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魂(下)

  看着车窗外那阴沉的天气,我心中不免有一思压抑和困惑,为什么要把这个案子给我?为什么要等18年在结束它?种种困惑在我脑子里徘徊……

  突然,一个猛地急刹车把我拉回了现实。

  “撕,小林你干嘛呢?”我有点生气的怒道。

  “,你看前面”说完小林手指了指前面。

  我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引烧纸”的。(引烧纸;人死后,魂魄离身会暂时迷茫,这时就需要家人在十字口烧纸,引亡者回家,这样才叫落叶归根)。

  “小林,停车我们去祭拜一下”我说。

  “,这事,我们去干嘛?”小林不耐烦的说。

  “你懂个屁,不想惹麻烦就跟我下去”我有些生气的说。

  说完我就开门下去了,小林见我下去了,也跟我下去了。

  “,我错了。你没生气吧?”小林笑嘻嘻的说。

  “严肃点,我大度的很。”说完我就向“引人”走去。(引人;丧事的指挥者,村村都有,主要是负责丧事的规矩方面)。

  “您好”我微笑着向引人抱拳打招呼。

  “嗯?有事吗?”引人疑惑的道。

  我看这引约五十挂零,有点本事。就不拐弯抹角了。

  “叔,这引烧纸的规矩我略懂。”我直接了当的说。

  “哦,那你拜一下吧”引人少有兴致的说。

  我走到八仙桌前,拿了三炷香对着遗像拜了拜。并说;过惊扰了您老人家,在此诚信祭拜,还望您老人家不要。

  说完我从兜里套了20块钱零钱放在了桌上。装身回到了车上,小林见我走了,照着我刚才做的匆忙做了一遍,也回来了。

  开车,继续赶。在经过引人身旁时,我摇下了车窗,对着引人点了下头。那引人看着我们的车也点了下头。

  “唉?,你刚才做的是什么意思啊?”小林疑惑道。

  我会心一笑说“这里面的道道多了,慢慢学”。说完我闭上了眼睛。

  小林见状知道我不想说,也识趣的不在问了。专心开车……

  不知过了多久,小林晃了晃我。“,我们到了”。

  我看向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揉了揉眼“开始干活了,小林”说完我下了车,手里拿着一把通体发黑的唐横刀。小林见状忙上前来问我。

  “,你这是什么刀啊?能管用吗?”小林有点疑惑不解。

  我笑了笑“这是唐刀的一种“仪刀”,我给我的,等你出师了,为师送你一把“鄣刀””。

  “真的吗?太好了。那这刀咋还不一样?”小林说。

  “我给我我四把刀,“仪鄣横陌”他老人家让我传下去……”我说。

  “,你咋不说了?”小林说。

  “嗨,我跟你个小屁孩说这干啥,为师说给你就给你,其它的别问”我说。

  小林识趣的去后备箱拿了些东西,就跟着我进村了。

  根据说的,这村头第一家就是了。

  我上前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妇人“你找谁啊”。

  “婶子,我找杨建平(老杨),18年前孩子的事。”我刚说完,那妇人猛地把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一个小老头来,又开了门“对不起啊,我就是老杨,刚才是我姐,脑子不好,请进吧”。

  我进去也没说啥,就感觉这院子里温度比外面低。“我到这来,想比你也知道,杨棂呢?”

  老杨见状叹了口气“唉,这都是命啊,在里屋”说完老杨指了指前面。

  我也没说啥,走了两步对着屋里喊道“我是该叫你杨棂呢,还是叫你其它呢”。

  过了一会屋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哈哈,你终究还是来了,挑明了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跋扈,这么直接,我也就不客气了,小林,学着点”。说完我从身后的刀筒里抽出仪刀。“吾以墨家术为令,秘境——开”。

  待我念完口决,我脚下以我为阵眼向外散开一个巨大的阵。

  “杀你的是墨家第50代门人——墨臻”说完我挥刀一个横劈,屋里传来一声的吼声。

  破门而出的是一个身披白袍的年轻女子模样的鬼。

  “赐教,双魂鬼”。我道。

  那女鬼的朝我扑来,我一个格挡,顺势一个劈砍。

  挡下后我心想“这玩意这么菜”。

  见状我收起了刀,左手捏了个天雷决。我往后退了几步。那女鬼憨憨的跟了几步。我笑了一下“上当了”。我一个天雷决直接劈在了那女鬼身上。

  双生魂——卒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陷入了迷茫。这尼玛也太菜了吧。

  回去的上,我陷入深深地困惑中。

  画面一转。在一处间里。一个老头看着车里藏的摄像。笑了一下“墨臻,真正的在后面呢,不急。这是道开胃菜”。

原文标题:双生魂(下)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