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夜 嘴里的月饼

  “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默品其滋味,血仇泪沾巾。”

  每年的中国传统佳节中秋,家家户户的餐桌、茶几果盘里,总少不了一样食物,那就是月饼。据说中秋节吃月饼的习俗于唐朝开始。北宋之时,在宫廷内流行,但也流传到民间,当时俗称“小饼”和“月团”。发展至明朝则成为全民共同的饮食习俗。

  时至今日,品种更加繁多,风味因地各异。其中广式、京式、滇式、苏式、潮式等月饼广为中国南北各地的人们所喜食。至于其中的馅料嘛,那则根据地区有别,大致上有桂花月饼、梅干月饼、五仁、豆沙、玫瑰、莲蓉、冰糖、、火腿、猪肉月饼等等。赏月吃月饼无疑已经成为每年中秋节极具特殊意义的重要环节之一,无论爱不爱吃,无论生活是顺利还是满地荆棘,无论是不如意还是光耀门楣,这一天总是要咬上一口,因为它象征着团圆和祝愿,只不过咽下去后是如鲠在喉还是纵享舌尖,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我老家的老人常说:明月高悬,做了事的人在这天吃月饼,有可能……会被噎死。

  渔泽镇,位于皖北平原,地方不大,人口不多,整个镇子被整整齐齐的划分为四关,东西短,南北稍长,从地图上看起来就像个立体的“中”字,当地人说,老祖一向以中庸,儒学为立身根本。中字意味着对上和对下的准则,后辈应当谨遵中和通达。所以这里的百姓向来,虽说经济落后,但是没有亏待教育。

  说来也奇怪,按渔泽镇字面意思来看,乍一听以为这里水产丰富,农民以渔民为生,泽被后世,其实不然,整个镇子能看到水的地方屈指可数,也仅仅在西南拐角处有一片人工湖,还是由清末乡绅人筹建,中水高中就坐落于此。可千万别小看了这所学校,近二十年来,它的高考一本、二本率甚至比市区的省级示范重点高中还要多出近10个百分点。所以,每年一到高考分数放榜后,总会吸引少则几百,多则上千的复读生从附近区域慕名前来。

  中水高中早前并不出名,想想看在经济落后的镇级高中,师资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直到一个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1995年一位师范大学应用数学系的高材生来到这个贫瘠的小地方教书,未曾想到他来后的第三年也就是1998年,这所不知名的小高中在高考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一战成名,他所教的班级三十四名学生,一个考上,两个考上北大,一本二本录取率竟然高达65%,这在当时这无疑是一件惊天动地、撼魄的大事件。省市门主管领导以及各级报刊蜂拥而至,中庸,一向低调的渔泽镇显然还没有准备好这场突如其来的,北师大高材生、中水高中数学教师陈世达的名字俨然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人物。

  陈世达并非本地人,至于他为什么从大首都到这个偏僻、贫瘠的角落里教书,无人知晓。据学校老师偷偷议论过,说他是老校长的远方亲戚,说他在北师大男扮女装躲在女生厕所里,,被抓留级一年,差点没拿到毕业证书。

  这陈世达身材矮小,按照男性平均身高来看,他显然没达标,目测也就1米6左右,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横七竖八的扎着黝黑的胡茬,下唇角有一个明显的豁口,这看起来十分奇怪和惊悚。据去汽车站接他的主任回来透露,当第一眼看到陈世达的时候,差点有想吐的冲动,他也听说这陈世达可能是老校长的亲戚,所以也不敢声张,只是悄悄和周围人提到:“我给你们讲,我去接站,他和我一起坐在小中巴上,我坐在他后面,看的很清楚,陈世达这小子后脑勺处明显少了一大撮头发,那感觉就像被拔了毛的公鸡头,斑秃一片不说,还带着褐黑色的疤痕,疤痕处还隐隐约约渗出血珠子,搞得看到后后背一阵发麻,差点吐出来。”

  不过在隔天后,陈世达便戴了顶线月开学季的天气仍然酷热难耐,北师大高材生的身份,一顶怪异的帽子,再加上也许是伤口处散发的恶臭,难免是更加惹人议论纷纷。不过,陈世达看起来并没在意,好像哪怕是戳到脊梁骨,也无所谓的状态。直到开学后的第9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大家对此也就缄默闭口不谈了,议论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1995年9月9日,这天正是一年中的中秋节,按照学校以往的惯例,教职工在家吃完团圆餐后,晚上21点可以携带家人孩子来学校操场,嗑瓜子、吃月饼、赏月看电影,欢度佳节。渔泽镇本来就很小,学校教职工的家离学校近的走3分钟,远的也没有10分钟,所以,在家团圆吃饱喝足,出来散散心自然也是很惬意的事,那个年代,你可千万别以为有手机、影院、电,那时候娱乐活动少的可怜,再者又是偏僻穷乡镇,甚至整个镇子连个厅,卡拉OK都没有,基本上没啥可玩的。

  还没到21点,操场上已经是人头攒动,课桌椅上纷纷摆着了苹果,在皖北你还别说很讲究这些小细节,比如这苹果吧就象征着平安,月饼意味着,瓜子视为丰收。

  作为新来乍到的陈世达,自然也一道参加了这场露天活动,陈世达脸上显得比往日兴奋许多,在老校长的强烈引荐下,他还登台献唱了一首郑少秋的《摘下满天星》。

  “可笑我在独行,要找天边的星,有我美梦作伴不怕伶仃,冷眼看情,万水千山独行,找我登天径,让我实现一生的抱负……”

  

  悠扬的曲子,应景的词,再加上一轮硕大的满月悬停在夜空上,今夜仿佛与往日不同寻常,格外明亮。月光不仅洒满整个操场,也洒在了陈世达的脸上,格外惨白,的人们好似被声吸引着了魔,掌声从传来,只见陈世达豁口嘴唇慢慢裂开,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在夜空中盘旋起伏着逐渐弥漫开来……

  就在这时,一声女人凄惨的哭喊声从不远处的湖边传来,大家的目光这才从陈世达身上转移开,迟疑片刻后纷纷朝湖边跑过去。中水高中这片人工湖虽不大但很深,据渔泽镇老人们说,当初学校修建在这里主要是为图个吉利,也没慎重考虑过安全问题,直到后来有一对恋爱的男女学生在湖边赏月,结果没想到失足双双淹死,所以才用围栏围起来。加上常年无人打理,这湖水里面早已是水草杂生,一旦不慎跌落下去必然是凶多吉少,所以为了防止意外的再次发生,学校后来在校内发动教职工筹款,才在湖边特地建造了一座小岗亭,一个已退休三年的体育老师自愿在家闲着没事,不要工资自愿来帮忙巡查。不过今晚过节,大家都在操场齐聚,这位老教师也不例外,谁也没想到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只见主任正在湖里扑腾着,时而冒出头,时而沉入水里。他的老婆,扒在栏杆上,撕心裂肺的踢打着铁杆子,咣咣咣的作响,整个人从上到下跟着栏杆颤抖着,甚至颤巍巍的头发丝都能看的见,凌乱的头发在秋风中摇曳。

  学校的教职工都知道水深,没人敢下去营救,就在这时,陈世达挤开人群,迅速翻下栏杆,像鱼一样跳入湖中,了好一会,陈世达才将主任拖上来。等上岸后,大家才知道,主任的老婆和大伙儿一块忙着布置场地,摆设零食,嫌儿子总是偷偷的吃糖果停不下来,所以就让主任带着孩子,去一边溜达溜达,好好。这下正好合了主任的意,连着好几天没抽烟了,烟瘾那就像蚂蚁在脚心上爬,痒得不行。

  主任怕老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反正学校同事都清楚。她老婆一旦闻到他身上有烟味,总免不了劈头盖脸给他一顿臭骂。所以,去湖边抽根烟,湖边风大,至少身上能少点烟味。

  一颗、两颗、三颗,在黑夜里分外的鲜红,好似海中的灯,忽明忽暗。就在他享受明月高照烟雾缭绕的时候,忽然“扑通”一声,转身一看身边的儿子不见了,抬眼望去,黑黝黝的湖里水花溅射,波浪起伏,他吓得慌了神,赶紧扔下,翻过栏杆纵身跳了下去。虽然水性好,但是却没想到被水草缠住了脚,无论如何用尽怎么拽都拽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挣扎的那片水面趋于平静。懊恼、沮丧、悲恸的呼喊声和眼泪一同迸出来,可是不远处的操场喧闹,压根没人听得到。

  就这样过了二十分钟,主任的老婆忙活完了,眼瞅着这活动马上要开始了,这父子俩还没动静,就寻思着去喊他们回来,结果,就出现了刚才的情景。儿子没救成,自己也差点丧命。主任的老婆因为过度伤心,晕厥多次,被几位同事送进了镇卫生院。

  直到凌晨1点,大家用渔网才将孩子的尸体打捞上来。等尸体被抬上了岸后,围观的人群瞬间炸开了锅,恐怖不安的氛围周围。孩子瞳孔充血肿胀,一只直愣愣的睁着,仿佛在诉说不甘,另外一只半眯半开,白色巩膜上粘着水草籽,更为恐怖的是,他的口中塞着一块月饼。看到这一幕,主任悲呼不止,抽泣着颤巍巍的用手试图将月饼从孩子的口中取下来,露在口外的月饼已经被水浸泡湿软,轻轻一捏就像泡水过头的馒头一样顿时细软糜烂。主任的脸上的皱纹一起一伏不断抽搐着,鼻涕混合着泪水,犹如蜘蛛吐得的丝,流成一条条线。

  时间就像凝固了一般,几分钟就宛若几个世纪。“嗯嗯呜…..不疼,咱乖,爸爸轻一点”。主任轻声细语,左手捏住孩子的腮帮慢慢挤压,右手颤巍巍的将孩子口中遗留的半块月饼取了出来。月光下,孩子的嘴巴半张着,就像一个黑洞,往日的欢声笑语、音容笑貌转眼间被掏空的一干二净。

  大家惊魂未定,大气不敢出,老校长拍了拍主任的后背:“健民啊,天凉夜冷,你和世达衣服还是湿的,不能冻生病了。依我看啊,要么你们一起先到办公室休息一下,等到了,再过来。”

  “不了,不了,校长,谢谢你,我要留在这陪陪儿子”。主任,一边擦拭眼泪,一边无力的摆摆手。站在人群中的陈世达头顶的线帽子还在滴答着水,面无表情,他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这时人群中有人惊叫道:“快……快看,那是什么?”

  顺着手的指向,一条浑身赤黑的细长像泥鳅一样的东西,从孩子的口中极速的扭动着爬了出来,一下掉到草层里,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孩子的嘴边留下了黏黏的液体滑痕……

  后来,调查了一段时间,也没查出个所以然,这个月饼也因为特殊专门拿去做了化验检测,最终给出了无毒的鉴定结果。随后,大家都普遍认为,主任的孩子是平日里就溺爱过度,这孩子贪玩好动,不听,两只手翻栏杆,就将月饼塞入嘴里,结果没想到不慎落入水中溺水而亡,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孩子的嘴里会有月饼。

  这次突发意外事件,让大家对陈世达有了新的认识。因为,在学校里对陈世达最有看法的人,时不时就找陈世达麻烦的人正是主任-王建民。而陈世达无所,敢于去救他,从此大家也就不再议论一二了。

  三个月后,因承受不了中年丧子之痛,主任的老婆始终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得了抑郁症,于是主任便从学校辞了职,举家搬出了渔泽镇,再无其音讯。

  第二年,因为陈世达的不同寻常的出色教学能力,再加上退休前的老校长的强烈支持,他成为了新一任的主任,也没人说什么。时间过得很快,陈世达诡异的装束举止和行为以及发生在湖边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故,大家早已是忘得一干二净。

  1998年10月5日的这一天,整个学校沉浸在喜悦中,新任的校长决定在这天中秋额外增加些美食元素——烤全羊、喝羊汤。羊肉在皖北地区那可谓是广受欢迎,所以老师们一听到这个消息,都纷纷向陈世达表示道谢,因为没有他所取得的成绩,怎么会有羊肉吃呢。

  活动按时在21点,这天的月亮出奇的大。校长在台上发言致辞:“亲爱的同事们,很高兴,今晚我们相聚于此,你们啊,那可都是中水高中的精英,但是精英之上还有精英,年轻有为的世达主任让中水高中的名声一炮打响,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他,借此中秋佳节之际,也希望世达主任和老师们一起继续努力,让明天更美好……”震耳欲聋的掌声就像汹涌的湖水拍打着岸边的波浪声,连绵起伏。

  “大家面前的桌子上摆有月饼,教育局有,为人师表,就算是过节也不能在公共场合饮酒,所以此刻呢就以月饼代酒,每人吃一口,一会我们再喝热羊汤,以此共同祝贺我们中水高中所取得的成就。”说完,校长就举起月饼大大的咬上了一口。浓香的羊肉香气,明亮的篝火,明晃晃的满月,操场上人声鼎沸,每个人看起来都显得很亢奋。

  “下面有请我们尊敬的世达主任上台讲几句。”校长看了看下面的陈世达。也许是因为连续几日的受访,陈世达看起来稍有些疲惫,他缓缓台,校长将话筒递给了他。陈世达整了整衣领,咳嗽了两声,麦克风里发出刺耳的爆音,大家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捂着耳朵。他咽了咽口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谢谢中水高中,谢谢校长,谢谢大家,只要我陈世达在中水高中一天,我就会全力以赴。这次取得成绩,我和我的同事们一定会继续保持下去,然后也希望,希望,然后,然后……”陈世达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异沙哑的啸叫,犹如拿着铁锹在水泥地上刮来刮去的声音。2021-02-01,握在手里的麦克风掉在台面上,就像飞机撞上了山谷,发出一阵阵轰鸣的回响。他脸憋的通红,甚至连青筋都冒了出来,猛的抬起头,嘴巴半张开朝向天空,露出了整个脖子,喉头好似在不停的吞咽上下快速窜动。

  陈世达一手掐住脖子,另外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嘴里,看起来在拼命往外掏着什么,甚至嘴角撑开了口子,露出了猩红的血肉,随着“哈呵,额嗯”一声闷哼,只见鲜红粘着血水的舌头被他硬生生拔了出来还带着一小块月饼,陈世达转头看向操场不远处的湖,然后如同软泥一样瘫在台上,等大家上前查看时,他已经没了气息。

  后来,学校对外称陈世达主任是因为带班劳累过度而猝死。至于他为什么在中秋节,大家到现在也不清楚。不过,话说回来,中水高中的成绩并未因为他的,而一蹶不振,而是如陈世达临死前在台上所言,继续保持了下去。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学校每年例行的中秋节活动仍然举办着,操场旁的人工湖越来越清澈了。

原文标题:每夜 嘴里的月饼 网址:/guigushi/2021/0201/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