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师:半夜私会,却碰见他女友诡异梦游

  上一集

  通灵师:地下室的照片

  上一篇 01 一听有钱赚,我当然不会。 见面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大活”的金主,就是他自己的哥哥。 其实这件事,跟上一件事,还有点关联。 大家还记得那栋嘛? 就是给王珍珍招魂的那个。 之前我以为是薛清的,这回才知道,原来是他哥的,准确的说,是他二哥。 薛清的二哥薛明,只比他大三岁,但…

  王大碗子

  2020-11-3 22:29:29

  0

  871

  01

  晚上,薛清回来。

  我给他讲了在地下室的发现,将那间屋子地板打开,看看下面有什么。

  薛清说要定他二哥回来决定怎么弄。

  薛清说他和薛明这几天都会回来住,好协助我,毕竟我一个女孩子,还是有点不放心。

  在等薛明回来的时间里,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不知不觉话题引到他下午去单位处理的事情,薛清说,也挺奇怪的。

  薛清说,死者是潘家园一家文玩店老板,叫康智,猝死在家中。

  现场没有他杀的痕迹,初步判断是突发心脏病。

  现在这年头,猝死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在薛清看来,还是有一些疑点。

  据康智的家人说,他是个特别惜命的人,每年定期体检,常年锻炼,身体素质很好。看起来也比同龄人年轻。

  另外就是,他死时的表情非常惊恐,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眼睛大睁着,仿佛看见了什么的东西。

  我呢,纯粹就是当来听,也没往心里去。

  正说着,薛明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他的未婚妻,苏有真。

  在看到苏有真的刹那,我心中那种若有似无的感觉,像通了电一样,一下子连接上了。

  像!真像!

  苏有真跟照片上那个女孩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不过因为照片是黑白的,穿衣打扮的年代感又太强,而我和苏有真也仅有中午一面之缘,所以在刚看到照片的时候,没有想起来。

  我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而激动万分,顾不得跟薛明苏有真寒暄,就招呼他们过来看照片。

  苏有真看到照片,显然也楞了一下。

  然后眉头紧锁,问我照片是哪里来的。

  我告诉她,就是在地下室墙上挂着的,问她知不知道这是谁?

  苏有真思索了一会儿,非常笃定的摇摇头,说不知道。

  薛清和薛明更是一脸懵逼。

  薛明说,上次请神婆做法,他和苏有真也下地下室了,但是并没有发现有这么一张照片。

  这点,我倒是也相信,毕竟我刚下去的时候,也没有这张照片,它是突然出现的。

  我想到一个可能,问她,会不会是妈年轻的时候?

  苏有真摇摇头,见我眼里有疑惑,干脆掏出手机,拨弄了几下,调出一张照片,递给我看。

  照片上是苏有真亲昵的挽着一个中年女人。

  “这就是我妈,你看看,跟照片上的女人一点都不像!”

  我一看,确实是,照片上的女人身材高挑清瘦,妆容也挺精致,看着并不显老,年轻时候应该也是美人儿一个,但确实跟苏有真一点不像。

  这就奇怪了。

  单凭这样凭空出现的一张照片,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

  我只能暂时作罢。

  薛清把我想砸开地下室的想法,给薛明说了,薛明没有迟疑,说明天就安排人来弄。

  晚上薛明和苏有真住在主卧,我和薛明各住一间客,都在同一层,想着如果有什么事也好照应。

  我刚躺到床上,突然响起敲门声。

  起来打开门,原来是苏有真,她说女孩子比较讲究,怕我来的匆忙,东西没带齐,所以下班回来顺给我买了一些日用品和换洗的内衣。

  说完,递给我一个大袋子。

  哎,要说我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

  本来中午对她还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会儿拿人手短,立马对苏有真印象大改观。

  苏有真见我毫不客气的将东西收下了,开心的笑了,临走还说,以后没准儿会成为一家人,要互相照顾。

  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不过我没管这么多,关上门将东西收好,重新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自己体质的原因,对阴气这些特别。

  晚上睡在这里,简直凉气袭人,还好是夏天,就当是开空调了吧。

  百无聊赖的躺着,我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我看了看表,还没到子时呢。

  难道这么早就开始闹“鬼”了?

  我忙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仔细的辨听。

  一阵“咚咚咚”有节奏的声音从隔壁间传来,还夹着着女人压抑的哭声。

  这是有情况呀!

  我忙翻身起来,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隔壁是薛明和苏有真的间,我怕他俩遇到什么不测,赶紧过去拍门。

  我刚拍了两下,屋里的声音就消失了。

  薛清这时候大概是被我惊天动地的拍门声吵醒了,打开门走出来问我什么事呀?

  我忙告诉他,刚才听见薛明他们屋里有不同寻常的声音。

  薛清听我这么说,也紧张起来,拍着门喊,二哥,有真姐,你们没事吧?

  半天屋里没动静,就在薛清准备踹门的时候,门开了。

  薛明一脸古怪的表情看着我和薛清,说,你们俩干嘛呀,大半夜不睡觉?

  薛清说是我听到屋里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薛明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说,没事没事,都回去睡觉吧。

  我狐疑的往屋里看了一眼,苏有真裹着一床薄毯,半靠在床头,正往这边张望,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好像刚做完剧烈运动。

  薛清此刻好像顿悟了什么,忙拉着我离开。

  我一边走一边回头喊道,有事儿叫我啊!

  薛清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经过这么一,我更是睡意全无,干脆带上小巴下楼去溜达。

  里有一个藤条摇椅,我坐在,吹着凉凉的夜风,思索着那张照片跟苏有真到底有什么关系,却百思不得其解。

  外婆曾经告诉我,当有的事情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就安静的等待,时间会给你答案。

  看来现在,我就只能等待了。

  在藤椅上晃了一会儿,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身上一暖,睁开眼,身上披上了一条毛毯。

  薛清?难道是他过来给我盖的?

  这样想着,我就喊了他两声,结果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说,是我!

  我猛一回头,竟然是薛明,见我醒了,他说,你这样睡在外面很容易着凉的。

  我忙说了声谢谢,准备回屋。

  他看了看表,突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闪到了旁边的窗户后面。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起来,也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趴着窗户往里一看。

  原来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地下室的入口大铁门。

  等了大概一两分钟,铁门吱嘎一声开了。

  从里面慢慢走出来一个人影。

  那人影走的姿势很僵硬,看着不像活人。

  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大半边脸,看不清样貌。不过看薛明的表情,似乎很淡定,好像见怪不怪的样子。

  难道是……

  我正在胡乱猜测的时候,薛明已经打开门,闪了进去,悄悄跟在人影的后面。

  我当然也是赶紧跟上,看看怎么回事。

  那人影用僵硬的姿势爬上了二楼,走过长长的走廊,最后进了薛明的间。

  薛明见人影进了间,反倒松了一口气,靠在走廊的墙上,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

  我惊讶的问他,刚才的人是有真姐?

  薛明点点头说是。

  原来上次苏有真在里生病后,表面上看上去好了,却落下了梦游的毛病。

  薛明说,他们搬出去之后,苏有真几乎已经好了,没想到一回到这里,又犯病了。

  我问他,有真姐每次犯病,都会去地下室吗?

  薛明点点头。

  我又问,那你有没有跟着她下去过?

  薛明犹豫了一下,说,跟过一次。说话间,薛明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仿佛回忆起了什么的事。

  我还想问他跟着苏有真下去都看到了什么,薛明却一副不愿意再聊下去的表情,打着哈欠说太晚了,改天再聊,让我早点回去休息。

  我也不好再勉强追问,只好压下满腹疑问,回了间。

  心想,苏有然是有问题的,她跟照片上的人那么像,应该不是偶然。

  她是真的梦游?还是被邪灵?

  看来明天得好好勘察一番。

  结果,第二天因为起得太晚,我起来的时候,薛明已经走了。

  薛清说薛明今天有个重要的拍卖会要参加。

  苏有真当然也跟他离开了,里就剩下我和薛清。

  薛清说,今天联系了工人过来砸地板,所以他就不去单位了。

  我说,文玩店老板的案子不着急查了吗?

  薛清说有同事在跟进,查到什么会电话跟他联系。

  我俩吃完早饭已经十点多,我把昨天晚上发现苏有真梦游的事,告诉薛清,薛清还一脸诧异,看来薛明什么都没给他说过。

  我向薛清了解苏有真的情况,薛清说苏有真是薛明的大学同学,两人上大学的时候就好上了,感情好得很。

  而且苏有真家也是做文玩生意的,她从小耳濡目染,对这些也很在行,所以两个人可以说不止是门当户对,还很有共同语言。

  说到这里,薛清突然想起来什么,对我说:

  对了,二哥用来换的那晋仕女图,就是有真姐帮他弄到的。好像是她去哪个小山村旅游时,偶然发现的,用几千块钱的价格收回来的,转手给我哥换了个大。

  说完,薛清嘴里啧啧赞叹。

  我羡慕的说,这行赚钱这么容易啊。

  薛清说,当然不是这么简单,看走眼的时候,也可能赔得裤衩子都穿不上。

  正说着,门铃响了。

  打开门,一个工头带着两个工人站在门外。

  我们直接将他们领到地下室开工。

  过程略去不表。

  在那间间的地板砸开后,下面果然有一个空间,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墓穴。

  墓穴的四壁上都是镇邪的符文,中间有一口大瓮,瓮口露出一个女人的脑袋。

  待我们看清女人的容貌后,我和薛清又是大吃一惊。

  这女人跟苏有真长得一模一样。

  我直觉她就是照片上那个女人,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薛清,他摇摇头说,年龄对不上啊,这女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我告诉他,虽然女人的头颅看上去是死去没有多久的,但从瓮口和头颅连接处的痕迹来看,至少已经在这里放了十多年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头颅一直没有腐烂。

  而且四壁和大瓮上都有恶灵的符文,看来给女人葬在这里的人,是存心要将女人的魂魄在此地。

  根绝墓室里的陈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还曾经做过一个锁魂的阵法。

  我拿出罗盘,在墓室里勘测了几分钟后,指挥工人在墓室里继续挖掘。

  很快,在几个方位下面,挖出来上百具小小的骸骨,看身量都是还未足月的婴儿的。

  怪不得这里阴气这么重,按照布阵的人的做法,这里的阵法催动后,此地的阳气会全部转换为阴气,将魂魄困在这里。

  我打开天眼看了一下,墓室四壁密密麻麻爬满了婴儿的亡灵。

  真是呀。

  这些婴儿成为锁魂阵的祭品,魂魄也一直困在这里。

  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看到瓮中女人的魂魄。

  虽然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但既然发现了尸体,就得通知jing方。

  很快,jing察过来勘察现场,并开始调查女人的身份。

  本以为因为年代久远,调查起来会比较困难,却没想到,一件偶然的巧合,使事情有了进展,很快浮出水面。

  这事牵扯到十几年前的一桩桃花事件,而且这件事,竟然跟苏有真的身世有关。

  【本集完】

原文标题:通灵师:半夜私会,却碰见他女友诡异梦游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