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胎

  我在帝都的朋友不多,薛清算是一个。

  薛清是,两三年前因合作一个灵异案认识,那个案子我们一同经历了,也算是过命的交情。

  平时因为大家都忙,我们很少见面,但微信上常联系着。

  我晚上睡觉有关机的习惯。

  因为魂魄其实就是一股能量,而手机很容易接收这种能量,晚上人的阳气弱,开机将手机放在枕头边,是很容易中邪的。

  有些怨灵附身不到人的时候,就喜欢暂时在手机里栖身。

  轻则手机的主人霉运连连,重则生病招灾。

  其实不只是手机,像电视、pad这些电子产品,都有这种问题。

  而手机,又比电视这些更容易招邪,因为人直接接触,个人信息也多,大家也习惯带在身上,或放在近旁。

  扯远了,话说回来。

  这天,我起床开机,看到手机上有条未读信息,是薛清发过来的。

  “中午有时间吗?十万火急!!!”

  短短一句话,用了三个惊叹,看来薛清确实是遇到棘手的事儿了。

  薛清跟小丁不一样,人比较稳重,如果不是真的有棘手的事,不会用这种语气。

  我立马给薛清回拨过去。

  电话里薛清的声音有一丝疲惫,他说是里出事了,具体什么事,电话里说不清,等见面再说。

  一般阴气很重,是很容易有怨灵出没,所以一般在修建的时候,都会请人看好风水,布好辟邪之物。

  再加上里很多重刑犯的杀气很重,一般鬼魅也不敢兴风作浪的。

  我很纳闷,里能出什么事。

  洗漱一番,我便打车去东四环的一个咖啡店,薛清说的出事的就在东四环附近。

  我很久没来过这边了。

  以前在东五环住,去市里上班,经常会过这里。

  说实话,这边的风水不是很好,东五环边上有一个很大的垃圾填埋场,附近又是,以前还有一片坟地。

  可以说,这边是孤魂野鬼的乐园。

  后来之所以搬离那边,也是因为不胜其烦。虽然它们对我造成不了,但整天看见这些也烦。

  有时候遇到它们作怪,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后来有一次,我住的小区,一个女人从家里跳楼了,掉下去的时候直接被树枝扎过,挂在树上,死得特别惨。

  据说还是刚生完孩子。

  别人都说她可能是产后抑郁,只有我知道,她是招了脏东西。

  不过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才有果。

  虽然我窥见了,却不会随意去改变,以免影响。

  像这样的事情看多了,我便离开那边,重新觅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定居,大概有四五年,没有来过这边了。

  这次过来,感觉这边煞气比以前更重。

  我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等薛清。

  刚喝了一口,薛清就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来不及寒暄,他迫不及待给我讲事情的经过。

  事情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

  最开始是有一个犯,莫名其妙的在狱中暴毙。据薛清的描述,死状极其恐怖,连他这常年看尸体的人,看着都觉得恶心。

  我大概描述一下,觉得害怕的宝宝,可以跳过这段,直接看后面的事情发展。

  那个犯,虽然在中,但是现在条件好啊,三餐不错,作息规律,不但没瘦,反而比在坐牢前还胖了,大概有一百八十斤的样子。

  而他的尸体,只剩下不到一百斤。

  为什么会这样呢?

  首先,他的肚子上有一个篮球大的窟窿,据薛清描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肚子里钻出来,把肚子给撑破了。

  诡异的是,他肚子里的,全部不翼而飞。

  而整个人,就像被风干了一样,面目全非。

  后来是做了基因鉴定,才确定尸体确实是他。

  因为他是重刑犯(据说是连环案的凶手),被单独,所以这件事只有知道,里并没有人知道。

  有人非正常死亡,把这件事就报到了。因为这事儿比较诡异,就让以前处理过诡异案件的薛清来负责。

  薛清查了犯的资料,这人也是个,几起案子的作案手段也相当残,调查了一番之后,他认为是冤鬼索命。

  当然,这种理由,不能直接写到报告里,便随便写了个理由,结了案。

  因为此人本就是犯,也就没再追究。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过了两天,又有一个,以同样的方式暴毙。

  这回这个死了的,是个犯,判了三年,已经了两年多,还有几个月就出狱了。

  这次除了,还有同屋的几个狱友看见了,那几人当时就吓尿了。

  其中一个还大叫有鬼。说之前几天就感觉到不对头了。

  说有鬼这个人,叫吴瞎子,在外面的时候靠生活,经常装成瞎子给别人算命。

  这次进来,是因为拐卖小孩。

  薛清虽然不相信他真的看到鬼,但在这样警卫森严的地方,能做出这种案子的,要说是普通人也不太可能。

  当时他就想请我来帮忙。但新来的领导不相信之说。还把他了一顿。

  没过两天,就又了。

  就这样,半个月之内,已经陆续有六个人。

  领导这才觉得有点压力,默许了薛清来找我合作。

  薛清查了,这六个人,在上没有任何交集,原因和时间也各不相同,性别也有男有女。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这座服刑。

  我点点头,听他讲下来,心里也毫无头绪。

  这种死状,以前没听过没见过,没有什么案例可参考,于是我决定去实地考察一番。

  薛清要帮我买单,我没客气。反正他有办案经费,可以报销。

  我们出了门坐上他的警车,朝四环疾驰而去。

  到了门口,一股让我都心惊的怨气在上空盘旋。

  我能感觉到这股能量非常强大,但奇怪的是,怨而不邪,非常。

  如此的灵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怨灵,是一个婴儿,甚至是没有出生的婴儿。

  但婴儿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怨念和能量?又为何会出现在里?这点是我想不通的。

  我先了一遍避鬼咒,避免邪祟近身,然后才跟薛清进去。

  因为我们到这里时,是午后两点,全天阳气正旺的时候,能不能找到那个怨灵,我还真没把握。

  进去查看了一圈,没见到什么异常。

  薛清有点着急,说难道他想错了。

  正说着,我看见旁边有一个医院,突然心里一动。

  我问薛清,平时这些,如果生病,是不是就送到这里?

  薛清说是的。

  那,有没有在这里生孩子?

  薛清说,那倒不会,因为女在孕期,是可以的,有些比较轻的,甚至可以不执行处罚。

  这就奇怪了。我心道。

  奥,对了,前一阵,这里倒是收过一个孕妇,但不算是生孩子吧。薛清突然想起来说。

  什么情况?我忙问道。

  原来,一个多月前,警方一个吸du的女人冰冰,被抓的时候,孩子已经胎死腹中。

  当时考虑到她是孕妇,根据相关法律,警方对她做出行政15天不执行处罚的决定,教育了一番,就放了。

  没想到,半个月后,冰冰又因复吸被抓,离谱的是,胎死的孩子,竟然还留在她腹中。

  原来,她将怀孕当做挡箭牌,来规避吸du被抓的惩罚。

  而这个死胎,已经在她肚子里呆了两个多月了。

  薛清说到这个女人,频频摇头,说你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疯狂。

  冰冰拿怀孕当挡箭牌,不是一次两次了,三年时间里,她因为吸du被抓五六次,每次都处于怀孕期。

  因为吸du,基本每次都是死胎。

  这次被抓了之后,被送到旁边的医院将死胎打掉。

  听到这里,我心里大概有数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婴灵,应该就是冰冰这次打掉的胎儿。

  因为先天不足,在妈妈肚子里,就不幸夭折的婴儿,本来是可以的。

  而它的妈妈,在它夭折后,因为,将它在自己肚子里,无法入土为安,魂魄错过的时间,从而成为怨灵。

  冰冰的里,其实还留着之前三年堕掉的五六个婴儿的怨灵(堕胎的婴儿是无法的),他们被du品浸染,成为很强的负能量,与这次怀的胎儿的怨灵融合在一起,成为毒胎。

  若她在地方,将这个毒胎打掉,也许也没什么事。

  巧的是,她打胎的地方,阴气极重,又加强了婴灵的力量。

  我让薛清去查一查,之前死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有吸du史。

  他一查,果然是。

  他们身上的气息,跟怨灵的母体很像,于是将它吸引过去,进入他们体内,将精气吸干,再破肚而出。

  我让薛清照我的要求去准备了一些东西。

  等太阳下山后,我在医院和之间摆了一个,开始做法。

  夜晚给这里更增添了一份神秘寂静。

  我闭眼念着往生咒,心里一片空明,一阵阴风吹过,我看见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孩走了过来。

  它长得挺可爱,像刚会走的样子,摇摇摆摆的,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说:姐姐,我好冷,抱抱我。

  我知道这是灵婴幻化出来的。它此刻如此可爱的样子,不过是为了我,然后乘机上身,我才不会上当。

  不过对着这么一个婴儿,我还真下不了手。它其实也挺可怜的。

  我问它,你为什么要害人。

  婴灵眨巴着的眼睛,看着我说,姐姐,我饿,我冷……

  我说,姐姐送你去吧,别再害人了好吗?

  灵婴一听我说要送它,立刻换了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说,我不,我不要做别人的孩子,妈妈坏!妈妈坏!

  唉,从来就没享受过母爱,也难怪如此,我略一思索,问它,你想不想看看妈妈?

  这次,它没有反对,又变成一个小婴儿的样子,咬着手指头,最后点了点头。

  看来,就算已经成了怨灵,它心里也是在渴望着母爱的。

  我心里一阵酸楚,画了一道符,往天上一扔,冰冰的魂魄便被招了过来。

  她有点蒙圈,有点害怕,惊恐的问我,这是哪里。

  我说不用怕,这是在你梦里。

  我指了指婴灵,对她说,这就是你还没出世就夭折的孩子,你好好看看吧。

  此刻的婴灵,正可怜巴巴的缩成一团,看着冰冰。

  孩子?冰冰迟疑着走过去,碰了碰婴灵的脸。

  妈妈,婴灵一把抱住冰冰的胳膊,哭了起来。此刻,它不是一个怨灵,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冰冰抱着它,留下了眼泪,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

  妈妈的怀抱,好温暖啊。婴灵的头在冰冰的怀里蹭啊蹭。

  我看见它身上的戾气,一点点弱了下去,抓住时机将一张往生符,贴在了它脑门上。

  它的身体开始虚化,从冰冰怀里消失。

  冰冰茫然的抬头四顾,我说孩子化解了怨气,开开心心去了,不用担心。

  说完我闭上眼开始念往生咒,不再理她。希望她以后能吧。不过看她气运,这一世也没多少时日了,便会去下一世这辈子做的孽。

  送走婴灵后,里没再了。

  被打掉的孩子,会成为婴灵甚至怨灵,三界不收六道不认,不能,只能一辈子跟在母亲身边。

  所以,我想姑娘们一句,不要轻易堕胎,父女的,是几世修来的,需珍惜。否则,必受。

原文标题:毒胎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