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八)

  被子蒙上脑袋的那一刻,我才真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有的时候我喜欢,因为这样可以让我的眼中看不到更多东西,眼中无物,头脑的思维也就会更加清晰。

  回想起这短短一天时间发生的事情。算不上也可以算是惊心动魄了,从我们三个去那土屋探查情况开始,我碰到那把奇怪的铜锁,然后又跑去那破水缸里面洗手中了蛊毒,最后晕倒醒来的时候李已经在给我治疗了。而后又因为这李没有拿走那蛊罐和铃铛又让我的身体被蛊虫控制,好在肖爷及时赶到把我从再次中蛊毒的中拉了回来。

  这一切的一切表面上看起来我确实很倒霉。而且这两次被蛊所控都是因为我自己,和别人扯不上什么关系,除了李把这蛊罐和铃铛落在我这间之外,的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想,如果这真的是李刻意而为的话,那他图个什么?他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根本就没有对我这个年少的后辈下手的动机。要说是想用我的身体来养蛊,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我和潘都在场,就算他再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我看他那平易近人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奸诈之辈。

  又想起那个蛊罐和土屋里面的蛊罐是一个样式的,我对蛊的理解很浅,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而已。这一点也说明不了什么,这种蛊罐本来就是批量生产出来的,样式一样也很正常。

  被窝里面憋得难受,我掀开被子,看到肖爷正在电视柜边上一边哼着一边撕着一桶方便面,旁边的开水壶也呼呼的冒着热气,这货已经开始打算吃泡面了,看着他那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动容,抬起左手拍了拍额头,心想,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一些。

  肖爷见我掀开了被子,问道:“你要吃泡面么。”没等我回答又自顾自的说:“对了,那个妹子说你八小时之内不能吃东西,唉,哈哈。”

  “你这泡面哪里拿的?”我问道

  “就那边的柜子上啊,还有很多吃的。”肖爷指了指门口的小柜子。

  “哎呀,这泡面是我间里面的,肯定得我买单。就算我请了你吃了,那顿饭咱们抵消了”我平静的说道。

  肖爷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我说:“这么说你这命就值一桶泡面咯?”

  “那你的意思是你的救命之恩就只值一顿饭咯?小伙子,你看淡一点,别那么喜欢斤斤计较,这样显的你人特别小气。你本来长得就不行,还这么喜欢计较,以后很难找到对象的”我语重心长的和肖爷说道。

  肖爷转了一下眼珠说道:“你说的也对,那好吧,我们扯平了。”说完之后又转过头去认真撕起了他的泡面包装袋来。

  “砰砰”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响于耳际,肖爷头也不抬的说道:“门没关呢,进来吧。”

  “刘哥,你没事吧?”小柔边说边走了进来。2021-02-01

  我转头嘿嘿一笑说道:“没事,就是有点儿虚,睡一觉就好了。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快就吃完了?”

  小柔一边在间里面寻找着什么一边说道:“不是,我的蛊罐和铃铛没有拿,他是见有前辈过来了,一时间想和们痛饮几杯。而且这蛊罐里面有蛊,也不适合带去吃饭的地方,就放在这里了。”

  “放在这里倒是可以,只是没有嘱咐一声叫我不要碰,刚才我差点把你那罐子里面的东西给喝了。”我呵呵的说道。

  小柔听我这么一说一皱眉说道:“你不会是碰到那个铃铛了吧?”

  我说:“是啊,那是什么蛊,怎么这么厉害,我就无意中踢到了那铃铛,只是响了一下,我的身体就不受控制了。”

  小柔呵呵一笑说道:“没事就好,那是用阴魂培育出来的水蛊。这个我以后和你说,我是来把蛊罐和铃铛取走的,还要拿回去交给的。”

  肖爷此时的面已经完美的撕开了,开水也已经倒进去了。嘴巴里面叼着一个叉子说道:“你那蛊罐里面的蛊已经被我烧掉了,我不知道有没有烧干净。你是专业的,帮忙看看。”

  小柔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拿起蛊罐,又从地上捡起铃铛说道:“这蛊百害无一利,就算你没烧干净我拿回去也是会处理的。这个不用担心。我先走啦,拜拜。”说完之后就转身准备出门去。

  到了门口,她没有直接出去,而是放下了手中的蛊罐和铃铛,说道:“刘哥,借厕所一用。”

  “嗯,随意用,小柔,记得帮我谢谢李。”说完之后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准备睡觉。

  “嗯,知道啦。”洗手间里传来小柔的声音。

  本来时间也不早了,再加上这么一顿,早就困得不行了。这一闭眼,没几秒钟就睡了过去。

  中途有听到电钻的声音和敲敲打打的声音,我没有去理会,应该是在修门。

  凌晨两点多钟,肖爷把我遥醒,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和我说:“我不住要回去睡觉了。你说叫你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凌晨我们就去那土屋看看布置一下,明天晚上准备干活了。五点出发,只有你熟,就我们四个人去。你手机的闹钟已经给你调好了。”

  我点点头说:“谢谢,你快回去休息吧。”肖爷虽然一根筋,但是有的时候做事还是挺周到的,他看我一直没睡着,也没有独自离去。实在熬不住了才叫醒了我。

  从外面把门带上,我又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心中也有个疑问,为什么不叫周大哥他们当事人一起去,而是只有我们四个去。但是也没有精力继续想下去,而且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然而我一睡着就开始做噩梦,一堆一堆的虫子在我周围不断的互相撕咬着,而后慢慢的爬到我身上,有的直接钻进了我皮肤,没有疼痛,但是那股子恶心劲儿直接把我吓醒了。

  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左手的伤口隐隐作痛。我看了看枕边的手机,还是两点多,而且距离肖爷离开我睡着之后才过去不到十分钟。这噩梦来的快,而且短暂。

  这种梦很不寻常,我们叫新眠噩梦,就是刚睡着就做梦,而且没有任何前奏,入梦就噩,马上就会被吓醒。听说,也有些心怀不轨的用这种方法去害人。一旦中招,那几乎是睡不了觉的,一睡就会被吓醒。不出几天就能把人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很是残。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捏了个剑指就在额头上给自己画了个手咒,就是我前面教大家祛除噩梦的手咒。手咒画完之后我又躺了下去,再也没有梦到什么,一觉睡到闹钟响。

  闹钟响起的时候,肖爷也在门口敲起了门,我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好很多了。只是稍微有点疲倦之外就没有感觉了,左手上的伤口也不在痛了,心里想着这小柔的药膏还真的是个好东西。

  起身给肖爷开门,这货已经背上了他的袋站在了门口。他说:“你先洗漱,我去叫两位。你洗好之后到我间”

  我点了点头,转头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虽然脸色还是略显苍白,而且镜子都有着细细的黑色痕迹。但是并不影响我看到自己饱满的头。给自己一个自信迷人的微笑之后,我开始动手洗漱起来。

  左手受伤,虽然已经不疼了,但是还是不能碰水。我洗脸刷牙顺带还洗了个头,一只手把我的够呛。那酒店看上去还可以,但是那卫生间里面的卫生状况实在一般,一次性牙刷牙膏的包装袋都有些细细的黑点,马桶盖上也是细细密密的黑点。好在我出门都习惯自己带洗漱用品,倒也没什么影响。

原文标题: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八) 网址:/guigushi/2021/0201/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