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师:阴差

  上一集

  通灵师:给妹妹换命后,姐姐猝死

  上一章 01 许姗姗一个南方女孩,怎么会种芄兰呢? 我觉得有点意外。 许母见我对那盆芄兰多看了两眼,对我说,那盆花是许姗姗最喜欢的,即使在疯了之后,也不忘打理。 我点点头,说先去看看姗姗。 许家夫妇带着我在小洋楼里逐层查看。 据许建国说,姗姗上大学前一直住在二层的一个间,生病后,为了让她安静休养,…

  王大碗子

  2020-11-1 19:43:31

  1

  1.1k

  01

  而姗姗的身体,则瘫软在了床上。我连忙将姗姗的魂魄打入她身体里。

  然后乘着巴蛇刚灵肉合一还比较弱,将它的妖丹取了出来。

  本来我是想用妖丹复活晶晶的。

  虽然她已去世一段时间了,但用这妖丹可以为她生出一副,再想办法让她还魂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但晶晶却不肯,非让我用它来救姗姗。

  姗姗身体上的包已经塌了下去,留下一个个汤圆大的黑色痕迹,并从中间溃烂,虽然还在昏迷中,看起来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五官都拧到一起了。

  晶晶流着眼泪说,不想看到妹妹这么痛苦。

  我犹豫不决,对晶晶说,之前瞎子给她和姗姗换了命,相当于地府已经没有她的记录了,无回。

  如果,她便可以不死。

  但如果不,她便只能永远在做只孤魂野gui。

  我让她再考虑一下。

  晶晶依然很坚定的了我的好意,对我拜了几拜,便化作青烟离去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妖丹给姗姗用了,很快姗姗身上的溃烂消失了,姗姗的表情也平静了下来。

  我看姗姗已经没有大碍,就开了一副药给许建国,让他再给姗姗服用几天。

  我自己则拿着那条巴蛇,准备回家。

  姗姗妈说太晚了,挽留我再住一晚,明天再走。

  我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还有别的事要赶回家。

  许建国见我要走,说开车送我,我也没再推辞。在这小镇里,这么晚了还真找不着车。

  其实我是不想给他们惹麻烦,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瞎子应该已经算到他的好事被我了,最迟明天就会来找我算账。

  坐在车上,无聊之下,我将巴蛇拿出来玩,那条巴蛇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虽然没了妖丹,但这种上古妖兽天生的灵气依然在,很通人性,我琢磨着拿来当个宠物还是不错的。

  想着上次薛清送我鸡血藤手镯,我还没有回礼,便打算将小巴蛇带回帝都,送给薛清。

  我想他一定会很惊喜。

  回家的全是盘山道,一会儿就给我转得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车停了下来。

  然后是许建国焦急的声音,大碗,大碗,有点不对头呀!

  我忙睁开眼,问道,怎么了?

  许建国声音里有点颤抖,说,好像遇到gui打墙了。

  我们走的是国道,按理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打开车门下车查看,只见四周全是黑压压的群山,看着果然不像是来时的。

  许建国一脸懊恼,说这条他走了一辈子了,还是第一次走岔了,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这事儿有点诡异,从盘龙镇到我们通灵镇就一条道,也没有岔口啊。

  我安慰许建国说,叔你别着急,先好好看看,认识这是哪里不?

  因为是晚上,又加上心慌,刚才许建国没看出来。

  这会儿被我一说,他慢慢镇定下来,又仔细看了看四周,突然惊呼道:“我们怎么进了盘龙山了?”

  传说盘龙山地界,是与的一个交界。

  白天,这里显示的是的样子。夜晚,过了子时,这里就会显示的样子。

  一到晚上,是没有人敢在这附近逗留的。

  我看看表,马上就要到子时了。

  周围突然开始雾气弥漫,刚刚周围还漆黑一片的,这会儿雾里突然透出点点殷红的灯火。

  小巴蛇突然很不安的扭动起来,我脖子上戴的玉符也开始发热。

  看来有了。

  我心中暗暗j惕着。

  突然。

  浓雾中传出几声阴冷的笑声,这声音听着还有点耳熟。

  我在脑海中迅速搜索。

  啊!

  竟然是他!

  一个黑影提着一个骷髅头灯笼,从浓雾中走出来。

  他的脸隐藏在阴影中,虽然始终看不清五官,不过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卓凯丰,竟然是你?”我吃惊道,又似乎觉得是意料之中。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卓凯丰冷笑一声说。

  许建国听到他的声音,也惊呼道:“大碗,他……他是那个瞎子……我记得他的声音。”

  卓凯丰似乎是嫌许建国啰嗦,胳膊一挥,许建国就瘫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看来通过上次的法事,他已经得到了雍和的灵力。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算什么?是妖,魔,还是gui?

  我嘲弄的语气问他,现在我是该叫你卓凯丰,还是雍和呢?

  卓凯丰声音里带着怒气说,上次就差一点,就完成了跟雍和的合体。

  结果在最关键的时候,薛清闯了进来,了他的阵法,害得他,现在妖不妖gui不gui。

  看来,卓凯丰目前是还没有成功的。

  卓凯丰说完,往前走了两步,将手中的灯笼,提到了自己脸旁。

  我这才看清,他的脸上平平的,没有五官,在绿色磷火的下,透着一股子诡异。

  卓凯丰气急地说,本来巴蛇的妖丹不但能增加他的灵力,还能帮他恢复容貌,结果又被我了。

  我呸了一声说,你干了这么多坏事,就是臭不要脸,现在的形象很适合你,没脸!哈哈哈哈!

  卓凯丰气坏了,说上次算你幸运,被那个小j察救了,今天看谁还会来救你。

  我笑嘻嘻的说,上次要不是你用下三滥的手段,姑奶奶怎么会着了你的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话音未落,周围响起一片gui哭狼嚎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特别瘆人。

  卓凯丰的身影不知何时隐入了浓雾中。

  驭鬼术?

  脚下的土地,突然像烧开的巧克力酱,冒着泡翻滚,一只只白森森的手,从地里伸出来。

  片刻,便有无数只残破的身体向我爬来。

  这个时候,我不由得为许建国感到庆幸。

  他如果是醒着的,看到这一幕,还不得吓尿了。

  我不屑的冷笑一声,喊道,这点雕虫小技,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显。

  一边说,我一边从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拿出一把刻满符文的短刀。

  说起来,这把刀其实是一件邪器,名为斩灵刀,有时间可以给大家讲讲关于它的传说,这里暂且不表。

  不过外婆对我说过,工具不分,只看使用之人的心。

  之所以说它邪性,是因为这把刀不但能,还能杀魂。凡是被此刀斩杀的人,魂魄都会。

  因为有违天和,所以制作此刀的人,最后遭了天谴,竟然自己死在了这把刀下。

  后来这把刀就消失了。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我手中呢,说起来又是一个故事了。

  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个男同学,叫莫邪。

  莫邪是个孤儿,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因为缺少管束,所以从小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家长嘴里的教材。

  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异常俊美,有点冷傲的气质。所以跟在他身边的小太妹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的。

  高二那年,莫邪跟别人打架,被人一刀捅进肚子里,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说不行了。

  因为我父母是医生,那时候家属楼就在医院的后面,我每天回家必须从医院穿过。

  那天刚好碰见奶奶哭着跪在医生面前,求医生救救他们唯一的孙子,一边哭一边说他们的孙子有多孝顺。

  额,看来他们是一点不了解莫邪整天在外面都干了什么。

  可能是老人的眼泪让我动了恻隐,我就走过去看了一眼。

  发现莫邪的魂魄就飘在病的天花板上,十分着急的看着他的爷爷奶奶。

  莫邪的魂魄也发现了我在看他,十分惊讶。

  我算了一下,他虽然算不上好学生,但目前为止,也没干过太出格的事,命不该绝。

  看在两位老人的份上,我就帮他将魂魄弄回身体里去了。

  莫邪好了之后找到我,说他这个人恩怨分明,我救了他一命,他必须要我,于是就送了那把小刀,说是祖传的,可以辟邪。

  一开始我只当是一件普通的工艺品。

  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外婆都不来找我,我觉得有点不对头,于是给外婆招来,她才给我讲了那把刀的来历,还说那把刀的煞气太重,对阴魂不好。

  我一听这么厉害的,不能占别人便宜呀。

  于是又找到莫邪,要把刀还给他,谁知道他说送出去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肯要回来。

  无奈,我只得收下。

  后来在外婆的指点下,我将那把刀在家族祠堂里了九十,又用自己的血祭了刀,才化解了煞气。

  外婆我说,有好生之德,这刀能不用就不用。

  此刻,我决定用它的原因,一是因为卓凯丰杀了我族四名女子,算是家仇。

  二是想乘他现在刚跟雍和搭上,还不成气候,先绝了后患。

  这么想着,我拔开刀鞘。

  匕首刀身上发着悠悠的,无声的煞气弥漫开来。

  刚刚冲在前面,离我最近的阴灵,已经被刀上的煞气冲到,发出撕心裂肺的声。

  群gui都感受到了煞气,纷纷后退。

  我冷笑一声,拿起刀在空中虚划一刀,口中喊着:“破!”

  一阵尖利的叫声后,gui影全部消失了,就连那雾气,似乎都淡了很多。

  我右手握刀,左手结印,念起咒语。

  随着我的声音,山间刮起一阵疾风,顿时将雾霾吹散。

  藏身雾中的卓凯丰无所遁形,我对准他将斩灵刀掷了过去,他转身想逃,可惜我的刀上灌注了灵力,如同长了眼睛一样,追上了他。

  那刀带着某种腐蚀的力量,从卓凯丰的后背刺入,从前胸飞出,转了个圈回到我手里。

  他的整个魂魄就被业火焚烧起来,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须臾间,被烧成了一股黑烟,在空中。

  身旁的景色,随着卓凯丰的消失,也变换了起来。

  盘龙山的群山不见了,两旁是普通的民宅,我们的车正停靠在边。

  许建国刚才因为卓凯丰的,此刻还昏迷不醒。

  我从包里拿出一颗符丸给他服下。

  过了一会儿他才醒过来。

  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浑然不知,我只告诉他,刚刚是瞎子弄的障眼术,已经被我破了。

  他揉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的景色,不疑有他,回车上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开车送我回家。

  本来半个小时的程,因为卓凯丰的耽搁,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到家。

  不过让卓凯丰领了盒饭,这半个小时还是花得挺值得的。

  到家的时候,父母都已经睡了,我悄悄拎着巴蛇爬窗户翻进自己的卧室。

  刚准备躺下睡觉,手机却进来一条。

  是薛清发来的,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这边基本已经完事了,应该再过两天就能回了,问他有什么急事,大半夜的给我发。

  薛清却说回来再说。

  我说好吧好吧,然后摸着小巴蛇,告诉他回去会带个礼物给他。

  薛清有点惊喜说,算你有点。然后又催促我赶紧回去,说我再不回去,之前谈好的大活儿就要交给别人了。

  我忙尽快回去,又闲扯了几句,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好说歹说,总算让我妈同意了放我回帝都。

  还说本来给我安排了几个相亲的,又得放别人鸽子了。

  吓得我赶紧行李。

  当天下午,我就坐上了回京的火车。

  在火车上,我例行睡着了,结果迷迷糊糊中做了个梦,是许晶晶来跟我告别。

  她说,因为她对妹妹的情义,了娘娘。

  不但答应了让妹妹接替她的阳寿,过完这一生,还介绍她去冥府当了个gui差,等积累的够了,就可以和妹妹一起回到座前做仙童。

  我在梦中拍拍她的肩膀说,不错呀,加油哦!

  结果坐我旁边的大妈嗷一嗓子问,干啥呀?给我惊醒过来。

  原来我拍的是大妈的肩膀,我连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睡蒙了。

  大妈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理我。

  快到帝都的时候,我给薛清发了个,告诉他我回来了。

  薛清说要来西客站接我,顺便给我介绍一下之前说的“大活”。

  一听有钱赚,我当然不会。

  见面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大活”的金主,就是他自己的哥哥。

  【本集完】

原文标题:通灵师:阴差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