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地里的兔子

  今天要讲的这事情,大约发生在三四十年前,听家族里长辈们叙述,主角姓刘,人称刘大炮,为何这么称呼他呢,接下来咱们一点点道来。

  这刘大炮有几点爱好,喝酒打牌打猎,干活吊儿郎当,属于二混混那类的人,但又不,为人也敞亮,跟谁都能聊到一块去,没事就喝两口。

  话说这爱喝酒,时间久了,也没那么多下酒菜,老是去买,作为农村人来讲也不太现实,居家过日子,还得俭省节约,这刘大炮就经常去打只兔子来做菜,尤其是秋收后,地里没了庄稼,一眼望到头的地里,到处溜达,下下网子,带只狗,背着到处找兔子。

  有一天,不知道他从哪换了一把双管钢枪,高兴地擦了又擦,晚上喝了点酒,趁着月亮,兴奋的背着枪就要出去打只兔子试试枪,他老婆就喊他不要去,说这大晚上的,别去了,万一打着什么人就麻烦了,好说歹说没劝住,背着枪就出门了。

  这天说来也神奇,出门不久就打了两只兔子,刘大炮很高兴,挂在枪上就往回走,这会大约就晚上十一点了,走着走着,就看见前面又有只兔子,好像对着月光在膜拜一样,这刘大炮心想,这不错,又来一只,可以有好几天的下酒菜了,想着就把枪从肩上拿下来,装好钢珠,瞄了瞄准,“啪”就是一枪。

  打完就要去捡,结果猛然看见,那兔子还在那站着,回头看了他一眼,撒腿就跑,跑两步还回头看他一眼,刘大炮当时就来劲了,区区一只小兔子还敢挑衅,像那个,一般人他也就不打了,这刘大炮不成,借着那点酒劲,杠着枪就追下去了,三转两转,进了一片柏树林,抬头一看,那兔子站一土堆上正在看他,刘大炮当时火就来了,抬枪就是一下,“啪”一声,再看,,变成俩兔子了,这要搁一般人,吓也吓跑了,借着酒劲的刘大炮可就没害怕,“啪啪”又是两枪,再看,这变了四只了,,,像这种情况,还不跑,就是再大胆,也知道这情况不对了,可这刘大炮就没跑,他要是跑了,可能也就没有后来的事了,装了钢珠,又来一枪,“啪”一声过后,枪也扔了,刘大炮捂着脑袋就趴在了地上。

  炸膛了,头皮掀开了,过了一会,醒过神来,扶着头皮,拖着枪就往回走,出来林子才发现,这是个坟地,踉踉跄跄回到了家,老婆吓坏了,跑到诊所,叫来医生包扎。一夜无话,暂且不提。

  转过天来,刘大炮自己叙述了这件事情的始末,但由于头皮被掀开,受了风,一个礼拜后就离世了。

  注:莫贪为口腹,

  爱酒本是莽撞夫,

  心存礼天地,

  平等岂虚浮。

原文标题:坟地里的兔子 网址:/shijiezhizui/2021/0204/3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