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儿时的“书”吗?他有近万册!只因为……

  作者:刘美伶

  连环画也叫“书”,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曾经承载着中国人的童年记忆。如今,连环画虽然淡出大众的视角,却以一种小众文化继续流传下来。

  

  陈宇本人

  在贵州省贵阳市,有一名“80后”青年陈宇因为从小热爱连环画,至今已收藏了近万册的“书”。2014年,陈宇牵头举办了贵阳首届全国连环画,2020年又出版了贵州首部连环画专著。对连环画付出的这一切,陈宇表示,只希望能做连环画的传承人。

  因为热爱

  他收藏了近万册“书”

  在陈宇家里,有一面墙专门打了一个2.3米高的书架,一排排连环画被透明的塑料袋着,整面墙上都是题材的连环画。

  

  陈宇家里2.3米高的书架

  此外,陈宇还专门用一个间来存放自己收藏的近万册连环画。

  “小时候,家里有个大竹篮,就是专门用来放连环画的。”陈宇说,父亲很喜欢连环画,所以自小就在接触连环画,长大后,对连环画的热爱也没有减少。

  “我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文化娱乐就是连环画,图文并茂,言简意赅,读起来毫不费力,又乐趣无穷,连环画伴随我一成长至今。”陈宇回忆说,记忆最深刻的连环画是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杨家将》、湖南版的《西游记》和福建版的《镜花缘》,现在记忆犹新的许多名家名著和文史知识多是儿时从连环画中学来的。

  福建版《镜花缘》连环画是陈宇入手的第一个系列,在贵阳市延安的夜市上购买的。

  “那时候周末还可以去阳明购买,1元钱3本,因为福建版《镜花缘》是一套系列书,共有11本,就想全部看完才觉得过瘾。”

  

  陈宇收藏的岭南版《八仙闹海》连环画

  参加工作后,陈宇经常在全国各地游历,每到一处,总喜欢到当地的旧书摊逛逛,遇到心仪的连环画会不住买些,日积月累,陈宇家里的连环画总数达到了近万册。

  2000年开始,陈宇便从业余爱好转向了系统收藏连环画,各种形式、题材都会入手,但古典题材收藏最多。陈宇说:“因为知名度最高,最喜闻乐见,但个人最喜欢的是红色题材和题材。”

  

  陈宇收藏的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四渡赤水》连环画

  由于收藏对书的品相要求越来越高,为了连环画的品相,陈宇给每本连环画准备了专用塑料袋,精品书还有亚克力盒子进行双重。

  “收藏连环画数量固然是一个方面,更多还是看重质量,这样既了连环画,又方便展示,效果很好。”

  

  陈宇收藏的上海版经典连环画

  出版《贵州连环画纵览》

  填补了贵州连环画专著空白

  正是因为热爱,为了给贵州连环画爱好者搭建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这名“80后”青年在2014年8月8日,以组委会主任的身份,全程操办了贵阳首届全国连环画。

  当时,来自全国24个省、市的近250名连环画爱好者齐聚贵阳,其中不乏这个领域里颇具影响力的“大咖”参会。

  对于的成功举办,陈宇这样写下自己的感受:人气爆棚,盛况空前的活动,令我感到由衷的欣慰。

  

  陈宇收藏的岭南版《中国女排》连环画

  但遗憾的是,时隔6年,除了陈宇牵头举办的首届连环画,贵州还没举办过第二届连环画。

  “办一场的很困难,经费、酒店、场地、活动的内容,都需要有相应的力量来办。”陈宇说,当年为了办连环画,自己专门向单位请了年假,提前准备了很久,期间更是24小时守在会场。

  连环画是全国连环画爱好者在一起相互交流的活动,在连环画收藏界影响很大,四川、云南和重庆都举办了很多届。

  “在2014年以前,西南只有贵州没有举办过。”陈宇介绍,当时贵州省没有连环画文化收藏组织,所以也没有人酝酿过这个事情,还有人说贵阳永远也办不了全国连环画。

  不过最终在贵州省老艺术家委员会等单位的支持下,贵阳还是成功举办了首届全国连环画,也为陈宇后来主编出版《贵州连环画纵览》打下了基础。

  近年来,陈宇一直致力于推广连环画,成立了贵州省老艺术家委员会连环画文化联谊会,这是贵州省目前唯一的连环画协会组织。

  

  陈宇主编出版的《贵州连环画纵览》上卷封面

  今年,陈宇又主编出版了《贵州连环画纵览》。

  7月28日,贵州省老艺术家委员会“黔地文化记忆”丛书首发式在贵阳,《贵州连环画纵览》正是丛书中的一部分。丛书编委会主任、贵州著名剧作家蔡葵介绍,此前,贵州没有关于连环画的专著,此次出版正好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为搜集贵州连环画资料

  历时3年走访全国20多位画家

  系统收藏连环画20年来,陈宇表示付出的最大努力就是主编出版了《贵州连环画纵览》,“因为这本书推荐了贵州连环画文化。”

  《贵州连环画纵览》分为上下两册,收集了不少罕为人知的连环画,如贵州已故著名艺术家宋吟可、方小石等人的连环画等。

  在出版该书的过程中,陈宇遇到不少困难,其中收集资料特别难。陈宇说:“贵州连环画资料太少了,很多内容都是第一次发掘出来。”

  

  陈宇收藏的贵州版连环画

  为了收集贵州连环画的资料,陈宇一个人在全国走访画家、编辑,有些贵州连环画在贵州绝迹了,就到、上海、南京等地去寻找。历时3年,才完成资料收集。

  “比如连环画养猪能手《韩梅梅》,是走访了一位收藏家才找到的。”陈宇举例介绍,为了寻找贵州连环画《韩梅梅》,他中间辗转找了10多位收藏家打听消息,花了近两年时间才找到。

  

  陈宇花了近两年时间才找到的贵州版连环画《韩梅梅》

  “连环画虽然是‘小儿科’,但背后的故事和文化积淀很厚重。”陈宇说,就像贵州著名学者戴明贤先生说的那样,连环画真的是方寸之地,万象纷呈。

  虽然近几年新出版的连环画发行量都很少,但对陈宇来说,“连环画肯定是我一生的爱好,我也将继续努力推动连环画文化联谊,向全国更多爱好者推荐贵州连环画故事。”对于接下来如何推广贵州连环画,陈宇计划编辑关于题材连环画和电影连环画的史料。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原文标题:还记得儿时的“书”吗?他有近万册!只因为…… 网址:/lieqidangan/2021/0130/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