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的潜艇传说

  以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军内部有一艘似乎被缠住的潜艇存在自己军队中。本来应该是为了击沉敌舰而存在的军事潜艇,为何一次次的给我方带来不幸。从偶然地事故开始,持续发生不幸的事情。

  

  建设阶段就相继发生的事故

  1916年,此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的正如火如荼的年份,比利时的布鲁日造船厂,建造了24艘新型的潜艇。这些船在完成后将被交付德军,以作为在英国和沿岸的战斗中使用。(按*英文维基的资料上记载本型船只是于汉堡建造,并非文中所述由比利时所建)

  在这其中,有一艘往后被取了一个“被的潜艇“别名的“UB65“也在其中。这艘“UB65“在安放龙骨时就被命名了,连同同型的24艘姊妹舰里面并不算特别。这型潜艇设计是包含军官3人在内,合计供可以搭载34人的潜艇。

  某日,在造船厂在使用起重机为了安放UB65的大型铁骨,作业中铁骨突然由绞链上脱落掉落。正好在下方有2个工作人员闲聊着,铁骨直接砸中了这2人。其中1人当场死亡,另1人双脚被铁骨压住动弹不得。人想操作起重机吊起铁骨拉他出来,偏偏起重机的滑轮刚好坏掉,结果救出他的时候已经离事发时间1个小时以上。虽然这人马上被抬进医院,不过最终还是来不急宣告死亡。

  然后半月后,UB65建造完成了。某日眼前临近下水典礼,3个工作人员为了再次检查柴油内燃机而进入机械室。但是没多久,就听见从机械室中传来他们需要帮助的呼救声。

  听到呼救声在周围的工作人员们放下手中工作跑去,却发现舱室的门怎么样也打不开。大家拼了命的想把舱门撬开。

  撬门期间,从机械室内传来的呼救声渐渐的变小,到后来没声音了。终于把舱门打开时,被关在里头的3人因吸入有毒煤气早已气绝身亡。舱门卡住的原因不明,而且到底有毒煤气是从哪里洩漏出来的也不明。

  潜水试验

  数日后,UB65终于初次亮相,出了船坞淮备进行潜水试验。船预计起航到斯凯尔特河的河口,进行第一次的海中潜入试验。船长在一开始,也就是在起航前,命令某海员在进行试验前要确实检查舱口是否有关上。可是在这里又发生了事件。

  接受命令检查的船员在航行途中来到甲板上,非常普通地悠闲行走,结果没注意脚步不小心失足掉落海中。虽然马上停船并进行救助,不过并没有找到这位落海之人。

  虽然之前发生了落海事故,但是事故归事故,UB65还是继续潜水试验。船来到了斯凯尔特河的河口之后,开始慢慢沉入海中,在下潜到深度9公尺时,船长下达了停止的命令。但是,在这里又有事件发生。

  虽然下达停止的命令,但是潜艇仍然继续下潜,停都停不住。船员们的并没有错,但是潜舰似乎要跟他们作对一样,反过来持续下潜。然后船到了海底停止不动。不用说浮上甚至任何操作都没有用。船壳似乎有一丝裂缝,使得为了排除压舱水浮上而持续送入的压缩空气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军舰内蒸气弥漫,全体人员渐渐呼吸困难起来。

  试过任何方法都没用的12个小时过去了。全体人员开始感到,甚至有了死亡的。这时潜艇突然开始上升,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不管怎样到就这样成功浮出海面。马上打开舱口吸入外边的空气,好险并没有人死亡,不过如果船继续沉在海中,搞不好这一刻全体人员都面临死亡了。

  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故,不过不管怎样潜艇UB65也算是结束潜水试验。之后船进入船坞,再次进行修理和整备之后,淮备迎接首次的任务。

  船经过精心的整备检查,船坞里的人员也“完全没问题“,UB65再次起航了。首次任务是进行早已规划好线的海上巡逻。上次经历了沉入海底的事故,还有也知道建造阶段就有人死亡的乘员们,一边控制住恐怖心理,一边操作着这艘军舰。

  可是首次的任务非常顺利。巡逻任务完毕,UB65平安的返回布鲁日港。预计在这里装品,弹药和鱼雷再次起航。但是才刚完成装载预备启航的时候,刚刚装入船上的鱼雷突然了。这起事故造成军舰内和甲板上共计5个死亡。

  靠港的UB65

  “堆积的鱼雷会,这艘船绝对被了。“船员们私下都这么互相谈论。这个事故的者,有1个名叫[修巴鲁兹]的二等大副。全体人员帮包含修巴鲁兹在内的5人举进行了葬礼,UB65又为了修理而进入船坞。

  最后进入的男人

  不久后UB65修理完成。因为要再次登上这艘船,乘员们大半都感到恐惧。重新起航的日期也决定了,在启航日数日前,全体乘员们在修理完成的UB65前,进行点名。因为上次的事故死亡了5人,所以重新加入5个新。这样总数就像以前一样不含军官共31人满编。

  指挥官站在绳梯旁边,一边看着人员登舰一边数着数字。“29、30、31、・・・・32?“

  怎么多了1人?而且最后登舰的那个男人,指挥官好像有在哪看过的印象。仔细一想,那不正是应该在前些日子发生鱼雷事故的时候死掉的修巴鲁兹吗?

  “怎么会有这种事!“指挥官怀疑自己的眼睛。“不,不可能有那样的事。肯定是我看错,数的时候也出错。“指挥官心里为自己下了这种结论。在这之后,舰长和新任的乘员们在军官室会面时,军官室的门突然被打开,1个二等大副慌慌张张闯进来。

  “舰,舰长!“因为他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的举动,使得舰长发出“对的礼仪都没有啦!“发出这样的怒吼。

  “对,对不起!现在,不,是刚才,我看到死于最近事故的修巴鲁兹。他进入了这艘船!“

  “不可能有那样的蠢事。你是不是把别人误认成修巴鲁兹了?“

  “不,确实是修巴鲁兹没错。船员斑杰拉也看到了。没有搞错!“

  “那叫那个斑杰拉过来,我倒要问问他。“

  “那个....斑杰拉因为吓到软脚,现在在甲板上浑身发抖....。“

  舰长到甲板上对颤抖的斑杰拉问话,得到了答案。“那个修巴鲁兹确实走在甲板上,走到船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海。是修巴鲁兹没错。但是眨眼间他就突然瞬间消失了。“斑杰拉的说道,并浑身发抖。

  发生这种神秘的事件,舰长问了船上所有人,不过具体没得到任何答案,连是不是某人恶作剧也查不到。原本就因为听闻这艘船受的传闻,还有这次看到疑似修巴鲁兹亡灵的斑杰拉,留下了“要是登上这的船一定会死的。我不干了“的话语逃兵了。

  右边这位似乎就是身亡的修巴鲁兹

  出现的修巴鲁兹

  虽然说奇怪的事情和意外的事故并不是天天发生,但确实频繁了些。不过军部认为这全部都是偶然的事故,对于乘员们的传言也完全,对UB65也下达了通常的任务,缺的人也补齐了。UB65在1917年底之前,击沉了几艘敌舰,在英国海峡的巡逻任务也算是完成。可是乘员们的恐怖心理却毫不平息。

  某天某大副,意外看到一个身影从甲板走到船头去,并在那里消失了。大副把这件事告诉船员们,大家都认为这绝对是修巴鲁兹的亡灵没错。有人把这件事向舰长报告,不过却反被舰长怒骂“是错觉,一定是把什么人看错。这样就想随便人,你他x的浑蛋!“

  可是某一天,舰上的大副,发现舰长坐在甲板上不停忏抖的身姿。舰长好像也看到修巴鲁兹了。“我的船绝对被缠住了...。“舰长对于来关心的大副这么说着。舰长害怕的身姿不仅是这个大副看到,后来几次陆续都有船员目击。即使知道修巴鲁兹传言这件事,自己甚至也看到过,但是身为舰长的立场,不得不反驳这些论调,并对这些"者""滋事者"进行。

  

  时间来到1918年,这个时候UB65被赋予击沉英国海峡航行的敌人鱼船和商船的任务。1月21日,UB65因为要帮电池充电所以浮出海面,不过因为充电的海面离敌国英国的海军不远,所以派了3个人在甲板上警戒。(注*当年的潜艇在水中是靠马达运作,所以常常需要浮出海面让引擎运转帮马达充电,无今日潜舰一样一沉好几周才上来)

  本来甲板上应该是3人才对,不过实际上却有4人在甲板上。其中1人,立在船头一边淋着船头溅起的飞沫,一边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海面。因为此人是背对3人,所以不知道是哪个天兵偷溜上来,不过3人中的其中一位对着面向船头的那个男人喊了:

  “干什么!你又不是人员!赶快回来!“

  站在船头的男人闻言回头了。是修巴鲁兹。

  3人一愣,顿时发出声。赛你良又遇见了。听到声的舰长以为发生什么事也衝上了甲板。这下连舰长也发出。修巴鲁兹缓缓的朝这边走了过来,并且用一样的表情凝视着舰长。舰长如墬冰窖般整个人从脚底冷到头顶。但是,修巴鲁兹走到离众人数公尺外时,像烟一样地忽然消失了。

  屡次出现的修巴鲁兹,让全体人员都觉得很恐怖。不过身处密闭的潜艇中,周围又是海。即使知道跟鬼同船,想跑也没地方跑。

  别问我为何图中写U666大叔也不知道,打UB65结果有这张,蛮符合情境就用了

  舰长之死和的轮替

  数日后,UB65击沉了1艘敌舰,并给予另1艘相当程度的打击。这艘受创的船只立刻逃跑,正常来说都会追击才是,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舰长突然命令停止追击,结果就是到嘴的鸭子飞了。虽然很可惜,不过舰长似乎有种不安的感觉。

  然后数週之后,UB65再次航向布鲁日港。预定在这里短暂停留与休息,并进行UB65的整备和检查工作,还有补充需要的物资。全体人员都很高兴。一来登陆的期间可以休息,二来也不会看见修巴鲁兹。当乘员们逐渐从舰上下去的时候,突然从上空传来了机关炮的声音。好死不死碰上敌机空袭这个港口。舰长那时也正好向外边走着。惊慌之下淮备回到UB65中避难的时候,敌机丢下了。

  在UB65附近,建筑物的破片直接击中舰长。这块破片直接切断了舰长的脖子,没有头的舰长尸体立刻摔倒在地。而当时附近的乘员们一点事情都没有,完全没受到任何。连续发生数起的事故,舰内甚至来有修巴鲁兹的亡灵,还有这次舰长的情况,们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惧的感觉了。全体人员都不想登上这艘船,甚至集体上级长官。其中有些人甚至真的出现异常的状态。

  海军听到这艘船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传闻,再加上这艘船全体人员的认真述求,总算开始相信这艘船被的传言可能是真的。潜艇舰队司令甚至亲自到了布鲁日港,并且登上了这艘船,并德派的军中为船只进行仪式。

  可是这艘UB65还是现役舰艇,还没达到废舰的程度。所以高层决定更换大部分的乘员们作为对策。从症状严重的人开始,按顺序调换配置,UB65迎接了新还有新舰长,再次迎向战斗的海域。可是并不是全体人员都轮替掉,其中有些老兵还是被命令留在UB65上服务。虽然非常不满这种的决定,不过他们也不会笨到去军队的命令。虽然跟那些被替换掉的相比,他们的状态算是好的,不过那种恐惧的心理却一点都没少。

  (UB65的船员)

  迎向之,最后的航海

  1918年5月,UB65从英国海峡往比斯开湾航行。这是新的首次的起航任务。可是意外的事故仍旧持续发生了。起航第二日时,鱼雷炮手耶巴巴尔德突然不正常开始,并喊说看到鬼。伙伴们联手压住他并施打镇定剂,这才安静下来,但是军舰浮出海面时,耶巴巴尔德说想转换所以由伙伴带到甲板上,没料到他一到甲板上就突然伙伴,就这样跳入海中不见身影。

  还有船遇到大浪摇晃时,机窗室主任一个不小心跌倒造成脚骨折。另外还有浮出海面用甲板炮英国商船的时候,在甲板上射击的主抱手立雅德.麦亚,被不明原因的大浪卷下海中,等到被发现时早已溺死。

  

  还有与敌机,船潜入海中逃跑。往不同方向潜航了一段时间后,想说已经摆脱敌机纠缠而浮起,没料到浮出海面后却发现敌机还在,并且开始直接轰炸这种乌龙事件。新舰长有听说过很多关于这艘受的船的事情。才刚上任在舰内就发生多起意外事故,连在战斗时也是倒楣连连,是不是这次大家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从舰长到乘员都有这种不吉利的预感。所以UB65尽量能不遇到敌人就不遇到,即使发现可能是敌人的船只,再弱小也不主动出击,小心且慎重的航向。

  总算安全的返回了布鲁日,全体人员这下总算是了。不过此次的结束任务,有个乘员得了风湿,只好暂时解他的职务让他住院接受治疗。数日后UB65将再次出航。然后再出发的前一天,有个想慰问风湿住院伙伴的UB65的乘员来到了医院。

  “明天就要出航了。如果我有什么万一的话,把这个交给我妻子。“这个伙伴把一包东西交给住院的人。“......我明白了。“其实在这艘船上,什么时候死都不奇怪。彼此之间不用明说大家都心里有底。然后二个月后的1918年7月31日,海军本部宣佈UB65失去消息。正在住院的伙伴,也从别的管道听到这个新闻。虽然大家早有不好的预感,不过终于到了实现的这一天。

  有关UB65怎么失连的的线索都没有,到底是叛逃,被击沉,还有偶发的事故在当时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艘船却有人目击到最后一刻。战后,身为敌国的美国潜艇的舰长有提出报告,在海上看到UB56潜艇。那时,美国潜艇L2,正在西岸进行战斗巡逻,偶然之下发现了浮在海面上的德军潜艇。

  美军L2潜艇

  L2用潜望镜窥视,确认了是德军UB65潜艇。因为当时美国和是敌对状态。L2马上进入了体制。淮备完成之后就等舰长下达发射鱼雷的命令,而这瞬间,海面上的UB65突然发生了大。美国潜艇还没,目标却发生大,美军舰长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在对方即将之前,美军舰长透过潜望境看到UB65舰桥上有个人影。那是一个抱着胳膊动也不动的海军军官。美国潜舰长甚至这么叙述的“那简直像不存在的幻影一样....“修巴鲁兹的成线不明原因的沉入海底...。知道UB65的有关人员,无不背脊发冷。

原文标题:被的潜艇传说 网址:/weijiezhimi/2021/0131/327.html