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皮鼓:午夜浮现已逝人的脸

  好久没更新了,因为接近年关北方这边去世的老人很多,所以这段时间比较忙,在这里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实在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今天说一下我朋友的经历,在正文开始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我这个朋友。

  我这个朋友是江苏人,家里蛮有钱的,但人比较矫情,用现在话来说就是个文艺青年,大学毕业一个人去了旅游,后面就留在了,在那曲经营一个养狗场,据说专门培育纯种犬,一年下来利润非常可观。

  现在提起大家都不陌生,但在很多年前那里几乎无人知晓,最初还是因为一个老外去了回来后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内容大肆赞赏这个地方的美好,从那以后就成了文艺青年的朝圣胜地,尤其是这几年热被炒的很厉害。

  我这个朋友的真实姓名就不说了,就说他外吧,我叫他獒子,因为他那养狗场养了很多藏獒。

  我跟他也是在上认识的,当初我写了一篇关于狗的真实故事(过两天我把这个故事发出来),主要内容就是说动物死后也有灵魂也会入,他看到后就在评论区反驳我说他不相信。

  当时我在也算小有名气,不管是各地风俗科普还是丧葬流程忌讳我都的一清二楚,说实话很少会有人反驳我的观点,所以我就注意到他了。

  他那时候经常会更新一些关于狗的消息内容(那时候还是很干净的,现在成了某些的地),我看他个人资料填的是,我就私信问他相不相信一说。

  他后面回我说不信,当时我就猜到他不是本地人,因为在头些年发展还没现在那么快的时候,本地人几乎所有都。

  的故事不知道你们了解不了解,在,一位圆寂后,首要的事情就是寻访他的灵童。

  藏族有一整套完善的测试和挑选灵童候选人的方法,一般高僧在自己圆寂之前会把自己贴身之物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除了高僧自己人不可能知道,然后告诉自己圆寂后会到什么什么地方,等最后按照他说的地方去当地寻找符合条件的灵童。

  这只是第一步,灵童必须对佛法有着过人的见解和浓厚的兴趣,如果发现疑似灵童的孩子,就把他带到寺里测试,让他把高僧生前藏起来的东西找到,如果找到了那就说明这个孩子是高僧的灵童,也算通过了组织的认证。

  所以当獒子说不相信的时候我就判断出他不是本地人,后面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慢慢熟悉了起来,他告诉我他在那曲经营一个养狗场,还问我喜欢什么狗送我一条,不过他特别声明了藏獒除外。

  我确实是想养条藏獒,男人嘛,谁不喜欢威风霸气的东西,但真要养一条一是太贵,就算他给我便宜点我也买不起,二是不方便,万一要是伤到人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最后獒子说不然就送给你一条西施犬吧,我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狗可能不适合我养,上网搜了一下图片后果断。

  后面獒子说不然你就来我这自己挑,顺便游山玩水寻乐一番,我一听觉得他这个提议不错,当真就去了,那次是我第一次进藏。

  但真当我去了后我发现跟我幻想的差距很大,因为高反真的很难受,一根本没有心思去看什么风景,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走两步感觉好像背着一座山似的,差点没把我死。

  到了那曲给獒子打电话,他开着吉普来接我,挺年轻的一个小伙,戴着墨镜肤色比较黑,一见到我就来个大大的熊抱。

  后面獒子带我去他的养狗场参观,他那个养狗场养的最多的还是藏獒,我指了一只青毛的藏獒问他这个大概多少钱,獒子一脸神秘的笑笑让我猜。

  我说看样子得好几万吧,结果他却告诉我说少了,这条青狼獒最少要二十万,要是碰到有钱的主卖三十万也不是不可能。

  当天晚上獒子说带我感受感受藏区文化,就带我去了附近他一个朋友家喝酥油茶吃耗牛肉。

  能善舞是真的,尤其是家里来客人的时候,非拉着我跟他们一起跳舞,还要喝青稞酒,第一次喝感觉味道怪怪的,走的时候主人还送了我一把藏刀。

  本来我是打算在多待两天,可是中途有个急活儿催的不行我就先回去了,獒子让我办完事再过来,说还有好多地方没带我去,等下次来带我好好转转。

  后面等我再次进藏已经是两个月后了,还是獒子去接的我,不过他变得比上次看起来沧桑很多,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直到回去他那养狗场才告诉我这俩月发生的事。

  獒子问我还记不记得上次来他跟我说的那条青狼獒,我说知道,几十万行动的币我咋可能会忘。

  獒子搓了一把脸说我上次走后没几天那条獒被人买走了,我一听这不是好事嘛,直接变现了多痛快。

  獒子点根烟说要真是那样就好了,买家买獒的时候没给钱。我有些纳闷,问他没给钱怎么把狗卖给人家了?

  獒子沉默了一会儿说,买家是没给钱,但给了一样东西,所以我就把獒给他了。

  我问他什么东西,古董还是金砖?

  他摇头说都不是,然后把烟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才给我把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獒子告诉我那次我走后没几天,一个人来他这养狗场买狗,一眼就相中了那条青狼獒,他本来想着能赚一笔,结果人家却告诉他自己没钱。獒子听了以为对方是砸场子的,可人又说没钱但是可以给他一个物件抵了买狗钱。

  獒子当时也是好奇,心想什么物件能抵二三十万块钱,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拿出来一个鼓,他当时就想赶人,但对方让他先看看这鼓值不值这个价钱。井陉之战:置之死地而后生

  獒子说那鼓看起来很陈旧,鼓面几乎都是棕色的,不过细看还有点绿儿,鼓身很精致,但鼓面的料子倒是看不出来,还雕刻着一些花纹和看不懂的符。

  獒子说那鼓乍一看特别不起眼,但细看又感觉很吸引人,他就把手放在鼓面上摩挲了一会儿,鼓面凉丝丝的,而且特别光滑细腻,不像是动物的皮质。他敲了一下,响起“咚”的鼓声,声音不脆甚至还有些闷,但就是让人感觉心里有种特别的悸动。

  獒子问买家这是什么鼓,买家告诉他说这是人皮鼓,用人皮和头骨制作的鼓。

  獒子听了当时差点没把手里的鼓扔出去,但对方让他放心,说这鼓在寺里经过好几代的诵文,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放在家里能辟邪。

  獒子当时也没想辟邪不辟邪什么的,他只想着放在手里能不能升值,最后觉得有升值的潜质他就同意了用鼓来抵买狗钱。

  听到这我有点明白了,就问獒子是不是那鼓出问题了?

  獒子点点头,接着跟我说他收了鼓的那晚做了个梦,梦到老家一个远亲戚去世,他过去吊唁,发现很多人都围在一张桌子上吃吃喝喝有说有笑,他过去跟他们一起坐下来,旁边有个人给他夹了一个油炸麻球,特别大,他接在手里正准备吃却发现那个麻球变成了一个被油炸的面目全非的人头!

  听他说完我想了想,告诉他最好打个电话回去问问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种类似的我听很多人都说过,这是人类的一种能力。

  獒子说他第二天醒过来就打电话回家了,父母告诉他前段时间确实有个亲戚去世了,因为是远亲戚所以就没告诉他。

  獒子说他本来以为这就是个巧合,但是没想到后面怪事又发生了,有天夜里他躺在床上睡觉,突然就听到“咚”地一声,就跟在耳边响起来的一样,整个人立马就吓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他还琢磨是不是自己疑神疑鬼自己,可接着又听到“咚咚”两声,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声音有点像是鼓声。

  獒子说他收了那个鼓后一开始是放在间里的,后面做觉得间里放个这玩意儿怪瘆人的,就把鼓收到了小仓库里,那天晚上听到声音控制不住好奇心就去了仓库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獒子说他出门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已经没了,但心里头还是有些好奇,就悄悄摸摸的往小仓库的方向走去。到了小仓库发现那张鼓好好的,还在原来的摆放着,獒子说他住了触碰那张鼓的念想转身准备回去。

  可就在他转身准备回去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当时獒子就跟炸毛的猫一样立马转过去看着那张鼓,那张鼓在没人触碰的情况下竟然有了起伏震动,紧接着鼓面慢慢浮现出一个人脸,那人脸越来越清晰甚至能看到五官!

  獒子说到这停了下来,他已经说完了我还有点晕乎乎的,但我曾听老马说过,这很多东西都有通的能力,例如铃铛、鼓、蜡烛、香火等,这其中“鼓”首当其冲,尤其是北方萨满,他们跳大神的时候都会腰间挂铃手中持鼓。

  老马说这些具有通能力的物品,在巧合之下会发生一些解释不了的现象,例如点燃的蜡烛无风自灭,铃铛无风自响,香火无风自飘,这些都是。

  鼓本来就是通的物件,何况还是个人皮鼓,出现这种现象也不是不可能。

  后面我问獒子那张鼓放哪了,说实话我倒是想看看这传说中的人皮鼓到底有多特别,可惜獒子告诉我说他把鼓送到去了,就在前几天,他实在受不了天天这种,就去找个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最后把鼓留在了。

  我那次在待了一周,之前是打算好好转转的,但獒子出了这事后状态一直不佳,我也不想麻烦他,所以一周后我又回了山东。

  我这个人对藏文化其实很感兴趣,就像你们对我们这行感兴趣一样,民族不同文化底蕴知识面也不相同,回到山东后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意外的发现了很久之前某个祭祀大典上的祭品名单。

  “用黑面和人血制成的饼;五种肉的混合,其中有人肉;一个而生出小孩的头颅骨,装满血和芥子;小男孩的皮;人血和人脑装在碗里;人油灯、灯芯由头发做成;用人胆、脑、血及内脏做成的大面团。”

  以上就是某个祭祀大典的祭品名单,其中我还了解到,人皮鼓属于一种,以少女的皮制成的一面祭神的鼓,所谓少女就是不被所打扰,这种少女最好是不能与人交流的哑巴,只有这样她才能算是的少女。而当选中的合适少女不是哑巴时,她们往往会被人割掉舌头变成哑巴。

  我想起来獒子说的话,他最后跟我说那个告诉他,说这人皮鼓在某些情况之下会发生异象,可能会看到已逝人的脸。

  如果真如那个说的那样,獒子那天夜里见到鼓面浮现的那张人脸,那是已逝人的脸吗?如果是那这个已逝人会是谁?人皮鼓的前身吗?

  我不得而知。

原文标题:人皮鼓:午夜浮现已逝人的脸 网址:/guigushi/2021/0201/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