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学 第四十二章 只有「鬼」和「鬼装的神」

  鬼学 第四十二章 只有「鬼」和「鬼装的神」

  作者:张开基

  (我经过作者同意转贴,本文作者拥有著作权,非经同意请勿擅自转载、转贴、摘录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中级鬼学009之2

  「灵界的」一书作者「索非亚」写道:

  『—–他让我的灵媒生涯达到高峰,让我开始沉溺于名与利,也让我认清这一切的虚幻。灵媒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交相贼」!我利用他、他利用我,她们会有一些能力,但是能力是有限的,能力弱的叫做鬼、能力强的叫做神!一间道场就如同的堂口,为了对付外面的鬼与同行的踢馆,我必须不停地招兵买马,找各式各样「鬼才」,李保延就是看病的竒才!当然也有负责打战的等等,我安放各式各样的偶像,像是保生大帝、三太子、玄女等等,让我的鬼才们住,也得要安顿她们的伙食,等到办事的时间,就是她们工作的时候了,或是、或是那些来求助者身上所「卡」的鬼魂,分工精细自然无往不利,我「办事」的范围除了岛,还扩及海外,总之,那段时间,灵媒是主业、学生是副业。 』

  「索非亚」写得很实在,或者大华人地区的神坛之中,正是这番景象;也不只是能力强弱,聪明和愚蠢也有差别,聪明一点的会冒充「神」,而且很容易被善男信女为「神」,而一些笨鬼虽然也很想冒充「神」,可以香火鼎盛,不愁吃喝,而且前呼后拥有许多可以差遣,可惜偏偏笨到装不像,很容易被看穿;

  绝顶聪明的鬼,不但装神装得像,而且连「功场」(术语:就是语气、每尊神明特有的架式、手势等等)也模仿得唯妙唯肖,而且还因此能装得长长久久,许多被超过百年以上还被信众认定「十分」的就是这种鬼。

  「索非亚」把神坛形容成的堂口也很贴切,有二点相关:其一,人有了病痛或者疑难,会去各地神坛「祈求神明化解」,有些是家中世代相传,有些则是病急乱投医,一时六神无主之际,有亲朋好友大力推荐,甚至「好心载送」到特定的神坛,这样走进庙门,一旦点了香开始祈求—– —-就等于是向这挂的堂口正式请求;

  于是除了真正细菌、病毒或者先天遗传疾病,再的大哥小弟也束手无策之外;如果发现是「流浪狗」形的无赖鬼,或不同挂的帮派小弟在整他;那可真的很好办,前者只要一讦谯,立刻逃之夭夭,双拳难敌人多,而后者则可以用谈判的,反正的目的不就是要混点吃喝盘缠吗?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当事人出钱奉献一些酒食牲礼和烧一大堆纸钱,把那个「同行」送走,自家堂口过手少说三成,更狠的则是能榨多少就榨多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当然当事人的疑难杂症至少因此暂时或短时间得到解决;不过,人如果这么、又软弱,这么样的害怕,尔后就极有可能变成这些鬼界堂口的「提款机」,连原本提供帮忙解决疑难的这堂口也食髓知味,对这种自动送上门的肥羊当然不会轻易松口,于是就会经常性的出现疑难杂症,不只是本人,连带家人也会出现问题,然后因为自己去祈求祭拜过的神坛「好像很哦!」,家中有了事,当然还是会去找同一家解决;于是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就如同「白蛇传」一样;放毒制造杭州城大瘟疫的是她,卖解毒丹的也是她!

  这不正是和大华人地区所有神坛比餐馆食摊还多的原因吗?而且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中一向有着「内行,外斗外行」的古怪特性;看看什么华青帮,福青帮、,在美国,敢不敢跟争地盘抢生意,敢不敢去跟义大利披萨店按月收费,在日本东京舞伎盯,敢不敢跟山口组火拼?

  这些只会自己人;在国外杀得血流成河,死伤的全是中国人,没有半个是老外,久而久之,美国和日本的警方也乐得轻松,反正很多是没有身份的偷渡客,没什么需要深入调查的。

  其二;这和的作风如此一致,大哥小弟一旦「英勇足式」的被一大群黑衣人送进灵堂,其实已经在鬼界正式上任了,大哥还是大哥,小弟还是小弟,差别是名称更改一下;大哥被尊为「XX神」、「XX王爷」,小弟则成为兵将——做的跟生前一样熟门熟的买卖,原本「鱼肉乡民」也美其名为「庇佑乡里」了—–

  而不同的神坛,犹如不同挂的帮派(现在时兴的名称叫做XX企业),难免会争香火抢地盘拐信众,所以不免也要打打杀杀,宫庙主事者也要懂一点调兵遣将的招式,画符念咒来助阵,免得屡战屡败,自家人(鬼)马全被歼灭可就没戏唱了。

  !只有「鬼」和「鬼装的神」,香火鼎盛几百年也一样啦!

原文标题:鬼学 第四十二章 只有「鬼」和「鬼装的神」 网址:/shijiezhizui/2021/0218/7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