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铁围山笔记

  1998年,我们家忽然出现了重大的变故,大哥因为高血压去世,父亲了老年丧子的沉痛打击后,变得更加沉默寡。一年后,父亲也在悲痛中黯然离世,留下了我年迈的母亲和我,母亲的坚强出乎我的意料,但很多次,我从梦中醒来,总听到母亲对着空荡荡的顶,和父亲呐呐自语,总责怪父亲、大哥为什么不托梦给她?她念叨着,不知道父亲和大哥在那边究竟过的怎么样,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孝顺,怎么强颜欢笑,都无法安慰老人悲伤的情绪,我的存在对她来讲,似乎是一个惊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只剩下孤苦伶仃的她,我下定决心,准备离家出走,去寻找另一种生活,我本来想去离家较近的西安找份营生,但家乡一位算命先生伸出枯瘦的左手为我掐算了半天,说西安似乎并不适合我,他为我指明的“前景”是首都,为了母亲孤苦的,我无法“先生”的指点,决意去闯一闯。我的离别令母亲感到一丝欣慰。她选择了她认为唯一的可以摆脱“”的生活方式。于是,在父亲去世一周年后,我终于踏上了北上的列车,来到了,成了一名大龄的“北漂”,但母亲悲伤的神态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我相信这个世界总有“通灵”之人,我准备去走走,寻找我的父亲和兄长,看他们在那边过得究竟怎么样,我想把他们的生活状况告诉我的母亲,也算给母亲一点安慰。

  其实,很多人都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究竟有没有、奈何桥、孟婆亭?

  那些令我们闻风丧胆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究竟怎么对待我们逝去的亲人?

  人死后七七四十是怎么计算的?头七、二七、三七对究竟意味着什么?

  十八层真的吗?我们以及失去的亲人真的会吗?

  假如此生没来得及到、升入天堂,那么我们还会回到这个世界吗?

  假如我们该下,又有什么法子可以让我们再回到?

  如此等等,从此以后,我投入到古代异志类图书的大海,开始认真研究这方面的知识,我读了《归藏》、《汲家琐语》、《蜀王本纪》、《灵鬼志》、《江淮异人录》等,当然也看了的一些灵魂研究方面的书,。比如《史威登堡的灵界记闻》、《超越死亡之门》等。

  多年后,这件事情还真得发生了。我遇到了一位隐居乡野的江湖奇人——朱宝成,因为他的“通灵”,我知道了世界上还真的有“走阴”之人。所谓走阴分为两种,一种是灵魂出窍,但是只在活动,无法见到死去的人;一种是灵魂走到去,可以见到死去的亲人,并能与之交流。两年前,我曾亲眼目睹了走阴的境况,韩集有一位五六岁的男孩母亲死了,他走阴见到了死去的母亲,却不肯回来。村里的人请来了朱宝成,他烧了纸钱,然后戴上了一幅的红色骷髅面具,经过了三个时辰的,男孩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回来了。当他回到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小孩子布满泪水的眼睛,他的哭泣声至今让我无法忘记。

  在我的下,朱宝成也助我那边“游历”了一番,我和伙伴朱八遇到了很多难忘的人和事儿,并亲眼目睹了那边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景观,也见到了一些故去的亲友,在历经了一番惊心动魄后,我最终在奈何桥旁边的“平民区”找到了坐在小卖部旁边沉默的父亲。至于与我同行的人,按照朱宝成的说法,也都有各自的宿命,此事我会在书中一一讲明。至于“奇人”朱宝成,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他依然隐居在盐山县一条普通的街道,那里有个破败的,还有个普通的小院子,朱宝成一直蛰居此处,但因为其孤独怪癖的个性,再三嘱咐作者不能其真实的身份和地址,所以我希望那些好事的、喜欢追根究底的读者,追到我这里就结束了,我尽量在书中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破败的

  我无意宣传封建,也不希望读者产生恐惧的感觉,我只希望把那边的经历告诉朋友,这也是这本书没有被誉为恐怖或者惊悚小说的理由,我更愿意把它定位为一本临终关怀小说,如果读者诸君在阅读过程中产生了恐怖或惊悚的感觉,绝非作者本意,我想告诉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们,其实那边并没有那么,但您却不能因此而轻易放弃这边的生命,其中的答案,希望您在书中寻找。

  最后,作者想说的是,我尽管不是员,也算半个唯物主义者,我相信一点,如果您也相信这一点,读这本书当然会有点;如果您不相信,我也很尊重您,请把本书作为一本消遣休闲的小说来读吧。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自云:“满纸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与曹公相比,我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用萤火之于皓月类比,我还是冷汗啧啧,汗颜不禁,但每本书都有作者的心血,本书由同样如此,感谢我亲爱的朋友,在我最浮躁不安的时候,是他给予我无限的帮助,在此向表示我深深地和谢意,斯为序。

原文标题:大铁围山笔记 网址:/shijiezhizui/2021/0223/8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