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间发生在奶奶家四合院的一段辛酸往事(文徐绍吉)

  小时候老人们给我讲的这个家里的故事,就发生在一九三五年前后,那时年近五十的爷爷生意做得挺红火,几年前他就在辽阳城自家的园地里修了一个四合院,大门开在了院子的西南角。并按风水先生的说法在大门里面修建了一座影壁,又在大门的两棵中柱下各埋了一只大个的乌龟以挡煞气和镇宅之用。

  这年春节前的一天早晨,爷爷和一个伙计套好了马车准备去进货,刚出大门,爷爷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只见大门的台阶上躺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一位中年妇人,怀里用一件破旧的棉衣紧紧地裹着一个女孩,这妇人只穿了一件破旧的单衣,那单衣已经和身体冻到了一起。

  爷爷叫住了伙计,奶奶和院子里的几个伙计也赶了过来,奶奶摸了摸妇人和孩子的体温说,大人冻僵了,孩子还有点热气,赶紧的救人。

  奶奶对伙计说,快把西屋的炕再烧热一点,把他们放到炕头上暖起来,这时家住道东的王铁匠过这也赶了过来说,啊!这母女俩昨天晚上到我家要饭时喝了两碗粥,他们是山东黄县逃荒过来的,那女孩叫多余,她父亲和哥哥半上饿死了,孩子她妈昨天要把这五岁的多余送给咱家做童养媳,还留下了多余的生日时辰,后来我老婆没同意,真的养不起啊!

  爷爷一听这娘俩是山东黄县的,心里一惊,因为那里是爷爷出生的地方,他长叹了一声,嗐!他感到没有尽早的为逃荒到此的老乡及时的提供帮助感到。

  奶奶看了王铁匠一眼没有说话,双手用力的掰开多余妈妈的双手想把娘俩给分开,但没有成功,望着这位把自己的棉衣脱下紧紧的裹住女儿,又把自己仅存的一点温暖毫无吝啬的留给了孩子的母亲,奶奶流下了眼泪。

  母女被抬到了炕头上,奶奶又烧了些姜水还不时的把手伸进被子,摸着他们的体温,又找来了邻居中医马大夫,马大夫摸着他们的脉说,大人很难救治了,孩子问题不大,并开了些药方,让人醒了以后马上服用。

  中午时多余睁开了眼睛,妈妈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女儿用呆呆的目光望着妈妈,盼着妈妈早点醒来,奶奶不心看下去,就把多余抱到了临近的亲属家里,告诉多余别打扰妈妈。

  然而妈妈却再也没有醒来,事到如此,爷爷感叹的说,哎!真有些对不住老乡啊,她们来到我家就是我们的,咱们就按当地的习俗为她下葬吧。

  爷爷决定将多余的妈妈葬在辽阳首山旁边自家地里的山坡上,第三天一切都安排好了,准备入殓了,奶奶早早地来到了亲属家叫醒了熟睡的多余,奶奶抱起了她让她去看妈妈最后一眼,多余一听要去见妈妈立刻有了,当她看到入殓的妈妈静静的躺在棺材里,忙问奶奶妈妈怎么还没睡醒啊!满眼泪花的奶奶真的不心告诉她这眼前的事实,但当妈妈入殓的灵车起灵的那一刻,多余突然的意识到了什么。

  多余发疯似地从奶奶的怀里跑了出去,拼命的追赶着灵车,那哭声打破了院子内外的沉静,奶奶跟在多余身后,捡起了多余跑丢了的鞋子,一个伙计跑过去想拦住多余,奶奶说别拦她,别拦她,妈妈只有一个,追不回来就让她送上一程吧。

  灵车走远了,院子外面的人群中没有一个多余的亲属,但却传来了一片哭声,心疼到了极点的奶奶一把抱起了爬在地上的多余,吻着她的脸说,多余,妈妈回不来了,以后你就跟着奶奶吧,我会像妈妈一样心疼你。从那时起爷爷奶奶便认下了这个干孙女,奶奶像疼爱亲孙女一样疼爱着多余,多余像个跟屁虫一样,奶奶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奶奶长奶奶短的叫着。

  时间过了半年左右,突然一天早晨平时身体很好的大伯发起了高烧,而且越来越重,爷爷找来有名的大夫看后都没有效果,十来天的时间就去世了。

  爷爷奶奶悲痛欲绝,给大伯办完了后事,奶奶心里很是纠结,就请来了辽阳城里有名的看风水卜卦的冯先生,冯先生到家里看了以后又要来了家里所有人的生辰八字,认真的卜算了一下告诉奶奶说,你家的大门开在了西南,占了坤位压在了鬼门线上,门里的影壁太低没挡住外来的煞气,虽然大门的中柱下埋了两只乌龟,但是安放的不对,没起到镇宅的作用,早晚要出事的,前些日子你家送走的那位妇人,阴魂走时带走了你家的一个男人,以后可能还有不吉利的事情发生。

  爷爷奶奶听了以后很是吃惊,忙问先生如何破解,冯先生说,第一把院子大门从西南方改为正南方,第二你家老爷和多余的生辰八字命里相克,不能相认干亲,所以最好把孩子送给别人家。

  爷爷奶奶沉默了,说实在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俩真常的喜欢上了多余,这孩子特别的懂事,每天醒来就跟在奶奶的身边,奶奶干什么活她就学着大人的样子跟着做,每当爷爷回到家时她就会搬起那个板凳送到爷爷的身后,然后又拿起毛巾为爷爷擦汗。爷爷也非常喜欢多余,经常的带一些糖果给她,有时会抱着她在院子里一圈,多余同家里人和伙计也相处的挺好,大家都爱逗她玩,这些也给丧子之痛的爷爷奶奶带来了一点少许的安慰。

  要把多余送人,爷爷奶奶哪里舍得,他们对多余没有怨恨,他们认为孩子是的。爷爷沉默了一会儿对冯先生说,大门可以改,孩子不能送人,看看先生有没有破解的方法,看到爷爷的态度比较,冯先生又在院子里看了一圈说,孩子可以暂时的不送人,请老爷把大门里的影壁改建在大门外,而且要高过檐。另外再买两只乌龟埋到南大门前的两块上马石的下面,只有这样才可以保住家里的平安。

  爷爷听后心里平静了许多,一个先生一个令,只要你把人家请来了就应当相信人家,爷爷按冯先生的指意一切办理妥当后,爷爷奶奶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些。

  这平稳的日子只过了一年左右,第二年的夏天爷爷总感觉浑身无力,吃不下东西,肚子越来越胀,奶奶请来了省城的大夫看了以后也没有什么好转,最后起炕都很吃力了。

  实在没有办法奶奶又请来了冯先生,冯先生看后说多余这孩子命太硬和老爷相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孩子送人,越快越好,爷爷和奶奶商量后真的没办法,只能将多余送给人家,通过一个亲属的关系找到了首山向阳寺村的一户人家,两口子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家里在镇上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事情定下来了,这天奶奶抱起了多余说,多余啊现在爷爷有病,奶奶照顾不过来你,奶奶先把你送到一个亲属家,等过些日子爷爷病好了奶奶再接你回来,多余抬头望着奶奶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多余跪到了奶奶的面前哭着说,奶奶你和爷爷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求你们不要把我送人,求求你了奶奶,听到这奶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疼,和多余紧紧的抱到了一起。

  送走多余那天是夜间她熟睡的时候,奶奶为她准备了全新的被子和全新的衣服,为了让多余在人家不受,奶奶还在写好她生日时辰的布包里包上了二十块大洋,多余被抱走了,奶奶没有将她送出屋门,更没有将她送出大门。

  多余被抱走后,爷爷的病并没有好转,冯先生的安排,奶奶的精心护理也没有留住爷爷的生命,多余走后没到一个月爷爷就去世了,办完了爷爷的丧事,奶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呆呆的坐在窗前,有些事也许她真的想不通,更找不到答案。

  突然一天下午,向阳寺村的一个亲属来到了我家告诉奶奶说,多余的养父在输了不少的钱,为了还债把多余卖给了他们开原县的一个老乡,今天买家来领孩子,他养父母也准备马上离开这里,奶奶听了很吃惊,马上让伙计套上马车赶到了多余的养父家,见到的只是人去空。邻居说他们刚走还不到一个时辰,孩子被买家带走时还喊着奶奶来救我……

  随后她的养父母也马上离开了这里。听说买家要把多余带回开原县老家,赶去了火车站。奶奶听后让伙计赶快的追,伙计们赶着车快速的奔向车站,当马车跑到车站时,开往开原方向的火车刚刚开走,奶奶呆呆地站在那里,突然她对着伙计大喊起来,快,带我去开原,我要找回我的多余,我要我的小孙女……

原文标题:年间发生在奶奶家四合院的一段辛酸往事(文徐绍吉) 网址:/shijiezhizui/2021/0201/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