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在梦中交换人生

  我是王大碗子,职业通灵师,所以经常会遇到一些很离奇的事。

  有一件事,至今想起来,仍觉得玄之又玄。不知道读者朋友们,有没有遇见过?

  那是刚入夏的一天傍晚,吃完晚饭,我准备下楼去遛弯。

  刚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美丽又奇怪的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

  为啥说奇怪呢,因为她的着装打扮,看着不像汉族人,倒像是什么少数民族的。

  不过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也没看出来她是哪个民族的。

  虽然打扮得比较奇怪,但女子模样长得倒是很俊俏的,就是皮肤太过苍白,像常年不见阳光。

  她见我突然打开门,好像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不过乌黑的大眼睛大胆的盯着我看。

  因为经常有奇奇怪怪的人来找我,所以我没有意外,问她,您找谁?

  她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找王大碗子。

  我说,我就是,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一听我说自己是,彷佛松了一口气,有点焦急的说,可以跟你聊聊吗?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

  我说,可以是可以,但我是收费的哦。

  女子忙点点头,从斜挎的布包里掏出一把闪亮亮的东西,递给我说,这个可以吗?

  我以为她抓的一把玻璃珠,刚想说,小姐姐不要逗我了。

  突然发现不对劲!我那财迷的小心脏,砰砰的跳了起来!

  忙接过来一看,妈耶!

  这一颗颗亮闪闪的东西,竟然是钻石!

  因为接管薛明的生意后,我要经常跟珠宝玉器打交道,所以专门学了珠宝鉴定。

  我敢肯定,这一把东西,是货真价实的钻石,而且成色非常好。

  大概是被我激动的表情吓到了,那姑娘以为我不想收,哀求道,我身上只有这个了,如果不行,改天我换了钱再补给您。

  我连忙说,行行行,太行了,您请进来说话。

  我顺手把她给我的这把钻石揣进衣兜,然后给她让进屋,泡上一杯好茶,心想,您就是我的财神奶奶,陪您聊一整夜都行啊。

  姑娘坐下后,开始给我讲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讲述的过程中,眼神里透露着迷茫。

  以下是她的讲诉,为方便读者理解,以第一人称记述:

  我叫云英,我的家乡,在神农架的原始丛林里,我们的部族用汉语说叫莫纳族。

  我们从不跟交流,也从不走出丛林,所以现在鲜少有人知道我们这个族群的存在。

  而我,从小也从未曾见过外面的世界,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才显得如此古怪。

  从我刚有记忆开始,我就记得每晚我都会做梦。

  奇怪的是,我的梦是连续的。

  我不知道怎么表述,能更准确的形容……

  就是在梦中,我是另外一个人,看见的是另外一个世界,过着另外一个人生。

  比如,在我的梦中,有繁华的城市,如织的车流,高楼林立,人们都形色匆匆……

  可是不瞒您说,我在这次来帝都之前,从来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些,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些。

  在梦里,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对了,在梦中,我是一个叫凌雪的女孩,我们同龄,样子也长得很像。

  就这样,我在和现实里过着两种不同的人生。

  中,“我”的爸爸是个医生,妈妈是生意人。“我”三岁上幼儿园,六岁上了小学,学钢琴和围棋,一直成绩很优秀,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名牌大学。

  上大学后,“我”认识了一个帅气的男孩,是“我”的学长,后来“我”和学长在一起了,“我”觉得很幸福,准备毕业就跟学长结婚……

  哦,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汉语,因为我在中一直使用这种语言。

  而现实中,我是原始丛林里莫纳族的女孩,从小学习的是如何捕猎和分辨丛林中可以食用的植物,跟任何一个莫纳族女孩没有区别,除了我睡眠时间稍长。

  我们莫纳族一直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我每天必须睡够12个小时。

  也就是说,我每天在和现实中度过的时间是一样长的。

  说完,云英用她小鹿一样的大眼睛看着我,好像是问我听懂了没有。

  我点点头说,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

  我以前也听说过天天做梦的人,不过像您这样连续而完整的,确实挺神奇的。不过只要对您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也没什么吧。

  我心想,就这点事,花这么多钱来倾诉一番,还真是人傻钱多呢。

  云英说,“不,我来找您,不只是想倾诉这件事……我感觉,梦里的“我”遇到了……“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云英说:“因为我已经很久没做梦了,大概三个月前,有一天我正在睡觉,在梦里过我的另一种人生,突然就惊醒了。”

  她皱着眉头,彷佛在回忆。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做过梦了。”

  我想了想说:“不做梦……这好像也没什么吧?”

  云英说:“你不知道,那天之后,我心里就一直有种强烈的不安,所以我凭着梦中的记忆,走出了丛林,找到了帝都,然后发现,我中的所有东西,都是在现实中存在的,包括“我”上过的小学,大学,甚至“我”的男朋友,我都看到过了……跟中一模一样!”

  这就有点玄了,我顿时来了兴趣。

  “可是了这些之后,我心里愈发不安了,因为,至始至终,我没有见到”凌雪“。“云英说。

  我一边在脑子里梳理她刚才给我讲的内容,一边总结说:“你是怀疑,你梦里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包括以你的视角存在的”凌雪“?“

  云英点点头。

  我又问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找到凌雪?“

  云英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担忧说:“恐怕找不到了,我有强烈的预感,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否则,我的不会消失。所以,我想请您帮我她的魂魄,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梦中经历她的人生。“

  我说:“如果她真的去世了,招魂倒不是难事。不过……“

  我想到一个问题,问她:“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如果如她所说,她是第一次走出原始丛林,那这几个月,她是如何在城市里生活的呢?

  云英解释道:“其实我对帝都的一切都很熟悉,因为过去的二十三年,我有一半时间,是生活在这里的。“

  我明白了,她是指她在梦里一直生活在帝都。

  我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她为什么有这么多钻石。

  她笑了,说:“我知道这玩意儿在你们这里,常珍贵的东西,不过在我们家乡有个洞穴里,遍地都是,没人稀罕的,因为我没有你们的钱币,所以出来的时候,我装了满满一包。 “

  我立刻狗腿的说:“云英啊,等你做完想做的事情后,我护送你回家乡好不好?“

  没想到云英爽快的答应了。

  后来完事之后,我还真跟她去了她的丛林里的家乡,也进到了那个洞穴,经历了一场大冒险,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云英将凌雪的生辰八字和详细情况告诉了我,当晚,我们就焚香招魂。

  我先是元神出窍去云英身上查探了一番,确定了凌雪没有附身于她。

  然后我就念起来招魂咒,半炷香之后,屋里陡然变冷,电灯统统熄灭了,只剩龛前的烛火发着幽幽的光。

  一个跟云英年龄相貌都相仿的女子,幽幽的从暗处走来,我知道那便是凌雪了。

  我将云英拜托我想问的事,问了一遍,得到答案后,才将她送走。

  在我跟凌雪交谈期间,云英是看不见也听不见我们的谈话的。

  一切结束后,我睁开眼睛,屋里恢复了灯火明亮。

  云英正用焦急而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对她两手一摊,说:“正如你预料,凌雪已经不在了。“

  虽然早有预期,云英还是啊的一声,跌坐在沙发上,喃喃道:“没想到是真的。“

  我还有更劲爆的事要告诉她。

  我说,凌雪告诉我,她从小,也跟你一样,每天和睡眠的时间是一半一半,而她在里,过着的是你的人生。

  我查了一下,你们俩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你们本来命里是一对双生子,在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分开了两地。但你们魂魄间的联系,却一直没有断过。

  你在梦中惊醒那天,凌雪出了车祸。

  我这么估计的,大概你惊醒那一刻,就是她去世那一刻。

  云英脸色苍白的点点头说,您说得对,有个情况我忘了给您说,那天惊醒,就是因为“我“(凌雪)出了车祸。

  我说,既然已经两隔,那你们之间的联系就已经断了,所以那以后你就没再她了。

  不过,刚刚凌雪还拜托我一件事,她让我转告你,希望你能代替她,帮她给父母尽孝,她说你一定会同意的,因为在你的中,你也跟他们生活了那么多年,应该是有感情的。

  云英眼睛湿润了,点点头说,放心,这个我会做到的。

  还有,凌雪说,她去世之后,她的男朋友一直很颓废,希望你能帮他走出来。

  云英没说什么,脸却红了。问道,凌雪还说什么了吗?

  我说,凌雪最后一句话是,让你带着她的记忆,好好生活。

  云英有点惆怅的说,我真想见见她,这么多年,我感觉,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可是好遗憾,我们却没机会见上一面。

  我安慰她说,人和人之间的联系,都是靠着,缘起缘灭,顺其自然吧。

  云英点点头。

  后来,我听说云英认了凌雪的父母为干爹干妈,不过凌雪的男朋友一直放不下凌雪,没有跟云英在一起。

  这件事之后,我常常会想,会不会世界上某个角落,也有另外一个王大碗子呢?又或者,我现在的生活也是某人的?

原文标题:她们在梦中交换人生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