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粉

  艾达·王小姐在寂静岭开了家侦探事务所,她知道,这里发生的怪事比别的地方多,而且,他们有足够的钱能够把怪事搞明白。

  前天,她刚刚结束了一只波斯猫突然失明的调查,今天便接到了调查金丝雀死因的邀请,这是富得流油雷德菲尔德遗孀打来的电话!这位深居简出的老太太出的价,令艾达王小姐都嘬舌。

  艾达王小姐曾经去过雷德菲尔德家的庄园,那时候她还是个医生,还帮助过老雷德菲尔德太太解决了一起案件,不过老雷德菲尔德太太已经和她的侄女一起搬到法国去住了,现在是她的妹妹 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住在这儿。

  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太太与阿尔伯特 威斯克先生的儿子杰克 穆勒住在一起,克莱尔夫人的侄子,这是一个精明的青年,但是艾达王小姐认为他高雅傲慢的背后隐藏着。

  走进雷德菲尔德家,已近傍晚,艾达王小姐被宅子里的仆人引进了一间大书。这里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桌上一盏台灯幽暗地着室内,四壁从天花板到地上都排列着书籍,此外还有两幅画、两扇窗户和一对推拉门。桌子两旁坐着一男一女,都穿着礼服。克莱尔夫人尽管年事已高,却仍有年轻人那种滋润的肌肤和明亮的眼睛。那个男人就是她侄子杰克 穆勒。

  “哦,艾达小姐,”克莱尔夫人兴高采烈地招呼道,伸出一只没举起的手。

  “您来得真快。我原本应该请您前来吃饭。不管怎么说,您就跟我们一块儿共进晚餐吧。”

  “谢谢”艾达小姐握住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夫人的手说道。

  “只有咱们三个人。噢,您真行,腰弯的都快吻到我的手啦。”

  “恕我直言,您这种伸手的姿势只有居住在国外很久的人才会这样做。”

  艾达王一边说笑,一边不失礼节却又淡漠地望了一眼那个男人。

  “杰克,我希望艾达王小姐也爱吃咖喱。”她对那人说,接着又转向艾达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侄儿杰克。”

  杰克 穆勒笑着站起来,伸出手来道:“我们好像见过面。”艾达王紧握了一下,对方也回敬了狠狠的一握,艾达王明白这是挑战的意思。

  艾达王小姐常年在外,进行了不少锻炼,使她变得十分健壮。要不是她的声音,让别人知道她的性别,不然别人都以为她是男人。

  艾达王小姐放下握住的手说道:“您要我调查金丝雀的事?”

  克莱尔夫人站了起来,以一个近乎于少女般的优雅姿势走到室内另一端,开亮灯光,照出原来在中的一样东西。那是挂在窗户近旁的一个鸟笼,她朝上指着它。

  “可怜的宝贝儿!”

  她叹息道。艾达王小姐走过去瞧了一眼那只死在里的金丝雀,脸上不免现在茫然若失的神情。她转身望着那位她来的贵妇人的眼睛,可以看出她克制的能力很强。为人也相当正直。无论是对大事还是小事。她似乎都能鼓起勇气应对。

  “昨天夜里,有人把它掐死了。”她说:“可怜的宝贝!我要您查出这是谁干的!”

  艾达王小姐试图打开鸟笼的滑动门,可是门勾住了,在吊链下来回晃荡。她道:“那个凶手必是用左手稳住,然后用右手打开这个小门,他左手的大拇指抵在的底部,另外四个手指紧抓里面的底座,由于里面表面粗糙而没留下指印,可是底面却蛮光滑。明天我会给底面拍张照片,给您看看凶手的大拇指指纹。”

  “说得真妙!”杰克 穆勒走到她俩身边插嘴道:“可我昨天夜里查看那只死鸟的时候也是这样打开小门的。”

  “那可太凑巧了!”艾达王小姐意味深长地说,又转向老夫人,“我知道这种鸟叫得很好听,如果夜间突然开亮灯,它也会唱个不停吧?”

  “对,一向这样。”

  “这间书在二楼,您的卧室是不是也在这层楼上,夫人?从卧室里听得见鸟叫声吧?睡觉不是睡的很沉吧?”

  “不沉,不沉,”老夫人回答道,挺感兴趣的瞧着艾达王小姐:“我喜欢您这种调查方法。”

  “哼!连傻子也知道这么思考问题。”杰克 穆勒插嘴道,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艾达王小姐看得出。他不仅不喜欢自己,而且会不喜欢所有侦探,他可能会觉得这些人妨碍他做事。

  这当儿。一个仆人进来请大家入席,他们便一块儿下楼来到餐厅。一张圆桌上已经摆好了三个人的餐具,满桌闪耀着亮晃晃的银餐具和刻花边的玻璃酒盏。下楼时,克莱尔夫人问杰克是否已经好了行李,后者做了肯定的回答。

  入座后,她向艾达解释道:“杰克今天夜里搭船远行。到国外去为我了解一下医院的管理方法。”

  “是吗?”艾达王小姐彬彬有礼地问道。

  “开办医院是我的一种奢好。”她对艾达王小姐说:“我打算在纽约开办一家,这可是一种巨大花费奢好,比打高尔夫球的花费要大的多哩。”

  “可您干嘛想开办医院呢?”艾达王小姐直截了当地问。

  “为了帮助嘛!”老太太回答道。

  “您可真是一位善良的人。”艾达王小姐赞道。她明白,同样作为女性,活到雷德菲尔德夫人这份上,会喜欢赞扬的。

  “我发现你是一个很会讨好的人。”杰克 穆勒说。

  艾达王小姐反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他曾经在伦敦跟一群放荡不羁伙伴混在一起,有人把他教坏了。”雷德菲尔德夫。

  “不至于吧?”艾达王小姐故作惊讶。

  “他在中亚得之后,又到英国闯荡了一阵子”老夫人泛泛的说,并没有具体说明落魄的情况。

  “可怜的宝贝儿!不过他如今改好了,弃绝了一切坏习惯,所以我重新立了遗嘱,让他做我的遗产继承人。”

  艾达王小姐听到“继承人”这个字眼儿,笑着瞥了一眼杰克 穆勒,可是对方那双黑眼睛尽管盯着人,却没露出一丝回应的笑意。“看来,艾达小姐忘了那只金丝雀啦。”布莱恩忽然改换话题讥讽的说。

  晚餐的主菜是一道用咖喱调味的油煎石纹鱼,是特地为杰克饯行准备的。仆人端来一个冒着酒精火焰的煎锅放在桌上,又在旁边放下一盒煎好的石纹鱼,这鱼用咖喱汁一拌,便成为一道美味的佳肴。

  上咖喱汁时,谈话中断了会儿。克莱尔夫人显得有些累了,但还是蛮机敏地望着艾达王小姐,后者则全神贯注盯视着油煎石纹鱼呐。

  “再撒点儿红辣椒粉。”杰克 穆勒说,并用叉子叉起一条鱼。他从自己的盘子旁边拿起一个装辣椒粉的银质小瓶,在鱼摇晃了几下。

  艾达王小姐注意到,那个仆人刚才并没有拿来那个辣椒粉瓶,两分钟之前,那个小瓶也没在桌子上啊!杰克 穆勒把那条煎好的鱼递给雷德菲尔德夫人,后者用手指接了过来,把它浸进咖喱汁里。接着轮到艾达王小姐接过一条鱼。

  “要不要撒点儿辣椒粉?”杰克 穆勒问。

  “不想要!”艾达王小姐回答道,用叉子接过那条鱼。赫敏小姐慢慢把咖喱汁里的鱼切开,外表显得十分平静,内心却在为随时可能要采取的行动做好准备。

  克莱尔夫人刚要吃那盘咖喱鱼,却又忽然改变主意,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红酒。

  就在这时,桌上放着的那唯一的一盏台灯忽然灭了!

  “爷!”杰克在暗中抱歉道:“我的脚让电线缠住了,不小心把插销拔开了!”

  几秒钟后,灯又亮了,杰克 穆勒从桌上抬起头来,手里还握着辣椒粉瓶。

  可那还是原来那个小瓶吗?

  艾达王小姐仔细观察,却拿不准,也许换了另一个吧,杰克 穆勒用过后把它放在桌上,艾达王小姐漫不经心地拿起它,发觉那个小瓶暖呼呼的,像是刚才一直给放在背心兜里焐暖似的。

  “对不起,我毕竟没尝过那种辣椒粉。”艾达王小姐若有所思地说。

  “要尝尝还来得及嘛。”杰克 穆勒无所谓地回了一句。

  “不尝了,我这份菜已经拌好了。”

  克莱尔太太忽然提议道:“为了向对方表示礼貌,交换一下餐盘吧。”

  两盘拌好的咖喱煎鱼看上去完全一样,即使撒过点儿辣椒粉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杰克怂怂肩,便无所谓地跟艾达王小姐交换了餐盘。他们三人一起用餐,咖喱的味道好极了,三个人把那道菜都吃光了。

  晚餐后,克莱尔夫人几乎立即就说要休息啦,这倒使艾达王小姐有点儿诧异。“你们俩最好到书里去处理一下金丝雀的事吧。”她转身离去时说:“可怜的宝贝!”

  目送着克莱尔夫人楼,杰克 穆勒冷冷地对艾达王小姐说:“你先去书吧。我还要赶明早的船,我需要去一下。”

  “去吧,我等着你。”艾达王小姐说。

  艾达王小姐来到书,克莱尔夫人让她到这儿来,她怀疑另有用意,所以,她仔细地搜寻起来,她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当然,事情绝对不会像韦斯莱夫人说的掐死金丝雀这么简单。

  一个小时后,进来一名仆人:“艾达小姐,您要喝点什么?”

  “是谁派你来的?”艾达王小姐直截了当地问道。

  “是杰克先生,他说过一会儿想跟您一起喝杯威士忌。”佣人回答

  “谢谢,不喝了。”艾达王小姐回答

  又过了半小时光景,杰克 穆勒匆匆走进书。他走到桌前,双眼直勾勾地地瞪视着艾达地说:“看来我必须把你干掉!”

  “是吗?”艾达王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决斗不慌不忙地说:“可是你的枪声和我的尸体会把你送场,这值得吗?”

  艾达王一边说,一边朝前探身,把右手和放在桌子边沿,那只夹着香烟的左手停留在嘴唇下边。

  “我兜里的这把带有,”杰克 穆勒恶狠狠地说:“也不会有响声,你的尸体在我上船远行之后才会被人发现。”

  “可你居然忘了那个辣椒粉小瓶。它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旃檀功德佛是干什么的 消除过去生中斋僧的罪业。”

  “这正是我要你的原因!你不应该从我身上偷走它,不过,等我杀了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从你的口袋里掏走!”

  杰克 穆勒把那把藏在兜里的从桌子上捅过来。

  “慢着,那个小瓶可没放在我身上,我已经把它藏在这间屋子里了。反正你在离开之前,绝对找不到,我已经给我的助手打过电话,把藏小瓶的地方告诉她了;她对这起案子,连你现在走进这间屋子里的情况,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艾达王小姐对他说

  杰克 穆勒气急地从桌前朝后退一步。

  他怒气冲冲地说:“你可把我逼到尽头了。你要是在我离开之前不我要干的事,我就饶了你这个死婆娘的!那个鸟笼旁边的书籍后面有个保险箱,里面放着不少贵重的珠宝首饰。你如果我拿走,我就会像昨天夜里对付那只叫唤的金丝雀那样把你干掉!”

  “可怜的宝贝!”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夫人突然出现在门口,杰克 穆勒一听到那声音,慌张地转身去看,艾达王小姐立即扔掉左手夹着的烟卷。掀开那个盖在右手上的,露出一把蓝黑色的。

  “放下枪,举起手来!”艾达王小姐吼道。杰克 穆勒扭头一看,那把枪正对准他的后背, 杰克 穆勒只好让自己手中的枪落到地上,举起了双手。

  艾达王说:“从你刚才走进书那时起,我就已经用这把拿盖着的枪瞄准了你!”

  同样,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夫人也拿着一把黑色的对准杰克 穆勒。

  雷德菲尔德夫人说:“我在重立遗嘱指定你为继承人的时候,我的几位律师就忠告我要对你提防点儿。他们还我请艾达王小姐调查你一下。昨天夜里我被那只鸟儿的叫唤声吵醒后,在门厅里见到你把鸟儿弄死了,所以我把赫敏小姐请来了。”

  她停顿了一下:“现在让她送你上船吧,再见。”

  第六天下午,艾达王小姐正在与助手小姐聊六天前的事,她现在心情非常的好,克莱尔 雷德菲尔德夫人把一大笔钱转到她的账户上,足够她一年的开销。

  邮差送来一封信,艾达王小姐打开,信是化验室送来的,写着对那瓶辣椒粉的化验结果:“‘该小瓶内盛着一种肉毒杆菌干粉,由于掺了胭脂红,使它变成了红色粉末。这种毒粉注入食物内,几个小时里,食物不会变味,也不会起什么作用,可是食用后,15小时后便会呼吸道,导致人的死亡。’”

  “我的爷!”助手小姐惊呼道:“克里斯 雷德菲尔德夫人可别是出事了?”

  “是啊,我今天还没听到他的消息呐!”艾达王小姐故作惊恐状,

  “不过,别害怕,这起案子由于这样一件事情而彻底改变了。那就是用餐时杰克 穆勒故意把台灯踢灭,好让我看不到他调换了辣椒粉瓶,可我却在中将老夫人和我的菜盘互换了一下,老夫人也察觉到了,所以她又让我与杰克 穆勒互换了一下。”艾达王小姐解释道

  “也就是说他自己吃了那盘鱼。”助手小姐说

  “艾达小姐 你很聪明。”助手小姐说道

  这时,电话铃响起,助手小姐拿起听筒,里面是雷德菲尔德夫人的声音:“告诉你,艾达小姐,船上发来电报,说杰克突然死了……”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辣椒粉 网址:/guigushi/2021/0201/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