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师:我的每个未婚妻,都在婚礼前死去

  上一集

  漂亮女人叫王珍珍,比我大三四岁,也算是我本家的一个远亲戚,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过。

  后来她妈跟她爸离婚,带着她改嫁到外地,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其实她现在的样子,跟小时候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一眼认出来她。

  “珍珍姐,怎么是你?”我惊讶的问道。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这个死者是我的族人,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她。

  其实如果不是她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早就想不起来她了。

  “大碗……救救我……”珍珍的魂魄能量场很不稳定,引得旁边的蜡烛一个劲儿爆火花,这是有即将魂飞魄散的征兆。

  还好我早有准备,在法坛前的水碗里放入了几种特定的水晶粉,搅拌均匀后,围着王珍珍的魂魄撒了一圈。

  然后又念起护魂咒,刚才还在园子里撒丫子乱跑的黑猫,仿佛听到令的士兵,齐刷刷的都往这边围过来。

  黑猫是极阴的动物,这几十只黑猫一围过来,阴气立刻重了几分。

  王珍珍的魂魄总算勉强稳定下来。

  我乘机问她,到底是谁这么狠,将她杀了,还剥了她的皮。

  王珍珍痛苦的说,大碗,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杀了我,临死前的事儿,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我相信她没有,有的人如果死得特别痛苦,成为gui魂之后,那段关于死亡的记忆会消失。

  不过,好歹知道了死者的身份,这法事没白做,我对薛清也有个交代。

  想了一下,我又问了她一些她离开老家这些年的经历,也都普普通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她和她妈离开小镇后,跟后爸一起定居在某市,高中毕业没考上da学,就来帝都打工,认识了一个男人,处了几年,正准备结婚,男人携小三跑了。

  之后备受打击的她,把全部心思花在赚钱上,也赶上好机会,做服装批发的她成为最先在某宝上开旗舰店的那批人,赚了个盆满钵满,在帝都买了几套。

  后来又谈了几段恋爱,但总是对男人无法信任,导致每段感情都无疾而终。

  就这么蹉跎了几年之后,遇到了一个叫卓凯丰的男人。

  两人还算对眼,珍珍也架不住她老娘的唠叨,就决定跟卓凯丰把婚事定下来。

  结果还没等到婚礼,珍珍就了。

  而且凶手极其,不但剥下了珍珍的面皮,还对她施了邪术。

  若不是及时遇到我,死后九九八十一天,她便会魂飞魄散。

  问完珍珍的话后,我将她的魂魄暂时封存进了随身携带的一个锁魂葫芦里。

  我收了功,回到里。

  薛清巴巴的看着我,问,怎么样?成功了吗?

  我知道他刚才一直趴在窗户上偷看,不过他在正常情况下是看不到gui魂的。

  而且我和珍珍的对话,并不是正常的语言交流,准确来说,更像是一种心电交流。

  所以我们说了些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说,信息量太大了,你先把刚才帮你驱邪的钱结了,我就告诉你。

  薛清很无奈的从钱包里掏出一摞钱,递给我说,想不到你年纪轻轻,这么财迷。

  我毫不介意他话里的,接过钱揣进包里,笑笑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这人,从来不占别人便宜,但也不喜欢被别人占便宜。

  薛清作揖说,好了,姑娘,钱你也收了,刚刚你到底有什么收获没有啊?

  我收起笑容,将刚刚从王珍珍那里打听到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薛清将王珍珍、卓凯丰这两个名字记在了笔记本里,说明天去单位查一下。

  我问他,查到了什么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我心里有种预感,总感觉这事儿找上我,不是偶然。

  薛清嘴角一挑,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看着我说,可以啊,不过你打算给我付多少钱?刚刚是谁说来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气结,想了一下说,刚刚附你身的糊脸鬼没有抓住,说不定还跟着你,这样吧,我回去给你做一个辟邪保平安的东西,能救你命呢,你觉得值多少钱?

  薛清笑着说,可以,成交。

  当天晚上,因为太晚了,我就凑合在薛清的里住了一晚上。

  我们纹身店一般十点多才开门,所以我习惯了晚睡晚起。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偌大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走到客厅,发现桌上薛清给我留了个纸条,说他着急去单位调查两个人的信息,就不等我起床了,早点有面包和牛奶,就放在厨。

  吃了早饭,我打了个车到纹身店,花了一百多,心疼得我直吸凉气。

  好在昨天晚上有意外收获,这么一想心理就平衡了。

  刚一进店,就看见玉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我说:“这都几点了,怎么才来,有个客人点名要你做,等你半天了……”。

  玉姐是店里的老人,感觉超级良好,总觉得自己颜值爆表,平时不把别的同事放在眼里。据店里的兄弟姐妹们给我的小道消息,说她跟纹身店老板有一腿。

  正宫老板娘出国后,她就以老板娘自居了。平时对大家吆五喝六的。

  我是吃软不吃硬的角色,加上我手艺好,她对我倒还算客气,像今天这么对我摆脸色,倒还是头一次。

  我当然也没有好脸色回她,冷冷的问有预约没有。

  店里的规矩,即使熟客,也需要预约,不过平时也比较灵活,真赶上有临时上门的,有时间也给做。

  玉姐一听我语气不善,顿时软了下来,扯开一个笑容说,哎呀,这个客人是临时上门的,你看看要是时间安排的过来就辛苦一下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本来也是自己迟到了。

  我没再多说什么,进了里面的纹身间。

  是一个男顾客,估计等得无聊了,正在翻看杂质。

  我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去。

  那男顾客忙放下手中的站了起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在确认什么。

  我挑了下眉,问道,您认识我吗?

  他摇摇头,开口问道:“你就是王大碗子?”

  我点点头,心中很纳闷,什么时候自己在纹身圈已经这么有名了吗?还有人慕名过来找我纹身?

  谁知道那男人接下来“扑通”一在了我面前,说:“大碗,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啊呀,吓我一跳。

  我连忙跳到一边,说,你赶紧起来再说!

  无缘无故受人跪拜,这不是折我的寿嘛。

  “起来!起来!”我皱眉喊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父母,你跪什么?”

  男人不但不起来,反而还冲着我毕恭毕敬的磕了个头,说:“大碗,只有你能救我,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我一看这男人,年纪比我还大呢,嫌弃的说,父母就免了吧,你先起来,说说什么事儿,我要能替你解决的,我就给你报个价,你能接受,咱就做。这事儿我要做不了,你就是喊我祖也没用啊!

  男人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一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介绍说,他叫卓凯丰。

  我心中猛的一动,这么巧?

  我不动声色的听他继续往下说。

  他叹了口气说,这件怪事,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巧合,直到最近,他未婚妻又意外,他才感觉事情不对劲。

  他说,王珍珍是他的第四任未婚妻。

  之前他谈过三个女朋友,都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就会出各种奇葩的意外而死。

  第一任女友,是在新里,电线短,引起火灾,被活活烧死。但是按理来说,新发生电线短的情况,很少见,又不存在线老化这种情况。

  jing方调查了很久,排除了人为纵火的可能性。

  第二任女友,在新婚前夕,两人出去旅游,在酒店的泳池游泳时溺水而死,奇葩之处在于,那个泳池的水只有一米二,根本不足以淹死一个成年人。

  事后调取了酒店,事发时确实只有他女友一人在泳池,摄像头记录下了她溺水的全过程,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第三任女友的死更诡异,姜凯丰和她本来是在饭店吃烧烤,吃着吃着,他女友跟中邪了似得,将一把烧烤签子扎进了自己的喉咙。

  姜凯丰说,一开始他以为女友跟他闹着玩呢,直到血从喉咙里喷出来。后来法yi的报告上写,那把竹签子从嗓子眼里直插入了颈部大动脉。

  当时饭店里人很多,好多人目睹了这一的过程,证明是她女友。

  那家烧烤店本来生意很好,出事后不久就做不下去关门了。

  姜凯丰说,第三任女友出事后,从来不信命的他,找算了一下,说他命犯天煞孤星,靠近他的人都会死。

  所以后来有几年他都没再找,想着不能害人。

  直到遇到王珍珍。

  但因为有前几任的心理阴影,他一直不敢提结婚的事儿。

  王珍珍因此还跟他吵过几次架。

  后来实在没办法,他就把前几任女友的事儿对王珍珍和盘托出了。

  但王珍珍不怕,说自己的家族很厉害,而且身上的纹身能辟邪。

  但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事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王珍珍想得是没错,那个图腾纹身确实可以作为护身符辟邪,只不过她忽略了一个问题。

  【第2集完】

原文标题:通灵师:我的每个未婚妻,都在婚礼前死去 网址:/guigushi/2021/0203/2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