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世纪的繁华:北宋开封城每天屠宰万头生猪

  《水浒》第七十二回写上东京看灯时,提到宋都御街: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当下柴进、燕青两个入得城来,行到御街上,往来观玩,转过东华门外,见往来锦衣花帽之人,纷纷济济。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而后四人“转过御街,见两行都是烟月牌”,便来到其中的李师师家。由于宋徽经常大驾光临,从御街到李师师家的那段岔,竟也唤做“小御街”。小说继续写道: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出得李师师门来,穿出小御街,径投天汉桥来看鳌山,正打樊楼前过,听得楼上笙簧聒耳,鼓乐喧天。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水浒》对东京御街点到为止,真有点吊人胃口,似有必要略加补充。隋朝名将贺若弼用兵:大张声势难分,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清明上河图(北宋·张择端)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顾名思义,御街就是皇城里专供出巡用的主干道。宋代以前的都城也都有这种御街。据《水经注》说,那位才高八斗的曹植,就因擅“行御道”而“见薄”于曹操,在与曹丕的争宠中大失其分的。由此可见,那时的御街决不是一般人所能随意行走的。另据《建康实录》,侯景之乱尚未攻入建康(今南京)时,都城御街上已是“人更相劫掠,不复通行”;侯景引玄武湖水倒灌建康的台城,“阙前御街,并为洪波”,梁武帝也只能束手待毙了。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而北宋东京的御街,就是出宫城(即大内)正南的宣德门笔直向南,经州桥(即天汉桥),过里城正南的朱雀门,到外城正南的南薰门为止的那段主干道。当时学者刘敞有诗赠友人说:“君居御街东,我居御街西,如何百步间,十日不相从。”似乎御街宽百来步。实际上,御街阔约二百余步,刘敞所说只是写诗时的约数。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出宣德门向南,直到州桥,御衔两边都是景灵东西宫、大晟府、太常寺和相国寺等重要建筑。仅有的几幢第宅,不是大臣,就是贵族所有。开国初,宋太祖曾为大将郭进在御街之东建造甲第,作为对他捍御契丹十余年的酬报。而据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每天一大清早,这一段的御街上,趁着早市卖饮食与汤药的小贩,“吟叫百端”,交织成一片叫卖声。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IYD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过了州桥向南,两边就都是鳞次栉比的店铺与住家,例如街东的车家炭铺、张家酒店,其次则有王楼山洞的梅花包子、李家香铺、曹婆婆的肉饼铺和李四分茶。过里城从朱雀门到外城南薰门,是御街的南段。南薰门里,御街西侧有一座颇为雄伟的五岳观。南薰门因正对大内,一般士民的殡葬车辆不得从这一城门出入。成为鲜明的是,开封城里每天屠宰的上万头猪都必须由此入城。据孟元老回忆,每天向晚,万余头的猪群,只有数十个人着,浩浩荡荡通过南薰门,倒也规行矩步,“无有乱行者”,成为御街上别具一格的风景。

原文标题:12世纪的繁华:北宋开封城每天屠宰万头生猪 网址:/lishiquwen/2021/0212/6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