孙嘴一咧不悦道:”放屁,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安稳日子过惯了,把未知当做,你见过二十多层楼高的浪吗?你知道那一浪头打下去船上会死多少人吗?你经历过被海盗拿枪顶住脑门吗?不给你开玩笑,在海上的那些年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

  “既然海上那么,那你为什么还要跟船出海?”我问道。

  孙叹口气说:“家庭成分不好,孩子多也穷,年轻的时候犯,蹲过几年,没得办法才去出海的,不然但凡能下去我也是不会去的。”

  我深知孙这话里有话,所以赶紧把主题引到出海去,催促着他给我讲讲。

  孙说他第一次出海并不是远洋作业,而是在胶东地区给人下海抓海参。

  在胶东地区,那里的人把下海工作的人称作为“猛子”,多名客机飞行员在上空发现UFO:当地正调查,孙第一次出海就是当猛子。

  孙说每年海参最多的季节就是十月到十二月之间,其它时间段都属于淡季,他们的工作量基本也都集中在旺季。

  旺季工作量大,而且,因为那个时间段天冷地冻的,他们下海还需要在潜水衣里面加件毛衣,尽管如此仍有很多人在海底下被冻到抽筋儿,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上不来,要是到了十二月前后,从海底下上来身上都能上霜结冰,总之这份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

  那次下海,算上孙一共有五名猛子,穿潜水衣,戴潜水镜,腰上挂俩网兜装海参,再背个氧气瓶,这基本就是他们这些猛子水下工作的全部装备了。

  有时候还有人会带把匕首或者鱼枪,匕首是用来应对突况的,而鱼枪很明显是用来对付鲨鱼的。

  那次是孙第一次下海,因为比较生疏,为了能顺利下潜,孙身上还背了将近二十斤重的铅块,因为对于新手来说,有了负重才能更好的下潜。

  下潜的前期准备工作就是热身,孙说因为深水压力大,下去的时候潜水衣会紧贴着皮肤,就跟真空了一样,行动极其不方便,活动下手腕都会觉得累,所以前期的热身很有必要。

  下海抓参需要挑日子,需是天气好的日子,因为这样水下才能看得清,不然要是遇上刮风下雨天,水底下一片浑浊,很难分得清方向目标。

  那次出海一共是八个人,五个猛子,船上还有一个船长外加两名支援,两名支援都是跟孙同一批的新手,因为第一次下海有点恐惧没敢下去,所以就被留在了船上当支援。

  孙开始回忆起来:“刚下水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凉,刺骨的凉,凉后活动开才感觉到温度回升,再然后就看到了很多海洋生物,花花绿绿的确实很美,很多人估计一辈子也没机会见到那样的场景。”

  孙说下潜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深度大概有十米,到了海底五个人散开分头去抓参,不过距离都不是很远,都能看得见对方,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海参在海底很好抓,但在当时价格奇贵,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起的,孙他们的海参大多都是卖到港澳台这些地区。

  那是孙第一次下海,所以跟在一个老手旁边学习怎么抓海参,兴是那天他们运气不错,没多大会儿每人都抓了半网兜。

  就在大家以为很快就能完成工作的时候,孙忽然撇到离他不远的一个猛子嘴里突然开始冒泡,还用手比划着什么,好像是想告诉大家一些东西。

  孙旁边的老手看到了那个猛子打的手势,赶紧拉着孙就跑,还没等孙反应过来就看到一条鲨鱼向着他们撞过来!

  孙说:“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鲨鱼,速度非常快,我当时就懵了,感觉四肢跟灌铅了一样动都动不了,眼见那条鲨鱼就撞了上来,还好我(那位老手)一把将我推开,那条鲨鱼从我们中间穿了过去,,在那么冷的海里给我吓出一身汗。”

  对于我这种旱鸭子来说,是无法想象当时那种场景的。

  孙接着说:“等我们反应过来才发现是条青鲨,大概有三米的样子,这狗犊子在水里可要命了,鱼鳍都能把潜水衣割破,甚至连人的皮肉都能划开。”

  孙说他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鲨鱼给引了过来,但可以知道的是众人都感觉十分突然,有一个猛子一个不留神,直接被鲨鱼咬到了右腿,但这次下海压根没人拿鱼枪,只有一把匕首,水里面压力那么大,光凭一把匕首根本伤不了鲨鱼,甚至连鱼皮都划不破。

  鲨鱼撕咬着那个猛子的右腿,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染红了四周的海水,孙身上直冒冷汗,这味那么浓重迟早会把这周围其它的鲨鱼也给引过来!

  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争先恐后的往上游,大家都不傻,这一条鲨鱼找到了目标短时间不会人,要是等把周围鲨鱼都给引来,那么他们没一个能活着上去的。

  孙于心不,可也没有勇气去从鲨鱼口中“抢食”,被那位老手拉着往上游去逃命。

  等上了岸几个人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清,脱下潜水镜,所有人都是一副虚脱样,孙累的都快翻白眼了,人催着开船生怕待会被鲨鱼群包围。

  船长听了他们在海底的后直跺脚:“哎呀怎么搞的,这好端端的怎么会遇到鲨鱼呢!”

  孙也十分诧异,虽然他是第一次下海,但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早就有过了解,一般来说鲨鱼是不会人的,虽然他们遇到的那条青鲨是性的鲨鱼,但好端端的它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这一行人的附近呢?

  后面才知道,原来就在他们下潜的时候,船上的一个支援在海里面撒了尿。

  我听了这个解释后一脑袋问:”这撒尿也能引来鲨鱼?“

  孙说:”出海的禁忌有很多,尤其是不能在海里面撒尿,这被视为是不祥之兆,而且那几天那个支援经常尿血,他无意间的一泡尿,带走了我们一个人。“

  那次过后,孙就对下海产生了阴影,说什么也不当猛子了,后面经人介绍去当了水手,就是因为他听人说水手工资高还不用下海,可他哪知道,自己当初的一个决定会让他在后面的日子里经历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诡事……

原文标题:一个老水手讲的出海诡事(一):猛子、鲨鱼、禁忌 网址:/guigushi/2021/0201/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