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搭桥,海哺动物“游进”中国

  2018年2月27日,48只来自的海豹经绥芬河公口岸入境,创下该口岸单日入境海洋哺乳动物数量之最。

  绥芬河公口岸已成为境外海洋哺乳动物进入我国的重要通道,我国每年大约有一半的白鲸、海豹、海象等海洋哺乳动物经该口岸入境,最后落户国内各地。

  国内旅游产业急速崛起,各地海洋场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龙江以特殊的地缘和传统对俄贸易资源优势,迅速挖掘出海洋动物进出口这一小众特色贸易空间。这是间供需对接领域的又一种扩容。

  狗年正月十二,中国春节还没过完。在白雪覆盖的绥芬河口岸,一群来自的海豹已抵达这里。它们中有髯海豹17只、斑海豹31只。一上大多数时间,海豹宝宝们在车厢里酣睡。而在一个多月前,它们还在寒冷的北极海洋世界里撒欢。

  它们是这样来到中国的:在浮动的冰面上,幼年海豹捞人员抱到船上。一天的颠簸后,它们被送到检验检疫机构进行全面体检。隔离观察数日,身体健康的被颁发健康证明,在边境口岸集结出发。接着,它们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发,行驶200多公里到达格罗捷科沃口岸,在海关报关、检疫……耗时近一天时间后,抵达绥芬河口岸。

  一批又一批海洋哺乳动物就这样,从遥远的北极通过辗转落户中国境内各海洋场馆。

  据绥芬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统计,自2015年1月1日至今,该局共进口海洋哺乳动物25批共177只,月均5只,品种为白鲸、海豹、海象等,最终被运往天津、、辽宁、浙江等国内10多个省份。

  外代国际货运有限是绥芬河最大的海洋动物代理。该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靠近北极圈,北极丰富的海洋动物资源使其成为全球稀缺的天然“海洋动物王国”。与国家相比,与中国边境接壤,程较短可减少运输时间,最大限度海洋动物运输安全。而且,海洋动物一般通过公运输即可,而国家大型海洋动物则需要乘坐包机等交通工具,运输成本很高。比如,一头从乌拉圭进口的海狮光交通费用就高达8万元。

  还有,近年界多国都加大了对鲸、豚的力度,非法捕捞。但目前在,捕捞用于观赏和演艺表演的海洋动物仍旧。

  每一批动物入境前,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即在工作系统上提前获悉,绥芬河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会提前安排好现场人员和消毒用品。随后,他们与随车俄方兽医共同打开车厢门,进行交接。在专业人员督导下,来自的动物们将换装到中国车辆上,运送至口岸的临时隔离场。

  “隔离场离口岸不远,在这里专门对入境的动植物进行隔离检查,以预防疫病。”据绥芬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介绍,它们对进口动物的检查更为详细,比如看动物状态、是否有外伤、是否需要补充水分及食物……短暂停留后,开始发往目的地。

  依据我国相关,境外输入海洋哺乳动物一般需要进行30天隔离检疫。这种大段隔离期一般会在动物的“新家”进行。在30天隔离观察后,它们才算最终完成了“移居”中国的最后一步。

  海洋哺乳动物从绥芬河口岸抵达中国境内的目的地,要经历长距离运输,这对极地动物和检验检疫人员而言都是一种极限——饲养专家和检验检疫人员需要一跟车,时刻观察动物们的状况,发现异常第一时间紧急抢救。2014年6月,一头白鲸运往极地馆,出发没多久,即出现呼吸急促、焦躁等状况,这种状态如持续下去将难以熬到目的地……双方兽医立即为其打上镇静剂。最终,这头白鲸安全抵达目的地。

  绥芬河检验检疫人员几乎成了半个“兽医”。“这些海洋动物对条件要求很高,长途运输随时会出现应激反应。白鲸在运输过程中处于睡眠状态,不用喂食。但即使在深睡中,它们也会保持游泳状态。”该局办公室主任尹对动物们的习性了如指掌:海豹相对‘皮实’一些,它们在气候恶劣的北极练就了一副好身板,在运输过程中不需要水箱,但工作人员需要不定时给它身上浇水,防止其因离开水太久而死亡。

  从遥远的极地来到中国,海洋动物足迹几乎遍布中国各个省份,行程跨越上万公里。绥芬河作为最大的边境口岸,托起极地和中国腹地两点,通过专业化服务实现了进境动物全程无缝监护,铺设了一条海洋哺乳动物入境中国的安全之。

  近年来,海洋馆、水族馆、极地馆等在国内各省遍地开花,这为世界海洋动物进出口提供新的需求市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超百家海洋场馆中,海象、海狮、海豹、北极熊、企鹅、白鲸等海洋哺乳动物,主要来自于欧美和。其中,是近几年海洋动物对中出口最强劲的国家。在极地馆,一半以上大型海洋哺乳动物都是从引进的。据俄方披露,去年仅在7月份,就有12头白鲸入境中国。其中,两头俄罗白鲸抵达贵州,另外6头则被运至福州罗源湾海洋世界旅游区的白鲸海象表演馆。

  不过,随着可捕捞的海洋动物越来越少,各个国家也相继了濒危海洋动物或捕捞的法律法规。在巨大需求下,国内进口海洋动物的价格也一看涨。

  一位从事多年海洋演艺动物相关事务的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国内海洋动物以珍稀程度、交易价格、饲养成本作为三项基本价格指标,价格排名靠前的海洋动物是海豚、白鲸、海狮、企鹅等。近年来,海洋动物价格也水涨船高,从十几年前的数万元一只,涨到目前十余万乃至百万元价位。这其中,白鲸价格在50万元左右,海狮价格在20万元左右。郑州一家海洋馆从日本购买的瓶鼻海豚耗资100万元。

  统计显示,2015年1月1日至今,绥芬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共进口演艺动物25批177只,货值595.97万美元,平均折算下来,每只售价在3万美元左右,约合币20万元。

  多年来,该一直在绥芬河从事木材、钢材、粮食、食品等传统对俄贸易,大约8年前“意外”开始从事海洋动物进口生意。“其实很偶然。有客户向我们是否可以代理海洋动物进口,我们就联系了几家代理。几个回合的谈判后,2011年第一批海洋动物顺利入境。”该工作人员说,这次偶然让企业发现了国内开始迅速壮大的需求市场。

  此后,龙江外代国际货运每年都有三五笔动物进口业务。他们的优势就是直接对接俄方船运,国际物流成本能至少降低20%,货物还能实现实时追踪。随后,外代在进口动物方面的经验越来越多,更多国内慕名找他们做进口代理。外代国际货运粗略统计,8年时间,他们从进口的海洋哺乳动物已达数百只。

  大连盈安国际贸易有限是其中之一。该负责人介绍,此前企业一直从事石墨及碳素产品进出口为主,“海洋动物优势明显,而且价格在国际海洋动物市场很有优势。”2013年11月,大连盈安国际贸易有限从进口了一批包括白鲸、海象、北海狗在内的37头海洋动物,是当时我国从进口海洋动物数量和种类较多的一次。

  据海关统计,2017年对俄贸易744.2亿元,位列全国第二位。绥芬河口岸进口海洋动物近年平均贸易额不足1400万元,只占对俄进出口贸易中很小的一部分。不过业内认为,海洋动物贸易是贸易宽度加强的体现,今后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发展,间由动物进口衍生的进出口贸易、服务会越来越多。

原文标题:龙江搭桥,海哺动物“游进”中国 网址:/shijiezhizui/2021/013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