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过去世亲人的床板能够壮胆

  希望可以在评论里得到你们当地一些葬礼的习俗的分享,想收集几个比较猎奇的故事再集中分享出去,当然会署名你们的id~废话不多说直接入正题(废话留在正文说)。

  这是关于我太婆(妈妈的奶奶)的事情。

  93岁的太婆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每顿饭都不落下还能吃一碗饭,自己洗澡、洗衣服和晾衣服。最喜欢的就是坐在门边的木椅子上等我和表妹放学回家,木椅子的扶手几十年来被盘得光滑,喜欢和我们说说时的故事(全文最后分享一下这些故事),在等晚饭的时候三个人一起~周末等我妈妈回来给她洗头帮她剪指甲陪她聊天。

  有一天晚上半夜太婆摸黑上厕所(说起来也惭愧按理来说家里有个老人家应该留个走廊灯可是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也没想那么多),煤气罐在洗手间门口,太婆每每都靠扶着那个煤气罐借力走的,几十年了那个放得煤气罐都是满的备用的,不是用完,就那么一次放得是用完的(用完的煤气罐比满得要轻得多),太婆扶着煤气罐倒了(没压着)人也摔了,所以说老人家不经摔一摔就可能就这样没了。

  从摔倒到去世也就短短的一个星期。走前除了美乐多什么都不吃不喝,太婆平时最喜欢就是美乐多了,一排5瓶,剩最后一瓶,她就留着说:留返阿x(我妈)个女放学返黎饮啦。(普通话就是等xx的女儿放学回家喝)这是太婆生前最后一句线点多就走了,中午我在我妈的单位饭堂吃完饭接到我妈的电话,别杠我妈那天没上班全家人除了上学的小孩都看着我太婆。

  接下来就是守灵一天一夜。

  我所在的南方沿海地区的守灵据我所知都是不进棺的,把死者摆放在生前睡的那块床板上,灵堂设置在客厅,至亲的披麻戴孝跪着,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哭丧。我回家第一时间就是戴白花,然后给太婆上香,问妈妈:太婆是不是再也不醒来了。妈妈说太婆去了另外一个更好的世界。说起来也是心大,可能是至亲吧,完全不害怕,我还摸摸太婆的手一边摸一边说:我摸摸看是不是像电视里说的一样是冰凉的,还喊我弟妹一起摸。可能大人们顾着悲伤也没想起来打我。第二天就进棺了,进棺小孩子是要回避的,等棺材上了灵车后,我们就踩那块床板!一直在蹦跶,说踩了晚上就不害怕不怕黑了!太婆!

  太婆去世是星期四,星期五火化,星期六我就和表妹两个人跑去租恐怖片《古宅心慌慌》一部港片,内容大概就是老人家去世了子子孙孙回家守灵发生的灵异事件。把家里的窗帘全拉上灯全关掉就留了神台上一盏红烛灯,搬两张小板凳坐在放过尸体的那个看电影还吃着。按平时来说胆小如我和我妹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但那天就是不害怕!就是胆大!一个恐怖镜头都没落下。现在大人们没事还拿这件事来揶揄我和我妹说不知道是太婆还是你两个心大。希望是太婆,因为我也很喜欢太婆。

  这里分享一下太婆生前喜欢和我们讲的故事,觉得太长不感兴趣的可以别看了,这篇不能喷,太婆是我的至亲长辈,从小时带着我长大的,有兴趣就看没兴趣就过。

  太公(太婆的丈夫)祖籍广东顺德榕旗,太婆祖籍是广州的,家里有一艘渔船以为生,太公有两个老婆,太婆是二。当年日本人打到顺德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太公就带着我太婆开着船逃难来到了现在我这座城市,而我的大太婆就带着她的儿女逃到广州。太婆说,岸上的日本人到处在她们就在渔船不敢上岸,哪怕在渔船上都要用锅捞(锅底灰)涂满脸头发剪得乱七八糟的,因为日本人到处找花姑娘,她在渔船看到码头站并排满了人,每个人用铁丝手掌,手心连手心串起来,日本兵就拿着机枪在背后扫射,尸体全都扔进江海里,整个码头附近的水都被鲜血染红。其实这个故事太婆已经讲过很多次了,但每每说起她都在抹眼泪,这件事可能太了十岁经历的事情到九十几岁都还记得。

原文标题:踩过去世亲人的床板能够壮胆 网址:/guigushi/2021/0203/2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