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不来吗

  奥斯威尔 E斯宾塞看着摆在卧室里的古钟发呆,他没料到会是这个东西,在他叔叔死后这么多年,它却突然出现。

  这东西在他眼里真的很神秘,年轻的时候,他最爱找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叔叔一起玩。聊天,打猎喝酒,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叔叔比他大不了几岁,却显得极有心机,说话成熟有序,做事有条不紊。斯宾塞对叔叔极为尊敬,这不仅仅是从辈分上考虑,而是发自内心的。

  叔叔的喜好慢慢也成了他的喜好,虽然有些东西他本来并不喜欢,比如说他家客厅的那个古钟,从外表看去十分古老,像是从哪个坟墓里挖出来的一样,前后涂满了黑色的油漆,钟摆在那儿,又高又大。顶部的形状就像是欧洲的古堡,在表盘下面还有几个按钮,刻着月份日期,叔叔经常在摁着日期,然后底座“啪”地一声打开,弹出一个黑色的小木匣,里面是什么东西斯宾塞没看过,但叔叔每每看了一眼就说:“嗯,今天运气不错,我得试试,”或者“不行,今天不去了。”

  仿佛里面在预测着什么,而叔叔又极为相信。

  他一再告诉斯宾塞不要去动这东西,具体为什么他没有说,既然不让动,斯宾塞当然不会惹叔叔不高兴,只是看看而已,不像他那些表兄弟一来,先是对此嘲笑一番,接着对它又摸又抠,叔叔很是生气但又无奈。他曾经对斯宾塞说:“我以后会把它留给你的,你要好好珍惜它。”

  现在都快老了,而它突然出现,现在就静静地摆在卧室里,占据了原来放酒柜的地方。斯宾塞有了一股冲动,他想和当年叔叔一样去看看今天的运气,再说还从未见过里面是什么东西呢。

  斯宾塞慢慢站了起来,朝古钟走去,莫名其妙感到腿在发抖,的间似乎着一种浓浓的神秘色彩,像是雾从纱窗里筛落进来。从走廊里透进来的灯光抚摸在那黑黑的大钟上,若隐若现。

  “我是一位年纪大却有地位的男人,有着聪明的大脑,敏捷的思,怎么会一个破钟呢?”他不禁为刚才的想法羞愧,视它为愚蠢的,叔叔生前把命运依附与它可能是一种轻微性痴呆症。

  斯宾塞慢慢地、不自觉的把自己推到大钟前,用手上上下下抚摸,然后猛吸一口气,喃喃地说:“让我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摁下今天的日期,“啪”地一声,黑匣弹了出来,有一张纸条,伸手进去,小心翼翼打开皱折的字条。那是一张蓝色的纸,退了色而且纸质有点脆,墨水已退成铁绣色,看来有些像干了的血色。写道:“从过去来的一则消息。”没有标点,没有什么,就那么几个字。

  看了几分钟后,斯宾塞重新叠好纸条,轻轻地放回黑匣里,当他放回纸条时,自言自语地说:“现在你看,奥斯威尔 E斯宾塞,从过去来的一则消息,这钟所含的就是那意思。”

  那天下午,他收到一封信,大大的厚厚的白信封,发信地址是一个律师事务所,封口的日期是30年前,2021-02-01,收信人是“交给我的侄子,在他80岁生日那天。”信的内容是:“亲爱的,我写这信的时候,与你读这信的时候,会有相当一段时间,而你读信时我已不在,但我能知道过去与未来,最近我立下遗嘱,把那个能预测未来的大钟送给你,带你80岁生日的前一天,你的叔叔。”斯宾塞觉得身上一冷,那么这是“从过去来的消息”,而不是钟本身,是一则来自叔叔的消息。

  但每天都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吸引着,有一天他不住又打开了,一看是“一位老朋友的祝福。”果然,这一天收到许多年前一位要好同事的来信。又一天抽屉的纸条是“一位尊贵的客人。”结果下午本镇的前任镇长突然来访。

  斯宾塞开始一开始认为这只是巧合而已,但次数多了,而每次它都准确无误,不得不令人信服。有一次写着“一个片面的婚姻。”而这天正是他的结婚纪念日,他也知道妻子虽然逝世多年,但因她的个人原因,是他一直难忘。生活中没有幸福可言,最让他伤心的是,后来她有了外遇。

  3月7日,匣里弹出的纸条上写着:“的礼物。”是啊,他想起了那一天,但她怪不得自己的。

  他记得他意外发现妻子的情人写给她的情书,粉红色的信封,粉红色的信纸,令人脸烫的言词,他默默地放好,又偷偷地准备了一份一样的信封、信纸,模仿着妻子的笔迹写道:“结束吧,你我的事被丈夫发现了。”并随信寄去两片毒药。

  4月1日的纸条写道:“做了不该做的事。”4月1日,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愚人节,妻子要和他离婚,他以为是开玩笑,而她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必须离婚,我厌透了你。”斯宾塞更清楚地记得她是怎样在两天后死的。他从小柜取出那瓶巧克力色的肝病药片,将剩余的药片倒进他事先准备好的信封里。把两片表皮为棕色含剧毒的片,放进药瓶里,然后将药瓶显眼地放在水盆的玻璃架上。

  他很清楚妻子要干什么!她会看到药片,然后决定吃几片,她一直充满活力,却总是观察自己是否有病症,并希望他也能关心。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独自一个,她会吃下这些药片,然后睡觉去。当她意识到有问题时,她已经无力求救了,因为一旦毒性发作,便会很快变得非常强烈,一点点的动作都会加剧它的发作并导致瘫痪,几乎过于完美了!

  现在这个神秘的大钟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他自己不去相信它,但那是徒劳的,每天他还是无法那股神秘的力量,往事一幕一幕在脑海中放映,恐怖的记忆不停的着他那脆弱的神经。

  他寝食难安,觉得整个脑子都乱哄哄的,真希望哪天早晨睁开眼睛,它不在那儿,他在中对它说:“真希望你会消失。”

  在妻子死去的前一天,它写道:“请准备好。”这一天,他不知怎么过去的?依稀记得低着头,在间里踱来踱去。

  第二天,黑匣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除了纸条还有一封信,粉红色的信封,里面是粉红色的信纸,信纸上放着一粒药片,这太熟悉了。这是当年寄给妻子情人的,怎么会在这里? 啊?这纸条上的字迹不正是叔叔的吗?自己怎么一直没有发现。

  现在,这个古老的大钟对任何人都没有意思了,那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叔叔竟是妻子的情人!

  斯宾塞看了一眼字条,拿起药片,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纸条上写着:“你还不来吗?”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你还不来吗 网址:/guigushi/2021/0201/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