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四)

  我微笑着看着小柔姑娘,眼里的求知欲奔涌而出,小柔姑娘呵呵一笑说道:“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阴蛊啊,是养蛊届里面很邪门也很偏门的一种,学起来难度很大,因为这阴蛊不是用有生机的物体来寄养,而是用阴魂来培育的.这对养蛊师的要求很高,一般人没有这个能耐.“

  我了,用阴魂来养蛊,这是哪门子说法,阴魂的阴气冲天,这蛊虫喜阴没有错,但是如果真的放在阴魂身上,恐怕是不下来吧?我带着疑惑看了看,又看了看张,他俩一起点着头,似乎很赞同这小柔姑娘的说法.

  我没有说话,小柔继续说道:“其实阴蛊在很久以前是寄生在坟墓里面的尸体而形成的,有的人为了防止盗墓贼,会在里面用坟墓的阴气来养写阴蛊,所以之前一段时间很多修挖到坟墓的人或多或少的都种了些阴蛊之毒.事后或多或少的健康会受些影响,主要是会造成的皮肤溃烂.但是我们现在说的阴蛊和这种阴蛊就不一样了.很多有心之人,开始动歪脑筋,联合一些懂之术的人用阴魂来养蛊,这种蛊出来就不是那坟墓里面的野生蛊能比的.用这东西害起人来就真的是难办了.“

  “嗯,那我大概有个概念了.“说完这句,我又埋头吃起菜来.

  张继续说道:“阴蛊这东西我也不是很懂,本来也不想接触,但是我们之前接了两个客户,过那个土屋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这一片我比较熟悉,知道前面也没有落脚点,就带着徒弟去拿土屋里面准备歇脚.我们把客户安置好之后就准备煮点东西吃了睡觉,开始还好,没有什么异常.等到睡着之后,才发现很不对劲.“张所说的客户,就是尸体.

  “怎么呢?“问道.

  张说:“我睡着之后就做了个梦,这非常的真实,我梦到我徒弟和那两个客户都变成了一个个满身是血洞的人,那每一个血洞里面都爬着一条蜈蚣.他们表情非常痛苦,哭着喊着求我救他们.在梦里,我不知道怎么办,这样的事情我根本没有碰到过,过了一会儿,他们三个一起朝着我围了过来,两个客户按着我的双手,我徒弟用双手使劲儿掐住的我脖子,后面我就窒息被憋醒了,我醒来之后两个客户已经不见了.我徒弟也坐在我身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这个时候小周已经被鬼附身了?“问道.

  张嗯了一声,继续说道:“是的,我叫他都没反应,只有拉着他走,他才会跟着走,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老张,那你怎么知道那土屋里面有很多鬼的?“又问了出来.这也是我想问的.

  “因为我进去的时候看到了!进去的时候还没到五点钟,徒弟打开那土屋的门之后,我拿手电照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得有十多个,有些还是穿着旧的装束.只是它们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太累了看花眼,也没在意.后面徒弟被附身了之后,我觉得这事儿有蹊跷.那十多个不是我看花了眼,而是真的鬼.“张语出惊人的说道.

  其实也对,要换我,我也会觉得我看花了眼.这怎么可能,一间子里面有十多个灵神,而且还有穿着旧衣服的,不是因为这么多灵神不能一起出现在这土砖屋里面,只是这么多灵神在一起,那阴气肯定特别强盛,任何人开门的时候都能感觉的到异样.这种异样是不可能让他们敢随便进去的.

  “这么多,还有穿着旧衣服的.这件事情不简单啊.先不说阴蛊,光那十几个灵神就有点难办啊.就那个附身的灵神强度就不小,间里面布满,那柳树枝还是我传下来的打魂枝,威力非同小可,普通的灵神打个一分钟早就受不了要现形的.如果老张你说的这十几个灵神都是这个强度的话,那就凭我和我徒弟两个人也没有很好的办法.“惊讶的说道.

  “啊?你都没把握吗?“张说,“那我们怎么办,我不是要和那养阴蛊的人作对,只是我那两个客户我一定要找回来才行.我走尸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丢失过客户.人死为大,这遗体可是丢不得的啊.“

  “这样吧,我也只是个判断,我们等会儿过去看一下情况,然后再商量什么怎么搞.“说.

  “嗯,“

  “好.“

  大家一致同意,再也没有说这件事情,因为决定等下要去拿土屋看看,所以也没有再喝酒.吃完饭之后周大哥主动买了单,我们又回到酒店把布包拿上.一行人才坐着面包车朝着那土屋方向走去.

  这个村叫做联盟村,很普通的一个村子,周围众山环绕,那土屋所在的山已经离村里有一段距离了,而且通往那座山的也很不不好走,坑坑洼洼.到了那山脚下的时候,的脸色又不好了.起来,显然是受不了这样的颠簸.我给吃了点姜片,缓了一下说:“走吧,我们去看看这神奇的土屋.“我看了看表,那个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那马不好走,山更加不好走,好在那土屋并不远,走了二十来分钟,手电也就能远远的扫到那土屋的轮廓了.

  在离土屋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说:“等一下“说完之后就拿着那强光手电远远的照起了那土屋来.那土屋只有一层,而且只有两个间.屋顶盖得是瓦片.瓦片也已经破破烂烂了.屋后有一条小沟渠.整栋子都是用的大土砖砌成的.由于年代已久,那两扇木门已经变成黑色的了.这个子没有窗,那两扇黑门镶嵌在那土屋前,就像一双的看着外面.附近偶尔传出咕咕的鸟叫声,整个屋子显得死气沉沉.

  又拿出罗盘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反应,然后说道:“再往前走走看.“又走了大概二十米,一摆手说道:“停.“此时离那土屋只有十多米的距离了.眼睛盯着罗盘,一脸惊恐的说道:“不能再往前走了.“然后把手伸进布包里面,摸出了一小把黄豆,在画了十多个手咒,随手撒了出去.

  那一把黄豆得有二三十颗.黄豆落地之后有的开始慢慢变黑.拿着手电开始在地上慢慢的查找了起来.嘴里数着数字.“一,二,三……十三.“一直数到十三,才停了下来.

  “里面有十三个灵神.“说完之后又想了一下:“而且都和那附身的灵神差不多强度,得再叫个帮手才行.“

  “叫谁?要不要我再找个收魂来?“张问到

  摇摇头说:“不用,我叫老潘过来,先回去吧,我今天很累,晚上做不了事,晚上先回去休息.明天等他到了再说.“

  说的老潘,是个正统的传人,和交情很深,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共同处理过很多事情,彼此知根知底,配合默契,他们加在一起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这个潘我也见过几次,能力和是一个级别的.很强.他还有一个徒弟,那徒弟是个虎背熊腰的黑胖子,不但没头脑,而且做事一根筋.他的名字叫肖爷.

  “,你叫潘来,那肖xx来不来?“我问到,内心还是希望那货来的,当时虽然和他接触不多,但是却臭味相投的很,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八字相吸,注定做一辈子的挚友.

  “他肯定会来啊,他都没出师,肯定和一起行动的.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他肯定要跟过来的.“说完就转身往回走.

原文标题: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四) 网址:/guigushi/2021/0202/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