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背后的故事

  父亲把一个礼物盒放在儿子面前的桌面上。

  十五岁儿子三除五下撕开包装,一台设计庸俗的山寨机从盒中出来。

  “去,这种便宜货你自己用吧。”

  儿子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耍起脾气来。

  对于孩子的父亲并没有生气,而是意味深长的说:“儿子,当你知道这台手机背后的故事,你就不会再小看它了”.

  这台手机叫必爱风,是一个保健品首先的。为什么叫“首先”?请听以下说明。

  大约两年以前,在蓝必保健品有限八平方的部室内,三个人员正陷在恐惧中。三天期限已过,死亡正在向他们逼近。

  的经理,王顺成早年靠劫杀iyin女起家,性格十分。现在也经常借故员工。因为他有伞,所以总能。

  三天前,王经理命令的三名网络人员必须在三天内出一款流行手机,并且费用要控制在三百块以内,否则,不止他们,连他们的家里人也要遭殃。

  这就好比对他们直接宣判了,死期定在三天后。

  在死亡的压力下,三个年轻人已经了常性。

  年龄最大的组长李伟强作平静的写着,而比较年轻的两个组员就没有那么冷静了,胆小的新人陈一波坐在地上喃喃自语,裤裆一片,他今天第一百五十次失禁了。唯一的女组员白莎莎正的载载舞,如果她现在还有判断力的话,她肯定后悔死进这个了。

  就在此时,室的门被的打开了,一个身穿西装的胖子冲了进来,手持一把三十厘米长,半厘米厚的尖刀。这人就是王顺成。

  一进间,王顺成便发出超过五百分贝的咆哮,就像有好几百头猛虎同时在吼叫。在吼声中,间里的电脑荧光屏和玻璃杯等纷纷开裂,破碎,三个年轻人纷纷捂住耳朵趴倒在地,再也顾不得装疯卖傻。

  “创新!一天创一千个新!创新!一天创一万个新!”

  王经理举起尖刀大叫起来。

  等到内杂物不再破碎,三人也抬起头来。

  “手机做出来了吗?”王经理明知故问。

  “软件已经编好,只等硬件_”

  小陈拖着湿漉漉的裤子上前解释道。

  王经理手起刀落,一刀刺入陈一波的太阳穴。

  随着刀子被用力拔出,粉红色的脑浆像牡丹花般绽放。小陈颤抖着倒下,随着第一百五十一次失禁,双腿慢慢的伸直了。

  白莎莎受惊过度,像非主流一样嘟着嘴尖叫起来。

  王经理右脚蹬地,奋力飞扑,一刀刺进白莎莎丰满的,接着补上一百多刀。随着刀刃刺进骨头的“咯咯”声,莎莎白皙的身体变得像的猪肉一样。

  “接着轮到你了。”

  王经理用刀尖指着李伟强,咬着牙大笑起来,从腰上取下一个布包打开来。

  此时王经理手上赫然放着李伟强六岁儿子的人头。

  “我特地到你家去把你的小龟种给了,好让你上不寂寞。”

  随着一声大吼,王经理把小小的人头用尽全力摔在地上。

  清脆的一声响,地板上开出一朵红中带白的大花。

  红的是血,白的是脑髓。

  李伟强向那朵花爬去,脑海里满是和儿子在一起的回忆。

  他老婆难产死去后,就剩两父子相依为命。

  儿子非常懂事,从不为爸爸添麻烦,因为李伟强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为了可爱的儿子,李伟强才能冒着生命在一个的手下工作,再苦再累从无怨言。

  如今,原本天真活泼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一滩粘糊糊的红色。

  一声呜咽,塞在李伟强的喉咙中,久不出来。

  世界在扭曲,倾斜。

  那个满身肥肉的活王八的笑声越来越尖锐,就像锉刀一样刮着李伟强的神经。

  “格嚓”

  脑中有什么开关打开了。

  “哈哈,头脑一片空白了?”

  王经理扭着脸发出轻蔑的嘲笑,飞起一脚把李伟强的身体踢飞。

  李伟强撞翻办公桌,背靠在翻倒的桌子上。

  杂物从摔破的抽屉中散落。

  滚到李伟强手边的,是一个自制的X剂。

  这是以前行踪不明的同事大宝制造的。

  大宝曾经说要把炸了,花光全部积蓄买了好几百公斤de-tona-tor.

  在大宝后,作为好友的李伟强便负责处理这些。

  本来打算全扔了。

  王经理着靠近。

  李伟强迅速捡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拉开了导火索并投向王经理的脸部。

  王经理用左手一把接住。

  是个臭弹。李伟强想。

  可是就在接住的瞬间,“碰”耀眼的四射。

  在王经理手中,三千多度的铁水四处飞溅。

  左手当场被炸得粉碎,滚烫的铁水迎面浇了王经理一头一脸。

  “哦啦啦啦啦__”

  王经理发出悦耳的,用剩下的右手捂住脸在地上翻滚,刀也被甩出老远。空气中弥漫着肉被烤焦的香味。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李伟强双手搬起办公桌向西装上还燃烧着火苗的王经理砸去。

  “轰_”

  结实的橡木桌子砸得粉碎,王经理硕大的猪头被砸得凹进去碗口大的一块,昏死过去。

  李伟强捡起尖刀,几刀把王经理的衣服划下来,用力把他右手的肌腱割个稀巴烂,把两脚的脚筋也挑断。

  确认里已经没有人,把门锁好。

  这子隔音很好,任这个龟公怎样,外面也不会听到分毫。

  回到间,龟公还在昏睡,的肥肉被烧得布满水泡,伤口还在“汩汩”的流血。

  当龟血流失三分之一的时候,王顺成就会变成乌 龟王 八蛋。

  李伟强不想让他走的那么安详。

  所以他找来铁条,放在铁水溅在杂物上燃起的火堆上烧红。

  把通红的铁条狠狠的插入泛着肥肉的出血口,冒出阵阵青烟。血止住了,李伟强觉得自己是天才。

  王顺成因为剧痛苏醒,再次发出煽情的。

  被铁水烫熟的两只龟眼,像乒乓球一样突出来。

  李伟强用手抓住王顺成脸上铁水冷却后结成的铁渣,用力一剥到底。

  随着一声娇嗔,焦臭的肉汁四处飞溅,王顺成烂糊糊的脸皮连带肌肉被整张拔下来,就像脱面具。

  李伟强指着王顺成惨白的无皮骷髅脸大笑起来,并再次拿起刀在王的右乳割下五斤左右的肥肉,用烙铁把伤口烧焦。

  娇喘连连,王顺成再次娇了。

  李伟强把龟肉拿到火堆烤熟,大口大口的啃起来。

  三天粒米未进,他已经饿坏了。

  看着龟公肥胖的身躯,李伟强气不打一处来,又在其腰,背肩膀各割下二三十斤肉来,当然没忘了帮他高温止血。

  看着已经减肥的龟公奄奄一息的在地上,李伟强充满了成就感。

  拿起尖刀,在龟公的脸颊骨上狠狠的挖掘起来。

  找来榔头辅助,五分钟后,终于在王顺成的骷髅脸上挖出一个直达大脑的直径五厘米左右的洞。

  脱下裤子,李伟强把坚挺的下 体插入洞中。

  一阵,李伟强的后背痉挛一下,把憋了几年的滚烫的射进王顺成柔软的大脑中。

  “不行,你还不可以爽。”

  李伟强边露出爽朗的笑容,边用榔头重重的往王的骷髅头上敲击数下。

  两只熟透的眼睛从龟公的眼眶里飞出。

  李伟强用嘴巴接住其中一只,一口咬爆。

  再次把烙铁烧红,王顺成的肛 门并狠狠的搅动着,发出咝咝的声音。

  用力拔出铁条,随着一阵粪臭,直肠也被拔出。

  用脚踩着王顺成的肠子,李伟强像拔河一样往外拉。

  拉出十五六米的时候,由于用力过猛,“喀嚓”一声肠子断了。和着肠子里未消化的牛肉和蔬菜,粘稠的龟血像洪水一样吼叫着流失,就算用烙铁也止不住。

  龟公不断颤抖,逐渐虚弱,连头也快缩到肚子里去了。

  看来变成乌龟王八蛋只是时间问题了。

  李伟强用刀划开龟公的肚皮,把肝脏撕得粉碎,把胆囊挖出,接着用榔头敲击刀柄破开胸骨,用烧红的烙铁在肺叶上烧出几个大洞,狠狠的把尖刀插在颤抖的长满包心油的心脏上。

  再看龟公,已经变成了缩头乌龟。

  在里找了一套不知谁的运动服换下血衣,李伟强锁上大门,拿起在龟公王顺成身上找到的钥匙,李伟强开起龟公的宝马车直扑龟巢。

  由于曾被王顺成命令到他家帮忙家务。李伟强很顺利的进入了王顺成的家中。

  用刀挟持王顺成十四岁的女儿,李伟强很顺利的了怀孕的雌龟(王顺成的老婆)。

  把雌龟绑起来之后,李伟强尽情的享用着十四岁的小王八,并在**时一刀切下她的头颅,体验着失去头部的身体下身的禁缩。

  由于太紧了,李伟强用刀破开了小王八的小腹才把宝贝。

  往雌龟惊呆的脸上刺了对穿而过的几十刀,李伟强剖开她九个月的怀孕肚,在羊水和鲜血的浪潮中把胎儿撕成几块。

  把王家付之一炬后,李伟强踏上了逃亡之,至今未被抓获。

  在蓝必倒闭之后,刘记快餐厅接手了爱必风手机的,最终完成并投产。但却因为爱必风了某外国品牌的手机的版权而被最后停产,召回。如今市面上留存的爱必风已经成为了收藏家眼里的珍品,在甚至被炒卖到五十万一台。

  说完,父亲叹了一口气:“这台手机凝聚了很多人的血与生命。可谓有血有肉。”

  儿子把手机抱到胸前,久久不能自己。

原文标题:手机背后的故事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