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与

  秋天的艳阳把这片沼泽地照的闪闪发亮,迈克尔 考夫曼和哈里 梅森这对亲密的挚友,架着小艇来此打猎,这里绝对是收获猎物的宝地。几个小时前几十米深的潮水曾淹没了这个沟壑,他俩把小艇拖到岸边后,就开始在粘稠的污泥中挣扎行进。

  “这可恨的东西像浆糊一样。”迈克尔考夫曼说。他提起右腿跨了一大步,想走得更快些,但左腿的长靴却被吸住,不能动弹,他猛力拔腿的时候,忽然两条腿都不能,他试图把身子向前扑,然后向左右闪动,可是每次试拔一次,他就觉得自己陷的更深,一转眼功夫,灰胶泥淹没了他的小腿。

  迈克尔 考夫曼大声呼叫:“救救我,哈里!”他惊慌之中扔掉了枪,片刻之间枪就沉入了泥底。

  他们曾听说过这一带松动冰川淤泥的厉害,没想到就在他们脚下,这东西像流沙一样,表面上和别的稀泥没有什么两样,但一被吸住,就休想。

  哈里解下,战战兢兢地向着迈克尔走去,先试一步才走下一步。 迈克尔终于抓住了。“抓紧呀!”哈里一面一面拖拉。

  迈克尔两腿发力身子向前冲,可是黏糊糊的烂泥像老虎钳似的把他夹住,后来哈里觉得泥面越来越松,这才惊到“两个人同时被困是最要不得的。”

  “这可不行,再这样,我只会白搭一条命。”哈里果断地退回岸上,“我去找人帮忙,下游也许有人在打猎。”

  哈里 梅森抬头看了看,已经升得很高的太阳,然后朝下游跑去,留下从腰部以下已埋没在泥里的迈克尔 考夫曼,独自思量自己的困境。斯加的潮水是世界上涨得最快和最的。再过几个小时,潮水就会席卷沙洲,纵使迈克尔考夫曼不被淤泥吞没,也会被潮水淹没。迈克尔 考夫曼一面颤抖,一面将双手伸到泥里试图,可是身体却越陷越深。“天哪,雪柔,救一ー”他突然停止了呼喊。

  正在奔跑的哈里 梅森猛地顿住身,他听到了迈克尔 考夫曼的喊叫,人在时总会喊出他最亲的亲人名字,而他喊的竟是自己的女儿!慢慢地,哈里 梅森像是明白了什么,缓级转过身,瞪着还在,淤泥中挣扎的迈克尔 考夫曼。

  迈克尔 考夫曼也看到了哈里 梅森突然停住了脚步,一惊,旋即喊道:“快去,哈里!还有一大笔钱等着我去花呢,你我多年的交情,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那笔钱会有你的一半,快去啊!”

  哈里犹豫着,终于还是朝前跑去。

  没过多久,一架直升机在迈克尔 考夫曼不远的地上着陆,哈里梅森和一个留着金发的男子从机舱里跳了出来。  “迈克尔,感谢和詹姆斯 桑德兰总裁,我们来救你了!”

  起初,詹姆斯和哈里试图一面,挖泥一面把迈克尔 考夫曼拉出,没想到瞬间,他们也自身难保,在淤泥里毫无办法地挣扎。幸亏詹姆斯 桑德兰只陷了一条腿,他好不容易挣扎,顺手拉出了哈里 梅森。

  接看,他们奔到直升机那里,取出一副担架,以便跪在营救迈克尔。可是淤泥不久便把担架淹没,使他们不得不再度退却。

  现在惟一的方法就是用直升机把迈克尔垂直地拉上来。哈里把一根细缆绳打了一个结抛了下来,让迈克尔套在腰上。

  哈里 梅森蹲在敞开的机舱口,詹姆斯 桑德兰把吊缆掣扳目“上升”。吊缆顿时细紧。可是,迈克尔却突然向侧折身,然后慌忙地向哈里势叫停。他痛得两眼圆睁。

  哈里 梅森刚要对詹姆斯说停下,缴紧的绳索却突然断了,詹姆斯 桑德兰听后双肩一耸,“很抱歉,我这私人飞机很少用它,可能时间太长,腐蚀了。再说一个人身体深埋在冰川泥中,受到的吸力常大的。我曾听说,有一次类似的营救活动,被困者的身体竟被拦腰扯为了两段。”

  “不,我们一定要教他,我需要一” 哈里朝詹姆斯求道。

  “我会的,朋友。”詹姆斯 桑德兰安慰道。”我们只能用把他拉上来了,解下你的腰带,一定要拉住!”

  “我们离他太远,”詹姆斯 桑德兰又说,“角度也不好,我们必须在他头顶正上方停留不动,离他越近越好,以便容易对话和取得最大的控制。然后,我们非常缓慢地把他垂直拖起。这是我们唯一希望的办法,也是他惟一的机会。但是同样存在,稍有差错,直升机就会把那人的背撞断,甚至于把他压死。

  直升机向迈克尔低飞过去时,旋翼激得泥浆四溅,使他眼睛也睁不开。眨眼之间,小泥团便像榴一样射击着他,使他不得不用冰冻的双手来招住眼睛和耳朵。直升机先是在他9米,逐渐降到6米…然后3米。发动机的啸声震耳欲聋,迈克尔竭力抖缩身体。2米…1.5米…“不能再低了!”他挥臂嘶喊。

  哈里在机舱口身向前倾,拼命用手势叫他把泥挖开。迈克尔点点头,随即开始用手刨开四周的淤泥。哈里暗暗折铸,千万不要出差错。如果突然刮起一阵风或是杆稍微扳错一下,甚至发动机骤然停息片刻,迈克尔的背部就会像树枝一样折断,那么他的承诺也将永远不能兑现。

  这时迈克尔感觉到觉到腋下在向上拉,这时淤泥差不多已经到胸口,虽然他竭力把泥推开,可是淤泥像火山熔岩似的,很快又涌了回来。迈克尔累的不断喘气,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在驾驶舱里,哈里觉得他的足踝在不断抽筋,肩膀也已变得僵硬。他恨不得抽起杆,把那人从泥里拉出来,但是他非常明白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

  突然间,一阵风把直升机荡到左边。 “保持!”詹姆斯 桑德兰叫道, “下面那个人到了真正麻烦!”

  “继续努力”哈里粗声说, “我们不能抛弃他。”冷汗流下他的脖子。 他知道,现在潮水随时都可能来到。虽然,但无论如何也不能下面那个人葬身泥沼。

  终子,迈克尔 考夫曼觉得有个拉力在轻微地把他向上垃起,他已不再下沉。于是,他不断地掐泥,抓泥和抛泥。逐步向上提升,泥沼渐渐降到了他的大腿。

  猛然,机身一顿,迈克尔 考夫曼发现自己脱离了泥沼,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

  直升机带着巨大的吼声,还在升。哈里死死抓着头看着迈克尔,心中充满了的,猛然,他被迈克尔嘴角的笑容震住了。

  他的笑是什么意思?背信弃义的得意?和雪柔幽会的喜悦?他沾满稀泥的脏脸渐渐变得令哈里来厌恶起来,这张臭脸或许无数次粘在雪柔的脸上,他以后肯定还会这样做!可感的东西!带着你的钱见去吧!

  哈里 梅森心里道,他的拇指轻轻一掰头。

  随着一声惊叫,迈克尔 考夫曼重重地砸了下去,落在那片淤泥上,粘泥迅速涌向迈克尔 考夫曼遗留下的空洞。很快就把它填满了。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情感与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