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的代价6》(饥饿的孩子)

  易斯 塞拉不喜欢现在住的子,一家5口挤在又窄又小的木子里,和原先住的有天壤之别。但那只是遥远的梦了,那时,他的妈妈玛格丽特 贝克还在继续工作,爸爸也有 一份稳定的收入。现在,只能和那些与他们争食的老鼠为伴,惟一的感觉就是饿。

  “我们的日子来了,”刚搬家的时候,易斯 塞拉听爸爸杰克·贝克这样说,“但我们是坚强的, 我们要活下去。”

  他们总是在谈论活过来活不过来什么的。真烦,易斯心想。

  “我们虽然在物质生活上是贫穷的,但是在生活上不能贫穷。”易斯总是听父亲这样解释。

  他明白,他这样的真正用意何在。父母没有钱来心的养活他们,因此要在他们中间找出最适合养活的人。他在学校刚刚学过的,他懂得将要发生什么,他毕竟只是这个家的养子……

  现在,每天晚饭前他们都要唱。大哥卢卡斯·贝克会唱,二姐佐伊·贝克擅长舞蹈,就易斯没有任何特别的天赋,因此他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取悦他们,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望乡台,表示他是最适合的人选,最有价值。

  易斯没能获得成功,每一顿饭给他吃的总感觉都比他们的少。易斯也知道自己的表演从来不是最出色的,也就不会得到最多的食物。有一次他当面指出母亲在分配食物时的不公平。

  “净说傻话,易斯,”她说,“你们得到的是一样多的。真的!你这么小,不应该这么嘀咕事。”易斯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这天晚上,易斯感觉他比哪天都饿,但却还要饿着肚子等着表演结束。他的哥哥姐姐们又是唱,又是跳舞,他的父母笑着、喊着给他们鼓掌。

  易斯无力地鼓着掌,他饿得要命。随后就轮到他了,但他知道他的那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唱、跳舞他也试过,但那只是笑料而已。今天他又试着做了一件手工艺术品,但是他感觉他们看了之后只是礼节性的点了点头。

  “亲爱的易斯,你们大家都各有各的天赋,”父亲杰克·贝克说着,眼睛看着易斯,“你只不过是还没发现自己的天赋而已,别担心。”他站在那里,两手一拍说,“孩子们现在该吃晚饭了。”

  看见他们涌向厨,易斯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他知道今天的晚饭又不会得到最多的一份了。

  每个人都睡了,他轻轻离开身旁,呼呼睡得正香的哥哥姐姐们。他们的肚子都吃得饱饱的,当然就容易入睡。易斯蹑手蹑脚地穿过漆黑的屋子,向厨摸去。

  不需要厨有灯光,厨里每一个部分都装在他的脑子里,他来到放面包的抽屉前。没有人会注意到少了几片面包的。两片、三片,顷刻之间,面包一扫而光。易斯把所有的面包都吃了。

  当第2天易斯放学回到家时,发现厨有点不对劲,他马上就明白有什么变化了,储藏室的门上多了一把大锁。

  卢卡斯走进厨,嘴里嚼着一块三明治。

  “你是从哪弄到咱三明治的?”易斯问。

  “是妈妈给我做的。”他说,“所有的吃的都被锁起来了,我上哪能弄到呢?你我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对吧?”

  “你把昨晚上的事告诉妈妈了?”易斯问道。

  “没那个必要,”卢卡斯说着把身子靠在橱柜上,“妈妈看一眼就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你饿了,为什么不能像一个正一样吃东西?为什么不的吃呢?”

  易斯真想把他狠狠的揍一顿,他感情是吃饱了,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听见卢卡斯在后面说他不要脸,又听见妈妈说不要这样说,现在是困难时期。

  易斯坐在床上,他的胃在翻江倒海,如果肚子里有东西肯定会吐了出来,恶心的劲儿过了,他知道必须找一条,他不想就这么活活的被饿死。

  吃饭的时候卢卡斯说他有点不舒服,于是没吃饭就回到间里去了。妈妈把他的那份饭分给佐伊和易斯吃了。

  易斯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事在人为。他奇怪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如果他们得到的少了,那他不就可以得到多了吗!

  第二天早晨,易斯自告奋勇为全家做早餐,妈妈打开了储藏室的锁。他给爸爸妈妈做了炒鸡蛋。然后端起哥哥姐姐的麦片粥进了储藏室,在麦片粥里撒了一点糖和耗子药。

  “我很高兴看到你的变化,易斯。”爸爸说,“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要团结一心,共度。”

  傍晚,当易斯放学回家的时候,哥哥姐姐已经躺在床上直喊肚子疼。

  爸爸妈妈整个晚上都在围着他俩转,给他俩讲故事。妈妈让易斯给他们做饭。当他把饭端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吃的很少。

  “也许他们是患了流感而已,”妈妈对爸爸说,“过几天就会好的。”

  这天晚上易斯睡得非常踏实,因为他的肚子里是饱的。

  卢卡斯和佐伊没有好转。自从吃了麦片粥,他俩一天比一天吃的少,妈妈成天的唉声叹气,爸爸则每天都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上班,一天比一天忧心忡忡。

  易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使他们得病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足够他美美的饱餐几天。这样他就能有了。

  终于有一天,爸爸妈妈抱起卢卡斯和佐伊离开了这座。妈妈对易斯说:“我们把他俩送到医院去,我们相信你会在我们离开期间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

  他们刚一离开家,易斯就照着电视里的样子给自己做了一顿饭吃。然后又把剩下的一只鸡热热吃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易斯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了,来了,事情变得令人不解。一位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拉着易斯的手,说一切都会好的。有人在拍照,他们带着白手套在间里走来走去。有个告诉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回来,所以要把他送到某个孤儿院去。易斯开始以为爸爸妈妈死了,后来才知道他们被罪而被警方了。有人小声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妈妈居然给自己亲生的孩子下耗子药?”

  易斯锁上储藏室,跟在他们后面离开这小木屋。

  易斯总是饿。每天晚饭前他们都要把床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都要把手和脸洗得干干净净。易斯看明白了,那些床的特别好的孩子,得到的食物就多。这不公平。的孩子都在这里待了好几年了,他们当然知道院长喜欢把床铺成什么样。

  院长偶尔也让易斯下厨帮忙。厨到处堆着可以吃的东西,在这样的大厨里,易斯感到很安全。一到晚上,他们就把橱柜锁上了。

  易斯塞拉又消瘦了,如果情况不能好转,他知道该怎么做。他们这里也有耗子的问题……

  本小说由创作,盗版必究!

原文标题:《冷漠的代价6》(饥饿的孩子) 网址:/guigushi/2021/0202/1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