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之令

  当青春的嫩芽萌发起时的肖洋,她的嗓门还是那么地响亮,可清脆的频率中略带娇柔的声调。青春期的她依然是那么地爱闹,活泼得跟猴子那副得性,总爱笑, 她脸上的笑容比太阳花开得还要灿烂,青春的萌芽令肖洋总是在幻想中期待自己快些能穿着高跟鞋满大街走。不管肖洋大喊大得再热闹,三五成群地活蹦乱跑地多疯 狂,但在这似如异甸园的校园里,每天、每时、每刻总是在息放万兆各式各样活跃的离子,因此肖洋普通得很。

  早上肖洋回到教室后如往 常去找平时最好的几个朋友一起玩,正在此时肖洋见到朋友都聚在一起热聊时,她很随意地走过去。当第一位同时看到肖洋时,她用惊魂未定似的目光深深看着肖 洋,肖洋摸了摸自己的脸会意地问:“我今天怎么拉?”顿时所有人都用的目光投向肖洋。肖洋马上感到,肖洋正开口问:“你~们~怎~。”所 有的人都散开。肖洋走去追问第一位同学那,一如既往地抚起她的手,对她笑了笑,可朋友却视而不见,马上摆脱了肖洋手,逃之夭夭。肖洋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莫明其妙地想大家到底为什么?更令肖洋难堪的事是肖洋在操场跟一位同学聊天时,另一位同学拉开聊天同学,然后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悄悄话,聊天同学连声 招呼都不跟肖洋说便走开了。

  当肖洋再次回到教室里见到另外几个伙伴扎堆在一起热聊着,似乎聊着什么热闻时,肖洋按耐不住好奇马上跑到 他们那去,双手搭在两个伙伴的各一边肩膀上,好奇地问:“在聊些什么?”大家听到肖洋的声音后,都惊恐地看着肖洋,很快便散开,还有一个同学还在自言自语 地念着:“神经病、神经病。”刚在还热聊着的同学都散开了,只剩下肖洋一个人站在原地百般不解地自问到:“你们都怎么拉?” 此时肖洋开始一遍又一遍地想,不管她怎么想,还是想不明白朋友们为什么对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

  糊里糊涂的肖洋唯有一个人坐座位上,不 管上课还是下课肖洋从未停目过今天的事。虽然他自己一个人已经坐了很久、很久,没一个同学理会过她,想了很久还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边的朋友 为什么今天如此反常。坐了许久后,肖洋觉得与其在对事情地不断地猜想,倒不如直接问个到底。于是她就想到去找平日跟自己一起最要好的那些同学那里问问,或 许在他们那可以知道答案。

  当肖洋正有此意时,正好几个最要好的同学开开心心一起回到教室,肖洋激动地扑到他们跟前,非常高兴地说:“去哪玩回 来啊?我在这等,”肖洋看到大家一副副满是恐惧的神色盯着自己时,肖洋再也无法说下去,在肖洋面前大家相当恐惧并且小碎步的速度向后,很快有一位同学 走开了,令外几个也跟着走了。又是剩下肖洋一个站原地,她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或造了什么孽,令周围的同学都不再理采自己。

  肖洋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着大家一如平常那样嘻嘻哈哈地,可肖洋却坐在那痛苦流涕般。上课时同桌的彩儿看到肖洋这副表面,笑着个脸问:“肖洋,怎么拉?不开心?见你今天总闷闷不乐,要不要我讲些笑料你听听。”

  肖洋见到彩儿给自己一个笑脸,马上感觉一股沸腾的热暖流在全处滚滚流淌。肖洋看着彩儿喜出望外地笑了笑说:“彩儿,幸好还有你!”

  彩儿还是笑着说:“有我在,你就多笑笑吧!世界会更美好!”肖洋万分激动地笑着点点头。彩儿这位同桌平日跟肖洋很少一起玩,却在肖洋一厥不振的时候给予 甜甜的微笑,肖洋的情绪又开始活跃起来,继而她跟彩儿在这节课上滔滔不绝地聊着,整个上午不管上课还是下课她们俩都是那么高兴地在一起。

  放学,同学们都往校门外的方向走,肖洋跟彩儿两人依然一起高兴走着。人群中夹杂着闲聊着的话语。就在肖洋前面的两位互骂对方,甲同学骂:“在你整天放屁,臭 气晕天,十万八千里外都能闻得到。”乙同学抱着甲同学说:“我最爱放屁,世界上我不知道你喜欢闻屁,屁臭越喜欢!”甲同学马上抱紧乙同学说:“我喜欢你这 么臭的人在我身边拍马屁!嘻嘻!” 乙同学也跟着嘻嘻哈哈地笑着走。忽然有一位同学在肖洋身边飞奔跑过说了声:“等等我,矮猪头!”肖洋后面的有同学夸道:“兰兰,拉直头发后整个人都变得 好漂亮!之前没拉头发时一头粗糙的发质,越看你越像个老太婆。”接着几位同学异口同声地赞美道:“兰兰,今天真漂亮!”

  下午,肖洋回 到教室里,她期望上午大家的反应都是暂时的, 她见到好朋友们在一起玩,她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最后若无其事般走去他们那里,心里很忐忑不安地站在他们旁边,突然有一位同时说一声:“神经 病。”周围的同学慢慢地散去。走开的同学有的回到自己的里,但却露出一副的面孔,嘴里却自言自语地骂:“神经病,神经病,就像老太婆一样,神经 病”。有的同学往教室外走了;有两个同学满是怜惜的目光偷偷看了看肖洋,生怕被肖洋看见。肖洋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教室里 那么多的同学,竟然没有人回答她。但教室里同学们还是各聊聊的话,时而听到“天天放臭屁的矮猪头”,时而听到“神经病,天天都想闻臭屁”,时而听到“放臭 屁的。”肖洋听着教室里的这些言语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但不知为什么会在教室里再次,对于肖洋而言同学们说什么样的话并不重要,关键是这些跟自己 有没没有关系,可惜在这里没有一位同学愿意告诉肖洋。

  肖洋很失落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一会儿,她听到旁边有哭声,肖洋向彩儿看去, 她看到彩儿双手折叠式地放在桌面趴在手臂上,不时传来阵阵凄惨的哭声。见此肖洋安慰彩儿说:“不哭不哭,彩儿谁都不怕,彩儿最坚强的,彩儿不哭不 哭。”可彩儿的哭声越来越利害,肖洋断断续续地安慰着,过了很久彩儿终于抬起头,可当彩儿一抬起头后就无杀气腾腾的目光着肖洋。肖洋见到彩儿哭得红透 的脸上流露出如此的目光,肖洋一下子感到发麻起来,似乎也读懂了彩儿的哭泣。但出于求证肖洋问:“彩儿,哭什么,能说能,给你分担一下吧!” 彩儿强颜欢笑地回答:“没事,一点事都没有。”接着又趴在桌子上再继续哭。

  肖洋听着彩儿的微微发出的哭声,肖洋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不住趴下来失声地痛哭起来,肖洋不停涌手臂上的衣服已经湿通了,可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在哭泣中有一种往深渊急速坠落的感觉,越哭泣越向着更深层的深渊坠 落。不知过了多久肖洋醒过来了,才发现自己在沉痛的哭泣里晕过去,她还是趴着不敢抬起头来,她不想去面去一日间改头换脸的世界,一如继续地沉睡下去,她盼 望这紧紧只是一场噩梦。

  肖洋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或得罪了什么,但肖洋自问自己跟任何人都是那么友好,虽然平日比较活泼好动可她也从未做过人的事,即使自己多退让都绝不会得罪人。在肖洋生活圈里所有人都是很普通的,从未接触过任何权富或更谈不了结交。

  自从悲剧上演后就再也没法停下来,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肖洋的世界里除了学校里的同学,甚至连身边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孤立肖洋,彩儿跟肖洋略有些言谈, 但态度也变得很冷莫。不管肖洋再怎么强颜欢笑友好地跟同学们还有身边接触,可大家只要见到肖洋在自己身边搭话时,大家都会有一碰即碎的反应。平日那些同学 都不再对肖洋友善,大家只要盯着肖洋时就会脸上马上披上的神情,然后便开始疯狂地自言自语地念起“神经病、神经病”,偶尔念完“神经病、神经病”后还 会多念几句“天天都想闻臭屁的神经病” 、“天天放臭屁的矮猪头的神经病” 、“神经病,神经病,就像老太婆一样,神经病”。不管肖洋再怎么揭力顽救,大家只要面对着肖洋时依然是不理不采以及总要自言自语地念疯言疯语。面对厄运肖 洋感到很恐惧,所以她总是趴在桌子上哭,那怕回到家她还是躲进床里哭,对肖洋而言哭泣是阿托品,阿托品式的行为成肖洋最大的需求。渐渐地肖洋的眼睛开始怕 强光,似乎觉得自己的眼睛变得越来越小。

  日复一日活在恐惧阴霾中的肖洋变得越来越胆怯,但肖洋的思还是很清楚知道每当听到身边的人 除了自言自语地念“神经病”以外还会将肖洋身边的人群所有的缺点、凑合在一起念着。肖洋无数次安慰自己他们念的神经病与自己无关,身边所有的人所念的 同样跟自己无关,但为什么每个人的行为都是大同小异?为了求证,肖洋决定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一篇特别的日记。特别的日记里将自己的故事写下来,最后写 道“希望能逃到外国去,然后将我故事告诉国外的记者,相信外国的记者定会帮我的!”写完日记后不再像往日那样随意放好,而马上将日记藏得严严实实,除自己 外没有别人知道的。

  第二天肖洋回学校上课,在教室里肖洋如平日一样,没有同学理采肖洋,偶然有同学在肖洋身边经过都会念“神经病,天 天都想闻臭屁的神经病”。突然她听有同学一群同学骂“神经病,逃到外国也没用。”接着还是听到“逃到外国还是神经病。”听到这话后,意识到今天同学们所骂 的话跟昨晚自己写的特别日记一样。猜测得到证明,对自己能了如指掌这不是一般的能达得到的效果,肖洋也曾猜想过这跟本不是人的恶作剧,回想起他们每每 在念“神经病”前都会披上一张张的面孔,难道会是在?肖洋很想知道,可惜没有人个愿意告诉她。

  一次在电视里的法制节目中 讲述有一款电子产品叫无线摄影器缺乏有效的销售管理监管,使这种器材在市场上轻而易举就能购买得到,造成许多人无线摄影器进 行违法犯罪法动。看完这节目后,肖洋了自己的情况,认为除了能办得外,那些无线摄影器的人也是可以的。肖洋越想越感到寒栗,对于她而 言就算知道最该祸首又能怎样,身边的人只要见到肖洋还是如同般,她很害怕身边所有的。

  肖洋深知在这个弥漫的世界活着只能成为 的羔羊,想着想着,又哭起来,哭着哭着本已经厌世的情绪更加激增。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次又一次地点燃火柴,最后在天堂里得到了幸福,肖 洋也向往着快乐,她天堂那里会有许许多多的正在忙着为肖洋的快乐筹备。肖洋迫不及待地用细绳索紧紧地勒住自己的脖子,慢慢地肖洋变得无力,阵 轻飘飘的感觉,眼前越陷越黑,但是在漆黑的不远处她看到许许多多亲切地向肖洋招手,见到们肖洋用尽最后的余力狠狠地勒紧脖子,啊!肖洋终于碰到天 使的手!

  一下子暧暧的,感觉可以漂浮起来后,发现自己在漆黑的世界间,忽然察觉看到前面有微光,渐渐地变得越来越亮很耀眼光,刹 那间便成了金黄得就像太阳光。肖洋睁开眼睛,但眼睛疼痛难,很快又闭上双眼睛, 肖洋发现自己刚才只是晕过去而已。醒过来后的肖洋感觉到自己就像从全是的天堂中往满是丑恶的坠下,回过神来,肖洋不停地在震颤,她为自己的醒 过来而恐慌,眼泪就像止不住血的伤口般再次浸泡着潮碎而干涩的双眼。肖洋痛哭中回想起梦里中天堂,认为刚才是安排她到天堂体验了一回,她想起在天堂里 对她说:“肖洋,这就是天堂,喜欢这吗?可惜你没资格到天堂来。活着总地有始有终,即使你被缠住,这也不是你糟践生命的理由,不要因为遇见千千万 万的而恐惧,勇敢点,相信世界上也是千千万万的!”醒过来后虚假若真,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对任何人撒谎。肖洋一遍遍地擦拭着眼泪,她紧紧地 握住双手,一下子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与暖暖的身体融会,感觉到好像一团的滚烫的热火在沸腾令自己充满力量。

  肖洋再次回到教室,还是 没有同学理采她,但肖洋不再尝试勇敢地活在这里,她不再趴在桌上哭。自厄运在自己身上后肖洋非常害怕一个人走在校园里,但现在的肖洋却一个人走在校园 里,偶然有些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肖洋在校园里散散步。当肖洋见到同学们三五成群快快乐乐在玩时,就会一个人静在不远处,深深地看着他们,很羡慕他 们。肖洋总是羡慕,每次羡慕大家时总是酸溜溜,此时肖洋终于明白李子树上的李子为什么总是酸溜溜,因为李子总在羡慕中成熟,才会变成酸溜溜。品尝酸溜溜滋 味的肖洋很期待快点毕业,离开魔域,她很期待快乐,那怕就那么一个月就毕业拉,还是迫不及待地期求时间能流逝快点。

  肖洋开始喜欢看书,只有书是她最好的朋友,认真看书就会让肖洋体会到快乐。有些书会带肖洋认识科技的日新月异,有些书会会肖洋走进许多人的情感世界里,有些书会让肖洋认识许多地方。有一回肖洋一个人去见识世界百强商城,在上肖洋迷了,当她见到许许多多的人在自己身边经过,于是肖洋开始问, 人看了看肖洋时,肖洋很害怕听人骂:“神经病。”但人热情地告诉肖洋线,肖洋一下子感觉到人就是。在那一次商城旅途中肖洋很快乐地问、打招 呼,此时肖洋意识到只要是第一次见面的人都是没什么异常,但下次再见到肖洋,就会很,因为他们都会被征服。自人的热情,肖洋开始喜欢跟陌生人接 触,只有陌生人才能给肖洋带来快乐,但肖洋更希望能遇见永远善良的!

  每天室肖洋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好朋友之前送给她的小 日历的当天上画个叉,代表今天也会很快过去的。对于肖洋而言等待是可对她而言也是唯一能脱的办法。毕业志愿学校的表格发下来,肖洋二话不说地选择 志愿学校全是外地,越远越是她的选择。到远方读书也许是脱离的办法,也许会让身边的人谈忘现在的事,肖洋不奢求自己有幸能遇见,唯盼可以逃避的。

  就在快要考试这几天肖洋才知道要冲出本地学校,到外地学校读书,考试总成绩不能低于200分,但对于这里的同学而言而200分都是很 艰巨。为了能冲出本地学校肖洋临时抱佛脚读读背背,一刻也不敢担误,为了确保自己总成绩绝对能考得200分,肖洋选择一味攻克强项科目。肖洋非常清楚地记 得考试当天所有的集中力都在中,虽然选择比较多,特别是考强项科目时她不遍再一遍地审题,才填写答案,这辈走什么的都是用这几张铺成,必须慎 重。毕业了,肖洋无比激动大步跨出校门,心情比犯出狱还要兴奋得多多。

  考试成绩公布,功夫不负有心人,肖洋名单上的总成绩是203分,并且收到了外地学校录取通知书,肖洋当场激动得又笑又跳,但对她而言最期待的事还是想知道毕业以后会不会松开或转移目标。

  经过暑假的休养生息,肖洋带着行李来到外地学校读书。在焕然一新的里同学们总是很热情,这样氛围令肖洋感到,她担心这么美好的时光一担烙印 在所有人的脑海里,会让所会人都为这一刻。入校当天肖洋在前面走着,突然后面有人说:“同学,你掉钱拉!”听到这话后肖洋不敢肯定这话是不是对自 己说,但选择转过身来。在肖洋眼前是一位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的女生。那同学走过去将地上的钱捡起来,走到肖洋面前将钱递给肖洋。还没让肖洋回过神来,那同 学已经走了。

  宿舍里大家都在忙着整理自己的行李,晚上10:30分宿舍灯关了,大家还是意犹未尽在聊天,肖洋话很少,可大家总是那么 热情地提问,肖洋只好配合,聊着聊着,肖洋越聊越尽兴,直到大家都困了,才停了。临睡前肖洋祈求以后的每天大家都要和睦相处。第二天早上大家依然是神采奕 奕地到教室里,在教室里肖洋遇见了昨天捡钱的同学,见到那位好心同学正在忙着擦黑板,便走过去好心同学旁边,热情地跟她打了个招呼,出呼意料的好心同学竟 露出一副的低声地对着肖洋骂:“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一直地骂,肖洋脸马上铁青起来,赶紧走开。此时肖洋感觉到即使逃到这么远的地方读书, 还是逃脱不了的。

  陶醉在与同学之间快乐之中的肖洋,对于眼前所有的无比热情的同学,内心满是恐惧。几天后肖洋如常梳洗完回到 宿舍,当她将宿舍门打开,突然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很怪异,甚至模模糊糊地见到魔气在飘动着。宿友们在聊天,可没有一个人问肖洋话,肖洋一个人坐在床上很久很 多久, 肖洋见大家聊得那么高兴便接着大家的话题简单的说了一句,此时宿舍倾时安静下来。肖洋明白这一切,可一点就是不,开始发话,宿舍还是没有人回应肖洋。 一会,有一位宿友说:“都没听到有人在说话,大家睡觉吧!”宿舍里静悄悄,唯有肖洋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在哭。

  早上,肖洋迷糊听到对 面有人在喊别人的名字,肖洋醒了,原来是对面同学在喊另一位同学起床,宿舍里就剩下我们三个人。就在昨天前隔壁床的同学每天都会拉醒肖洋,可今天起来都没 见到她。肖洋一个人室,走在上突然听到有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念“神经病。”肖洋转过头来看,才发现是好心同学带着的在念,听到几位同学在教室 门前高兴地喊:“诗诗,快过来。”好心同学马上露出热情的笑容向他们挥手,便向他们跑去。此时肖洋过知道好心同学的名字叫诗诗,可同时也认识到诗诗的 一面。当肖洋走到教室门前时她停下来,发现教室同样有魔气在飘动着,此时肖洋也明白这一切。肖洋一个人坐在座位中,没有一个人理采她,偶然听有同学念“神 经病、神经病。”肖洋明白到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善良。

  放学了,同学们都回宿舍,只的肖洋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发呆,她并不喜欢发呆,可惜唯有一个人在发呆时才是快乐的。一本书往肖洋身体飞扑过来,肖洋:“哎呀?”一声,往后面转身看了,只看到诗诗一个人。

  诗诗还是用一副的看着她,嘴里还念着:“神经病、神经病。”

  肖洋深深地看着诗诗,握紧掌头鼓起勇气问诗诗:“诗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诗诗还是满脸说:“神经病,就是神经病。”

  肖洋看着诗诗,觉得现在的诗诗一点都不像正常的人。听到后面有两个同学的声音在喊:“诗诗。

  诗诗便隐藏起的模样,露出灿烂的笑容回答:“诗诗在这里!”

  肖洋转过身子,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两位同学走到教室里其中一位同学对诗诗说:“诗诗,谢谢你,借手机给我们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你真是个大。平时那么多同学都围在你身边,一直都没机会谢你。现在我们俩见到你往教室走过来,特意过来向你说声谢谢。”

  诗诗有点勉为其难地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两位同学异口同声地说:“一定会有好报的!”

  诗诗还有他们俩高高兴兴地离开教室。

  晚自习结束后肖洋回宿舍后便提着桶到浴室梳洗去,排队梳洗完后,肖洋在洗衣台上洗衣服,突然在自旁边的洗衣台有一大盆冷水向她这边的洗衣台泼过来,水溅 在肖洋身上,肖洋便向泼水的方面看去,看见诗诗还是以一副的看着肖洋。肖洋没作声,使劲地磋自己的衣服,心却如刀割般。诗诗拿着盆子若无其事,走 去正在提水的同学跟前帮忙提水,甚至还亲切地对着那同学笑了笑。

  梳洗完后肖洋回去宿,她正推着宿舍门,才发现宿舍被了,肖洋敲了 几个门,没有人回应。肖洋一边大声敲门,一边喊里面的同学开一下门,敲了很久,还是没有人将门打开。旁边宿舍很多人走出门口来看热闹,可惜门还是没开,最 后隔壁宿舍有一位同学跟前帮忙敲,跟喊起来,宿舍的门才打开。

  帮忙敲门的同学安慰肖洋说:“没事拉,进去吧!”

  肖洋进到宿舍里,漆黑的宿舍里好几位宿友相当怒火地说;“三更半夜,吵了。”

  肖洋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觉。一会儿宿舍的灯亮了,大家都起来做自己的事,有些还提着桶去梳洗。

  从那以后3个月里,肖洋只要走出宿舍后,门都会被,肖洋总是要喊很久很久的门,不过隔壁宿舍的同学总是帮忙敲门、喊门,看着琪琪的热心相助,肖洋总 有点莫然其妙。总觉得是不是将琪琪遗忘了,但更多的是希望琪琪就千千万万的之一,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了,琪琪这位肖洋永远也忘不了。

  诗诗请假好几天都没回学校上课,某一天班里同学组织一个为诗诗义捐款的活动,肖洋在义捐款活动中得知诗诗得了鼻咽癌,班里许许多多的同学都为诗诗深感惋惜,都觉得像诗诗这样一位为什么会如此不幸。肖洋她也很疑惑像诗诗这样的,为什么会有如此的一面。

  几个月后,班里又传来诗诗的死讯,整个教室里都弥漫哭声中,有很多同学都为诗诗的死而难过。当同学们都认为诗诗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但诗诗会变成,回 到天堂去。肖洋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这次她也明白了,明白到终生不足,一日为恶有余的道理,同时她更觉得诗诗已是的得力魔徒,这一定是 招诗诗下去。

  百般孤独的生活里,唯一能使肖洋接触到快乐的途径就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散步,几经周折肖洋终于在里寻 找好去地方。每次肖洋总常喜欢途中所遇见的陌生人,这次在愉快的旅途中,肖洋走进大城市里到达小小的绿岛里。肖洋漫步在这优美的中、感受着鸟语花 香、欣赏着碧波荡漾的珠江水、所有的烦恼渐渐抛开了,很轻松的感觉。正当肖洋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附近的情吕拍婚纱照时,肖洋感觉到不远有一种很奇妙的亲 切感,于是她便向着这感觉的地方走去。这种感觉引领她来到一座前,在前肖洋便真诚地向。

  回到学校后的第二天,这个世 界就像翻了个筋斗似的,所有的同学见到肖洋都会打个招呼,下学时虽然自己是最后一个回宿舍,可惜门没被。宿舍里的同学都跟肖洋打起招呼。正当肖洋误以 为时,却偶然听到有同学低声地念起“神经病。”肖洋的世界里身边所有的人都是活在善、恶之间徘徊,令肖洋感觉非常莫然奇妙,会不会是的咒诅, 肖洋无从得知。

原文标题:魔域之令 网址:/guigushi/2021/0202/1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